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蔺靖 | 人生即孤岛 1

-现代背景


【1】从天而降的神经病

 

外面的雨还在下,滴滴答答砸在车窗上。

要说淮都这地方哪里都好,除了一点——一碰着下雨这交通就走不动,像是瓢虫翻进了小池塘,扑腾两下还愣是只能呆在原地,动弹不得。马路上等得不耐烦的司机一个接着一个按响了喇叭,夹杂着交警尖锐的哨声和嘈杂的雨声,组成了毫无美感可言的早高峰协奏图。不过这车里的人却像是置若罔闻,那双眼睛定定地盯着方向盘看,连纤长睫毛也不动上一动,其实这人倒也不是完全不急,他那无意识曲起的、打着节拍的食指,还是透露出些许焦躁的情绪。

手机忽然响起的铃声让他回了魂,但他的焦虑似乎也并没有因此减轻多少。他开的黑色奥迪上装有蓝牙车载系统,接听电话倒也不用去拿手机,在屏幕上按一下即可,可偏偏这一下他却花了很长时间,任铃声响了三个来回才按下去。

“查到了?”接起电话后他反而一扫先前的犹豫不决,先对方一步问了出口。

“我昨天找到了他最后死亡的医院,打听到一位当时的医生在职医生,托了关系送了点礼,本来都说把最后诊断记录本拿给我了,可是谁知第二天再去的时候,他突然说那本记录找不到了,态度也变得截然不同,表情甚至还些点畏惧,我怀疑他有所隐瞒。”

萧景琰从鼻腔里冷哼了一声:“恐怕是听人说了些什么。昨天他答应你时,说了当的时情况么?”

“他说人送来的时候伤的很重,还是枪伤,所以印象比较深刻,人是晚上送过来的,后来他下班去了,也不知道后来手术情况怎么样。等早上再去问,医师只是摇了摇头,大概是没救回来。”

“帮我试着问问那个主手术医师是谁。这个人也再盯他几天,看看有没有接触什么特殊的人。”

“好。”列战英点头:“不过这事情已经过去快三年了,本来早该无人问津,现在你忽然去查,我怕他们会猜到你已经回来了。”

“猜到又怎样?我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他们还能拿我怎么办?”

“我之前听戚猛出车祸的消息,前段时间聚会的时候,碰到他妻子,他妻子说他在出车祸前收到陌生短信,打听你的去向,所以她妻子怀疑是有人想要找你,才……”

“有这回事?”萧景琰前几年一直在国外,对这件事倒是头一回耳闻。

“恩,大伙也只是怀疑。”战英顿了一下:“七少,如果你坚持要查我们自然会帮你,但我怕这件事情会让你陷入危险。”

“我知道。”萧景琰听出他的劝诫之意,但他清楚只要他还在一天,他就会记得一天,所以不可能就这么放弃。而这恰巧也正是他即便是背井离乡,也要留在淮都的原因。萧景琰想了一下,又觉得不放心:“我会自己去医院看看的。”

“好,你多加小心。”

“你们也是。”

他掐断了电话。

 

恐怕这下真的是没有希望了。

这事情蹊跷得很,林殊死讯倒是传了个遍,但是他的尸体却始终没有找到,这让萧景琰一直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直到他亲耳听到战英的调查结果。

长龙车队在小幅度地朝前扭动着,终于有了要跨越路口的迹象。他扭头望了一眼窗外,黑云把整座城市压得透不过气来,本来淅淅沥沥的小雨,如今却有了大雨滂沱之势。

他的思绪变得有些飘忽不定,从知道消息后的自责,想到起林殊给他发的最后一条短信,后恍惚回到他们小时候的事情,他和小殊,景禹哥哥,还有霓凰……

 

“碰——”

那声剧烈碰撞在纷乱的雨中竟有振聋发聩的效果,萧景琰整个人从方才的混沌中清醒了过来,他撞到人了。

我靠。

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他的世界轰然倒塌、几乎面目全非之际,老天爷竟连一个安静喘息的空当都未留给他,紧接着又出了这档子破事。

 

