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叶柔 | 结婚副本 END.

柔妹中心本《Summer》完售感谢,全文解禁除草!


结婚副本

 

    【1】

 

大龄男青年叶修终于被迫走上了相亲之路。

“其实也就是去见老爸的一个工作伙伴而已,我和他合计了一下,你和他的女儿一定聊得来,就权当是见个朋友呗。”叶父如是说:“下午5点门口等你。”

“……”

好说歹说,最后还是等来了这个结果——当一身西装革履的叶父看见身着短袖裤衩的叶修穿着拖鞋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你、你这是非暴力不合作!换件衣服去。”

叶修低头看了看自己:“我衣服差不多都这样。”

“阿秋,给你哥件西服穿穿。”

“这就来!”一旁的叶秋看热闹不嫌事多。

叶修指了指自己的小肚腩,泼起冷水:“别费力气了,他的衣服我穿不下。”

叶父心下一横:“那就穿我的!”

最后叶修还是被迫换了衣服,期间叶秋还跑来串串场,嘘寒问暖:“要去相亲了紧张不?”

叶修看了他一眼,忽然凑到他跟前,一脸神秘的指了指窗口:“我这就准备开溜,妹子让你了。”迅雷不及掩耳,他说完顺势就拉开了窗户。

“又来这招!”叶秋赶忙去关窗户,扭头才发现叶修一脸欠扁的在弹西服上的灰尘,根本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这才明白自己被耍了,他叹了口气:“诶,其实我一直想问,你干嘛不找个女朋友?说实话,你这些年有对什么人动过心么?”

叶修系扣子的手顿了一下,眼神跨过时间的沟壑跑到很远的地方,但是很快又打弯回来,落在叶秋身上:“没有。”

“不是吧,不要吓我……”

“骗你的。”他笑了:“怎么可能没有。”

“是沐橙么?”叶秋双眼发出八卦之光,他下意识便想到了叶修身边那个女孩:“哎,这么漂亮的姑娘难免日久生情嘛。”

“不是她。”此时的叶修已经系好了最后一颗扣子,这就准备离开。

“不是沐橙那是谁……”

叶秋还留在原地喃喃自语的时候,叶修忽然回过头:“对了,衣服麻烦帮我放回去。”

叶秋闻声抬头,大个裤衩就这么直直的盖在了他的头上,等他非常嫌弃的把老哥的亵衣从头顶取下,再看一看,叶修早就走得没影了。

“喂!混蛋哥哥!”

 

【2】

 

把青春献给荣耀女神的叶修,对于这种事其实是没有任何经验的,当然他也不会有太多的顾虑,等对方知道自己是个高中辍学打游戏的家伙,说不定就自然没兴趣了……但是等他推开包间门的时候,却还是没能掩住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讶——是她。

好在还是对方的那边先开了口:“叶老兄好久不见,令郎真是一表人才……诶?!柔柔,这不是你们兴欣之前那个队长么?”

两方家长均是大惊失色,对面的唐柔和这边的叶修倒是笑了起来,这相亲到底是什么大乌龙啊!

这顿饭倒是吃的没什么压力了,四人其乐融融的,到了一半唐书森忽然想起车里有一瓶好酒忘记拿上来,便把钥匙交给唐柔让她跑一趟腿,叶父立刻提议让儿子一起过去,叶修本想说点什么的,却看见唐柔向他使了个眼色,这便作了罢,起身和唐柔一块儿下楼去。

推开门的时候,穿着高雅裙装的唐柔已经站在旁边等他了,平日见惯了她穿着随意的摸样,这般盛装倒是第一次见到,他忽然心中一动,毕恭毕敬的向唐柔伸出手:“唐小姐,初次见面,其实你方才认错人了,我是叶秋。”

唐柔好看的睫毛随着她的眼皮微微抖动一下,随即也伸出手来和他相握,也不知看是没看出来,只见她顿了一下道:“长得真是一样,不过叶先生连抽的烟也和我们队长是一个牌子的?”

