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周翔 | 春雨 1-10 END.

突发!这篇文准备和光棍节出租一起出个小本子7.11首发❤正式出本会有俩几个小剧场,然后修一遍文,希望大家喜欢XD

-诺基亚情缘

-校园文

【1】

“翔翔!”

“干嘛?”

接到杜明电话的时候,正巧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孙翔正盯着桌边的植物发呆。

“你知不知道周泽楷回来了?”

孙翔拿着铅笔的手微微抖了一下,适时窗外有风吹过,把窗帘吹得“呱嗒呱嗒”作响,就好似这原本平静祥和的下午,忽然被一个名字搅乱了。

“……我怎么会知道啊!” 他想了半天才嘀咕出一句:“再说了,我跟他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得了,他跟谁话多过。”杜明顿了一下,决定还是不逗孙翔了:“择日不如撞日,江波涛问我们今天要不要一起聚个餐?”

“下午我有事。”

“什么事?”

“开家长会。”孙翔回答的不假思索,说完才发觉不太对。

“我靠,什么情况?这才一年你竟然都当家长了?这也太快了吧,你该不会被人骗去当接盘侠……”

“什么鬼,我会这么蠢么?还不是我老弟那个白痴闯祸了,被老师叫家长结果不敢跟父母说,骗老师说父母出国了只好让你翔哥我去挨骂。”

“翔哥息怒,翔哥息怒。”杜明赶忙给他顺顺毛:“不过你这见个老师能多久?准备促膝长谈还是围炉夜话?结束了就过来呗,我们等你。”

“我跟老师约的6:30,万一碰上个啰嗦的拉着我不让走怎么办。”

“我看没问题,周泽楷那边也说7点半左右结束,正好一起等。”

“不成!”孙翔皱眉苦思:“我、我最近长痔疮了,医生让我养成习惯,每天晚上七点半在马桶上蹲一个小时。”

话筒对面的杜明差点没笑出来,孙翔这家伙编的理由还是这么叫人捉急:“没事,你先来,我们给你时间。域城路300号8楼等你,不见不散,风雨无阻。”

“谁跟你风雨无阻!我说你烦不烦,我又不是跟你们一个班的,你们聚会叫我干什么?!”

“人家想你了呗。”

孙翔被他谄媚的语气恶心到了,立刻挂了电话,想了想觉得不太对,立刻又回拨了过去:“我问你,毕业那次我喝酒说的话,你们不会跟周泽楷说了吧?”

“啊?”杜明立刻装傻:“什么话?”

“哦。”孙翔将信将疑:“没什么。”

孙翔和他们一群人是高中时期认识的,说起来也奇怪,孙翔和他们不是一个班,结果到最后混的比在自己班还熟,不过其中有一个例外,就是周泽楷。

在他脑海里第一个留下痕迹的人是周泽楷,他最想混熟的人也是周泽楷,可是到头来,他和周泽楷的关系偏偏成了最不冷不淡的一个。

 

【2】

 

“你这家伙竟给我找事儿,我读书的时候被老师骂就算了,毕了业以后还要被别人的老师骂。”孙翔一边走一边奚落自家老弟,不过想想实在是太可恶了,如今孙翔已经从大学毕业一年了,找了个和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年轻人嘛,总是对工作充满了干劲儿,这一年来工作也干得有几分风生水起……本以为这辈子算是脱离了老师的魔掌,没想到时隔一年又要挨骂了。

“翔哥,别生气我请你吃棒冰。”

“你以为我是你那同桌阿红啊,一说吃的什么都忘了,你翔哥我可不吃这套。”孙翔顿了一下:“只吃可爱多。”

……

“不过,你到底犯事什么事儿了?”孙翔一舔吃可爱多一边问。

表弟干咳了两声:“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揍了个同学,然后恰巧前几天月考英语又挂了。”

“为啥揍同学?”

“他抢我女人!”

卧槽!

孙翔听闻脸色大变,直接想把可爱多糊他一脸:“这你哪个电视剧里学来的台词啊!你一小屁孩谈什么恋爱,你知道什么是真爱么你?好好学习知不知道。”

“……哥你干嘛这么老土?你不会没谈过恋爱吧。”

你该不会没谈过恋爱吧。

你该不会没谈过恋爱吧。

你该不会没谈过恋爱吧。

表弟对孙翔使用了一击必杀,孙翔血量-9999。

孙翔一口老血含在口中喷也喷不出来,脸憋得通红,可是却死鸭子嘴硬:“那还不是因为你翔哥看不上那些浅薄的女人,当年追我的人足够甩你八条街!