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这事倒确实是他的不对,他在开车时走了神。虽说这种事若是发生在别人身上,恐怕情况不会比他好上多少,但这桩车祸的责任归他确也无可厚非。

如今的情况自然只能先把林殊的事情先行搁置。萧景琰不知道被他撞的那人伤势如何,现在只能希望他平安无事,便也可免去自己雪上加霜的灾难。他看了一眼窗外,“咔”地一声开了车门,冒着雨势冲到了车头去。

“你还好么?”他的声音近乎是从嗓子眼里吼出来的,在灰色的大雨中透出几分无力和沙哑。

被撞的那人还坐在地上没起来,乍一看披着一头长发,还以为是个姑娘,再仔细一忖,又发觉那身板好像不太可能是个女的。萧景琰环视了一下周围,好在自己上班的地点不在市中心,也不是什么来来往往的要道,周围虽还有来来往往的车辆,但倒也不至于造成什么更严重的后果。

可这雨也不见小,他只好靠近一些,谁知刚把脸凑过去,就见对方抬起了头——果然是个男的,五官倒端正得很,眉目柔和,就是脸大了点,又或许只是靠得近的关系。

“说实话,我不太好。”那人一抬眼,眉宇之间好似写满了忧愁与苦恼,眼里有如汪洋大海,那时候耿直的萧景琰只觉得他好像特别诚恳,然后他便听到这个男子用特别诚恳的语气提出“方便带我去趟医院吗?”的请求。

耿直的萧boy哪里会不同意,立马过去帮他开了车门,本来还想去帮把手,谁知动作慢了一拍,便由着那个湿淋淋的人有些费力地坐上了他的副驾。上了车以后,他这才注意到这个人一身湿透的衣裳竟然是今年Ami春秋季的新款,那档次比起他的两位哥哥来也毫不逊色,不过品位显然比他们要高上许多,这牌子刚在巴黎时装周获过奖,在国内时尚界倒是火热了一把,但是等热劲儿一过,愿意穿这种牌子的人毕竟还是少数——大家显然更喜欢那些能让别人看得懂的,或者说能让别人看出自己档次高的衣服。

如此说起来自己的小奥迪倒是有些囊中羞涩,还是从朋友那里买来的二手。自从东窗事发之后他就基本和萧家断了联系,回国之后又直接去了淮都找线索,他在这里找了个不高不低的工作,养活自己倒是没什么大问题的,不过生活至此还是从简了不少,好在他本来就不是骄奢的主,不然先前也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

回到刚才的话题,别说萧景琰此人腰细的跟姑娘差不多,身体倒真是强状如牛(性格或许也是),不太生病,所以还真不清楚哪里有医院。他刚准备拿手机搜寻一下,便听对方直接来了句“去红宝石街上的辰奇医院”。他忽然有一种沦落为开车司机的没落感。

辰奇医院,这名字倒是让萧景琰觉得有几分莫名熟悉。不过大医院嘛,总是有几分名气,难免常常被人提起,他听说过也不足为奇。

 

好在这辰奇医院离的确实不算远,他们开了十分钟就抵达了目的地。

萧景琰盯着那块“治脚气,到辰奇”的大招牌看了好几秒,才颇有微词地停好车、走进医院大楼,很快便被医院队伍的长度震惊到了。他下意识朝那个被自己撞瘸的哥们望了过去,谁知对方立刻回了他一眼:“你看我做什么,去帮我挂个号呗?”他又用眼神点了一下自己的腿,那副正义凛然,以及理所当然的表情,好像时刻在提醒他:你看看你把我撞成这样,难道还想让我自己去挂号?

萧景琰服了,深吸一口气走到队尾去排队。

然而对医院零经验的萧boy直到排到了窗口才发现这个严肃的问题——要挂号,首先得填写个挂号本。他拿起本子瞅了瞅,封面需要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信息,照理说应该用瘸腿哥们自己的,但是这样一来就要离开窗口重新再排过。萧景琰一头看那大楼那长龙大队心里就抽抽,立刻向人群低头,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铁画银钩一笔一划地填了上去。一边写一边想,今天是犯什么事儿了呢,怎么老是在排队……

 

等辛辛苦苦排完队,拿了个号,回去却发现那瘸腿哥们竟然也没闲着,嘴巴都吃了起来。

“你早饭吃了没啊?”对方见他来了,还特别热心地问上一句。

“没……”他下意识应了句,想了想又觉得有些奇怪:

你脚不是瘸了么?这早饭到底怎么买的?