叶修一脸无奈:“不是吧,还有味儿?我可是都两天没……”这还没说完自己便先笑了,对面的唐柔也笑了,映在眼里的一点光让她看上去有点狡黠的味道。

“队长,好久不见。”

“小唐同志,近来可好?”

“挺好的。”她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队里也是。”

要是放在从前,叶修定要觉得两人是心有灵犀的,这原本属于队友和前队长的对话,可惜今日的叶修却忽然觉得自己有了一些别的想法。不过叶修和唐柔两人确实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但确切说是在现实中,两人游戏里抢BOSS时可没少碰过面。虽说退役选手和现役选手还是有着天翻地覆的差别,不过总有一些永远不会退役的家伙,或者说是不甘寂寞的老男人,比如叶修。

“不过你最近上线好像少了些?”唐柔扭头问他。

“是啊,偶尔帮帮我家老头的忙。”叶修的家世和唐柔不太一样,虽然都挺有钱的,但是唐柔的父亲只是生意人,而叶修父母都是政界的要人,唐柔的父亲生意做到如此地步,自然和政界的人会有不少瓜葛,这便阴差阳错的认识了叶修的父亲。

两人聊着聊着已经走出了酒楼,一出了楼叶修就原形毕露——从衣冠楚楚的帅哥立刻退化成抠脚老宅男,只见叶修先是把领带扯开、再从口袋里摸了包烟出来点上,动作一气呵成,饶是熟悉如唐柔也对他这一系列的变化感到不忍直视。

 

叶修先是抽了一口,然后又忽然扭头问唐柔:“不介意吧?”

唐柔耸了耸肩表示无奈:“平常你爸不让抽?”

“没办法的,不管你长多大,父母总把你当小孩子。”

“这倒是。”唐柔对此表示同意。

夜色渐晚,一点猩红明明灭灭。缭绕的烟雾背后,叶修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唐柔,那眼神不算热切也不太冷漠,他看着唐柔从拿钥匙开车到爬进去拿红酒,能把这样的动作做的这般优雅无比的人,在他认识的人中,也不过唐柔一个而已。如果当初自己没有拉她入坑,或许她现在已经回到父母身边,过着真正属于大小姐的生活……

“好了。”唐柔回过头。

叶修微微晃神,指尖忽然传来的隐隐灼烧之感,让他意识到手中的烟已经燃到了尽头。

他伸手想帮唐柔拿过红酒,唐柔却是犹豫了一下,才将红酒给了叶修。等在楼道门口把烟掐灭后,两人这便准备上去了,谁知唐柔忽然碰了一下叶修的手臂:“稍等。”

叶修转过身,唐柔竟是要伸出手帮他打理衣服:“你这一身的烟味是没办法了,但至少把领带系起来吧。”

叶修笑了笑,这次倒是配合,向着她微微上前半步,任凭她动作。唐柔的手很白很漂亮,就像她做事一向干净利落,叶修垂眼看着她将领带重新系好,很快又扣了上扣子。两人靠的很近,她发丝上若有若无的淡香,好似是夜晚的微风,不知从何而来又不知何往,抓也抓不住。

若不是这忽然的接近,叶修恐怕也不会做出后来举动——她在唐柔准备退后的时候忽然开口叫了她。

“小唐。”他声音在楼道里低而沉稳。

“嗯?”

“我们下楼拿红酒拿了快半个小时,似乎有点久了。”叶修顿了一下:“你应该知道这次吃饭的初衷是什么吧?”

唐柔自然明白这次吃饭的初衷是什么,这件事不提也罢,但是叶修此番再次提起,似乎是别有用意,她有点拿不准,便学着方锐的口气:“叶神大大准备怎么说?”

“不如我们统一一下口径……”

唐柔看着他。

叶修沉了一口气道:“就说我在追求你。”

 

【3】

 

唐柔漂亮的眼睛闪出了一丝惊讶,她的眼神游移了一圈最后重新定格在叶修身上,她虽是很聪明,但有时却也猜不透叶修的想法:“为什么忽然这么说?还是你准备只是这么说一下?”

“当然不是。”叶修笑了,话已至此反倒不再紧张:“自然怎么说就要怎么做。”

尽管在他开口之前,唐柔已经有了一些准备,但是在叶修真正挑明的那一瞬间,她却还是愣了片刻。

两人亦师亦友,又经过两年多的磨合,关系自然也比一般朋友更要亲近不少,但唐柔心里自然也明白的很,朋友已经做到了这份上,关系想再往前近一步,几乎是比登天还难——走错半步怕是连朋友都做不了了。他难道就这么有把握?还是自己以前的一些举动……

好在唐柔到底是唐柔,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她思考了一下便勾起嘴角,对叶修开了口:“那你要怎么做……或者说怎么追求我?”这话估计除了唐柔这样的女生,很少有人能如此坦荡的问出口。

这问题倒是问住叶修了:“不如说说你有什么需要的?”

唐柔眼珠一转,大脑快速思考,很快就念出了答案:“3个剔髓龙脊,2个红袍杖,5个红浆果,1个世界之树碎片和2个离火水晶。”

叶修沉默了两秒,他忽然意识到,唐柔不愧是自个儿教出来的,有些事情还真是学的一样一样的。

“好。”叶修点了点头:“等我的聘礼。”

 

第二天,荣耀大陆又掀血雨腥风。

“我靠我靠我靠什么情况?这什么情况啊?到底怎么回事?!本来打的好好的,刚才仇恨还在骑士身上的?现在怎么跑到法师身上了!还有那个剑客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多了个剑客出来搅局?”黄少天的垃圾话瞬间便堆积如山,像一团乌云一般压在团友们的心头。

“他从哪里出来的?峡谷缝隙?”喻文州问。

“不知道,但是只有可能是那边了吧,我的妈呀那得多强的操作,队长你觉得是谁?难道是老叶?不会吧不是相传最近老叶被他家人拉出去干活了?那是谁?剑客,难道是微草的刘小别?算了这都不重要了,我这就去会会他!”

“少天,注意别脱队太远。”

“我明白了队长交给我吧。”

“喂,前面那个剑客,不要再躲躲藏藏的了,你已经被包围了!再说一遍,你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举起手来缴枪不杀!”

慵懒的声线忽然打破了层层叠韵的垃圾话:“别闹,我叶修。”

“哈?!叶修啊果然是你!全体都有,速度赶快集火那个剑客!”黄少一声令下,蓝雨千军万马。

像是早就准备好一般,叶修操纵这角色开始四处流窜。

“黄少!哪个剑客啊,看不清。”没办法,蓝雨的剑客太多了。

“就那个,那个蓝色铠甲的!诶,怎么是紫色的,不可能啊不可能我也眼花了?不对不对不对,他换了件上衣!老叶你个老奸巨猾的,受死吧!”

黄少天说着便冲了上去,他速度快,很快便与叶修只差一步之遥。

只听叶修居高临下道:“少天,打个商量,我和你们一起打BOSS,世界之树碎片给我,你看我们认识这么久了,就当帮我个忙,人家姑娘还等着我的聘礼呢。”

“不可能,想都别想……等等,你说聘礼?!你要结婚了?你结婚为什么要在打游戏里打聘礼,难道是游戏里的基友?那我就不管了,除非你真的结婚,不然照杀不误。还是说你的结婚对象是职业队的?所以结婚要送材料,我的妈呀,这是骗婚吧,玩真的么?不过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队长,队长队长呼叫队长,你说怎么办啊?”