但是蔺晨听他这么说一说,毫无留恋地就把剩下的大烧麦塞给萧景琰,这场景在他看来应该是中学生之间才会发生的事,傻不拉几的。让他不由想起他家里以前两个佣人的儿子,哥哥跟他爸一起帮着家里做事来不及吃饭,上学路上接到弟弟的时候,弟弟总会给他哥留个包子吃。想着想着,萧景琰也觉得自己确实是饿了,那烧麦估计刚买不久,托在手心上暖烘烘的,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于是他学着哥哥的样子一大口咬上去……得,结果就是被一大坨子糯米噎了个正着,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淮都的烧麦里为什么放的是糯米?!

“你吃慢点,你说你怎么跟头牛一样的。”对方还眼疾手快地一刀。

“咳咳,水……”

“水水水。”蔺晨吼了一嗓子,没想到对面还真有个小护士拿了杯水过来。

萧景琰喝了水,解了燃眉之急,这才想起这送水之人,他看了看那个小护士,又看了看瘸腿哥们,掂了一下被自己一口吃得只剩个边儿的烧麦:“这东西难道也是她给的?”

小护士似乎也闻言朝这边看了过来,看到两人似乎在说自己,立刻露出了蜜汁羞涩的微笑。

瘸腿哥们故作神秘的揶揄了他一眼,没去作答。

可谁知萧景琰也不再问,过了一会儿那家伙自己又忍不住,悻悻地凑上前去:“别羡慕哥哥有魅力,小伙子底子不错,要不要改天哥哥好好教你几招?”

神经病!

萧景琰在内心骂了一声,骂完以后又抬头看他,那人一身湿淋淋,头发上也乱到没型,虽说脸上倒是笑意盎然的,但是自己跟他比起来,怎么说也能把他甩个五条街吧。然后他又下意识地看看自己,他方才也淋了雨,所以此时此刻两人皆是一身狼狈,这样比较起来根本是五十步笑百步,想到这里忽然他不由老脸一红。片刻之后他忽然才意识到问题关键的所在,他竟然坐在医院里跟一个神经病比美???更何况还在这样一个寻诣因果、关乎存亡之际。

“57号,萧景琰。”

萧景琰一愣,才意识到是叫到他的号了,他示意一下身边的瘸腿哥们:“到你了。”

对方也愣了一下:“你叫萧景琰啊?”

“恩,怎么?”

谁知并没收到回应。

萧景琰看过去,发现对方竟然已经拍拍屁股拿着他的本儿走去了诊疗室,末了关门之前他回了个头,又撞上萧景琰还没来得急收回去的目光,萧景琰猛然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只见他朝着自己展颜一笑:“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萧景琰觉得自己撞人的愧疚和对他的同情慢慢地在与之相处的几小时里被消磨殆尽。

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偏自来,他怎么就撞了这么个主呢。他想。

TBC


写在第一章

距离上次开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应该是在我还没毕业的时候。毕业难免对未来充满憧憬,觉得上班就应该有新的生活,想着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什么的。所以这半年里我出了坑戒了游戏,好在还是被楼诚的魅力吸引,没有完全离开二次元。动笔这篇文还是打着给小伙伴写生贺的由头开始的(此处应艾特wuli哲子,生快!),一开始只想写个万字短篇,谁知越写越长,不当心成了自说自话的呓语,又或者是自怨自艾的牢骚,目的也不过是让生活多一点趣味和放松。

工作到了现在又觉得,其实生活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自己的时间变少了而已。开了坑,又因为害怕没有办法坚持下去,而一直不敢把文发出来。到了今天,才终于还是耐不住寂寞,鼓起勇气,把我的生活和我理解的这两个可爱的人,展现给大家。

评论 ( 18 )
热度 ( 106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