“看来叶神是算好了我们战队不需要世界之树碎片。”喻文州的声音从后方响起:“要结婚的话不如说说对方是谁?好让我们多多做点准备。”

“目前对方恐怕不希望我透露,毕竟她还需要时间。”

黄少天捂着麦扭头问喻文州:“队长,你觉得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不会是老叶搞得新骗术吧。”

喻文州回头:“难说,东西先给他吧,看看他准备搞什么花样。”

“好吧。”

世界之树碎片X1到手。

 

【4】

 

“什么情况?你们怎么搞的,竟然真把东西给叶修了?!”不一会儿张佳乐也来了消息,看来霸图也在抢BOSS时也遇到了相同的情况。

喻文州点头:“给了,先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没耍赖Roll别的东西吧?”张佳乐狐疑的来了句。

“没有啊。”黄少天难得顿了一下:“不过对你可就不一定了,你Roll运那么差,万一老叶耍赖说手滑了你也没办法,建议你们霸图还是换个人出来和老叶Roll点,让你去和他Roll点那是多想不开,队长你说是吧是吧?”

“死话唠你赶紧给我滚啊!圆润的滚!”

接下来的三天,除了兴欣战队以外,各个战队几乎都受到了来自叶修的骚扰。此事一出,立即在职业选手QQ群里引起了极大的风波,群里面还组织搞了个投票,调查显示98%的人坚信这是叶修骗材料的新招数。

 

“这是最后一个了?”韩文清操纵着大漠孤烟问叶修。

“对。”

韩文清把一根剔髓龙脊扔了出来。

“谢了,老韩。”只见叶修弯腰捡起了龙脊以后,立即拔腿就跑,刚准备跳上旁边的房檐,远处的一颗子弹从背后袭来,差点打中了他的左腿,好在叶修一个微操侧身躲了过去。发这一枪的人头上顶着霸气雄图的公会名,可是单从这个子弹刁钻的角度和出手速度来看,绝对不是出自秦沐云。

枪声未落,身后的人已是一拥而上。

“难得,小周也来凑热闹了?”叶修一边说,步速却似乎没有减慢。

“老叶你跑什么跑啊,该不是心虚了吧,兴欣的人在哪里,你们是不是又要研发新武器了?”众人纷纷开始脱马甲,四面八方围追堵截准备爆了叶修。

“哟,人不少啊,怪不得最近群里这么安静,原来都到别处去了啊。”尽管众人都披着霸图的马甲,但是许多人优秀的本能操作还是害得自己露出了马脚,叶修自然不可能对此毫无察觉。

“老东西跑的还挺快。”

“我靠,叶修你为了逃跑还带了一身轻便的衣服,深谋远虑啊,小卢看他换装的手法,多学学知道吗?”

“……”众人纷纷对蓝雨教育下一代的方法持怀疑态度。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现在被这么多职业选手围殴,这都有几百手了。眼看大仇将报,谁知兴欣的队伍竟然从巷子的拐角里冲出,硬生生的撞开了职业选手形成的包围圈,紧接着叶修一个豪龙破军进了兴欣的那伙人当中,也不知道把东西给了谁,队伍开始分散。

“东西在谁身上?”众人表示眼花缭乱,不过管他呢,见一个杀一个,反正他们人多。

这刚准备动手呢,谁知忽然面前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一袭红袍衣袂纷飞,一支战矛直指长空,然后她干净利落地开了口:“在我这里。”

无疑正是唐柔。

众人被她的气势所震撼,但是很快就有人清醒了过来:“那又怎么样,搞了半天还不是在你们兴欣手上?”

“对啊,说好的结婚呢?”

“等等……我靠!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对。”唐柔忽然扭过头去,战法的眼里带着坚定的光芒:“叶修,我接受了……你的挑战!”

叶修的轻笑声通过耳麦里传了出来:“好,明天七点,月老庙门口见。”

众人嘴巴张大得像是塞了一个鸡蛋。

“传说中的结、结婚副本……”人群中某剑客先生的心碎成了渣渣。

“小明坚强。”

“别哭!”

“点蜡。”

 

【5】

 

几天后,唐柔把一位魁梧的男性战法带到叶修面前的时候,叶修内心是崩溃的。

“叶修,这是我爸。”她说。

只见那位战法热情的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战矛,向叶修打招呼:“小叶,好久不见,柔柔说这个战矛强化材料是你打的,真是多谢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

叶修和唐学森聊了一会儿天,却不知道唐柔这次叫他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打算,刚准备发个信息问问,谁知唐柔的私信正巧传了过来:“我爸说要去刷风雪矿洞。”

风雪矿洞是个五人副本。

“还缺两个人怎么办?站队里拉个?”

“不用,我爸说他找他公会里的基友。”

“……”

很快,唐柔老爸的“基友”就来了,一个神枪手一个是弹药专家,听声音都有些年纪了,和叶修互相介绍了一下以后,三个老家伙就开始互相调侃了起来。

“唐老头儿,这该不是你常常提起的女儿吧?”

“对啊,羡慕吧。”唐学森一脸骄傲。

“羡慕羡慕。”

进副本之前有人提问了:“需不需要再找个牧师?”

这边叶修还没回答呢,只听父女俩异口同声:“不要牧师。”搞得叶修差点没笑出来。

此次副本是唐柔指挥的,叶修主T,在这个没有牧师的队伍里,三个老先生只要负责疯狂输出就行了。

叶修稍微观察了一下,按照操作来说几个人应该都是比较业余的玩家,偶尔来网游里图图乐子,但是几个人都对这个副本很熟悉,显然以前是进来过的。

在副本里的时候,几位老先生都打的非常认真,很少交流战术以外的内容,出了副本以后几个人才开了口:“唐老头儿,不得了了!我们下这个副本哪次不是第一个关卡就下半血,这次全打完血都没去多少!你女儿很厉害啊,还有那个骑士小哥,动作特别帅气。”

“那是当然,我女儿和他男朋友俩人可是职业的。”

“诶哟,职业的还陪你过来下这种副本?”

“吕老头你别不信啊,你这分明嫉妒。”

叶修和唐柔在旁边看得直笑。

 

“你爸这公会是?”叶修问唐柔。

“他自己加的公会,据说是只招收中年人,所以公会人不怎么多。”唐柔顿了一下:“很多都是听说自己的孩子很喜欢这游戏,很好奇就来感受一下的。”

叶修听了心中不免有些感慨,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我们的事情你父亲怎么说?

“他挺高兴的,我之前也一直没空和他一起打游戏,还答应找个人带他……今天他还笑着跟我说没想到这一找就找了个最好的。”

厚脸皮如叶修,听到这话也不由老脸一红,又未免有些无奈:“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我知道。”唐柔笑了:“我爸说他相信我的选择。”

“其实能带你父亲打游戏,我也很挺荣幸。以前我离家出走的时候,也想着有朝一日我父亲能看到我夺冠,或者仅仅是带他下个副本儿都行。”

好让他看到,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东西。

面前的小法师扭过头看他,眼里带着笑意:“至少现在你做到了。”

叶修也笑了,他只觉得好似有一股暖意通过指尖,缓缓流进他的内心深处。他早已经过了把梦想说出口的年纪,那些年少轻狂也已经不在,如今,好在他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分享这一切的人。

 

【6】

 

几天以后叶修出现在兴欣训练室的时候,唐柔正在练习微操:“怎么忽然来了?”嘴上说着,手上却没有停下,不一会儿屏幕里的怪就被捅了个的遍体鳞伤。

可惜还是慢了一点,不够完美。

“豪龙破军出手前,视角再往左拉一些。”叶修的声音再背后响起。

“嗯。”唐柔回过头看他:“我再试一遍,等我一下。”

“好。”

“这次好多了?”叶修问她。

“嗯,比刚才快了。”完成训练以后,唐柔退出了程序,回过身子:“找我有事?”

谁知叶修笑了,从口袋里拿出了张账号卡:“忽然想和你打一场。”

唐柔凑过去看他的屏幕,出现的人物竟然是君莫笑:“专门问战队借的?”

“是啊,可惜装备都被扒光了。”可不是,退役以后,叶修把账号卡交给了战队,可惜目前职业圈里没有什么能继承这个账号的人,所以唯一能发挥作用的就是他的那些装备了。

唐柔也登陆了自己的账号卡,随后进入了房间,她顿了一下:“要不我也脱?”

叶修有点想笑:“随你。”

不过两人后来还是开了修正,因为实在是懒得再跑去买新手装了。在系统读条的时候,叶修忽然转过头:“这次有信心赢我么?”

“当然。”

“不如我们来点彩头?”

“好啊。”唐柔回答得不带半点犹豫:“赌什么?”

 

一个月之后,兴欣一拨人再见到叶修的时候,已经是婚礼的当天了。老魏上身穿着西服,下身穿了个奇怪的裤衩坐在最前面圆桌旁嗑瓜子:“连叶修这个老家伙都要结婚了,老夫忽然感到有点寂寞啊。”

“那你还穿你的破裤衩来啊,人姑娘瞎了眼才能看上你。”陈果瞪了他一眼。

“哈哈哈老魏他也不想的啊,谁让昨天晚上他试穿裤子的时候不小心给撑破了,他不能穿开裆裤来啊。”方锐卖队友卖的毫不犹豫。

“噗。”旁边几人纷纷表示没忍住。

真是一群为老不尊的人。

魏琛面子有点挂不住,赶忙转移话题:“你们觉得叶修是不是太不要脸了,连求个婚都连蒙带骗的。”

“啊?”

“啊什么啊,你不知道啊?那天他借了账号卡和小唐PK,两人打赌,后来赢了小唐。”

“赢了小唐……”忽然意识到这四个字有双重意思的陈果终于在短暂的沉默后爆发了:“天哪这太不浪漫了!这可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求婚啊!柔柔快回来我们不嫁叶修那个王八蛋了——!!!”

 

当然,很久之后叶修也问过唐柔,这个决定会不会因为那场赌注而显得太过仓促。

唐柔摇了摇头,笑着看他:“你不会一直都没想通吧?我自然是想清楚了才和你赌的。”

叶修也笑了,他聪明一世,偶尔却也会犯糊涂,不过人心本就是最难猜测的事物,更何况是他在乎的人。

“其实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与你和你父亲一起吃饭的那天,你为什么会那么突然……?”

“很突然吗?”叶修却反问了她。

唐柔眨了眨眼睛。

 

富二代网吧妹和官二代网管在网吧相遇,说起来也是一段不可多得的神奇经历,其背后隐隐透出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相同的背景,相似的经历,和终会相交在一起的命运线。叶修很难不被这样一个人所吸引,何况唐柔又是如此优秀而美丽。

其实这些叶修都很清楚,但是那时候的他像是一个怕影响成绩而拒绝恋爱的初中生,既固执又幼稚。而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唐柔对此也一样清楚,尽管她曾经在最难受的时候趴在他肩膀上流过泪,也在疲惫的时候任由他牵着自己走过陌生的大街小巷,可是她对此事却从来绝口不提。

两人就这么并肩行走,直到叶修在战队的最后一天,他被人灌了酒躺在沙发上,别人以为他是醉了,其实他只是太累了,累得动也不想动。那天他的意识有些模糊,或许他可以忘记那天究竟是谁帮他盖了被子、是谁帮他换了大衣,但是却忘不了是谁在他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

“叶修,谢谢你。”她的声音像是月光。

后来叶修后悔了很久,他当时为什么偏偏要装睡,那时候他就应该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走,可惜意识过来的时候已是迟了。

直到那一天再遇见的时候,叶修一下子便意到,或许这已是老天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再赐予他了一场,迟来了三年的青春。

 

四周很安静,两人都没说话。

叶修觉得唐柔能明白,所以他决定把这些话埋藏在心里,等到时光把它酿成最醇香的美酒,再挖出来和她一起品尝。

“冷不冷?”

“有点。”

“先回家吧。”

“好。”

唐柔说罢便起了身,风撩起她渐长的头发,叶修也不知道怎么忽然伸出了手,在触摸到她柔软的发丝之时,叶修忽然微微愣了神……就好似,岁月与清风,皆在他的指尖。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291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