这话其实说的不假,当年他在校篮球队当过一段时间队长,那人气可谓水涨船高,可惜后来因为不会处理人际关系被黑了一把以后,卸了任。至于为什么一直没恋爱的原因,用那时学校很流行的一句话或许可以解释一二:一见泽楷误终身。这么说虽然委实夸张了些,但确实因为他,致使孙翔失去人生最后一次早恋的机会。不过最关键是,为了这事儿差点把他后半生的英明给毁了……啊喂等等,怎么又想起这个人了!孙翔心下咬牙切齿,一边在脑中给那家伙的脸打马赛克,一边寻摸着怎么扔个鸡蛋打他个满地找牙……身旁的表弟扭头看了一眼孙翔狰狞的表情,非常有眼力见的闭了嘴,最终两人气氛异常诡异的抵达了办公室门口。

“喂,你先进去。”孙翔扭头指了指办公室。

“哥还是你先进吧。”

“我又不知道哪个是你老师,等下进去像个傻帽。”当家长,第一次,多少还是有点紧张的。

“这么晚了估计只有我们老师一个人在了。”表弟真是太过分了。

“那打照面也很尴尬,你先进去,你要是不进去……”

忽然门从里面打开了。

孙翔想这下不好,现在学校没什么人,随便说一句话就掷地有声的,俩人刚才说话估计是吵到办公室里面的人了,谁知一抬头便愣住了——赤血残阳,画中人面如冠玉,他看见了他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也不准备见到,却又一直存活在他脑海中的人。

那个人就这么忽然出现了。

 

“孙翔?”最终还是对方先开了口。

周泽楷身着白色衬衣站在他的面前,个头和相貌倒都没什么变化,头发比高中时代稍长了一些,却还是没遮住他眼中浓墨重彩的黛色——他显然也是惊讶的不行,也是啊,时隔五年,帮姑姑代班的周泽楷竟然遇到了来给孩子开家长会的 「自己的高中同学」。

“你……”

“你……”两个人同时开了口,却又同时停顿。

“干嘛?”孙翔瞪了他一眼。

“他是?”周泽楷的眼睛往孙翔老弟那里瞟了一眼。

“哦,他是我弟。”

还好是哥哥,周泽楷松了一口气,回过头来才觉得自己想太多了,孙翔要是生的出这么大的娃子,那得是多早以前犯下的错误啊。

“你想问?”周泽楷看着他。

孙翔问:“你去当老师了?”

“帮姑姑带班。”

“哦。”

看来两个人都是误会了。

在办公室里坐下来以后,孙翔抬眼看向周泽楷的眼睛,却在发现对方也看着自己的时候,立刻又草草撇开了视线,气氛有些尴尬又有些微妙。岁月的流逝、时光的沧桑之类的,周泽楷眼里通通都是没有的,那时候孙翔只是觉得这家伙的眼睛还是好看的惊人。

 

【3】

 

“咳咳”再不说话简直要死了,孙翔干脆开门见山:“你姑姑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周泽楷愣了一下后,便从抽屉里拿出准备好的材料,递给孙翔。

材料里面有一张成绩单和一张写了字的纸张,孙翔看了看,成绩单上有几科血红的惨不忍睹,纸张上面写的大致是希望家长能够多花一些心思在孩子身上,对于打架的原因只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不过有一句话倒是有几分耐人寻味——孙X是(孙翔老弟的名字)个缺爱的孩子。

“……他这样哪里缺爱了!?明明我比较缺好不好。”孙翔小声嘀咕了一句,他显然把这句话的意思理解歪了。

“?”周泽楷着他。

孙翔继续非常不自然的偏过视线,随后话题走向了完全错误的方向:“你姑姑倒是不反对高中生恋爱啊。”

周泽楷愣了一下才回答:“恩。”

“为什么?”这观点明明是他姑姑的,而孙翔问的却是周泽楷,孙翔说完这话以后觉便得有些不对,可万万没想到周泽楷却是很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恋爱不影响,暗恋才影响。”这话原本还算正常的话,从周泽楷这“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闷蛋嘴里说出来确实有几分有趣,孙翔一听忽然就乐了:“难道你以前也玩暗恋啊?”

谁知周泽楷竟把视线投向了孙翔,那道视线是何等的诡异,孙翔只觉得脸上被他盯得烧了起来,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到了周泽楷“恩”了一声,他竟然又接了一句:“现在也是。”

他的心下漏跳了一拍,却忽然发现不知道该如何把话题接下去,孙翔本来就不是八卦的人,更不想知道这个受到大校草青睐的人究竟是谁。他最终只得以沉默来回应,原先空气中那点微妙气息早已片羽不剩,唯有尴尬盘桓。

时间劈开了裂纹,两人只得隔岸相对,况且他们高中时期本也是这么不冷不淡的。工作一年来孙翔渐渐学会了谨言慎行,对于往日种种,孙翔总觉得或许不过是自己自导自演的独角戏,不提也罢。

这段对话最后就这么收了场,两人点头告了别就没了下文。孙翔和表弟一大一小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表弟看孙翔的表情凝重,几次想说话却欲言又止,以为老师对自己的成绩和行为发表了非常严肃的看法,殊不知这个伪·老师和老哥的聊天聊得早已是离题万里。

“孙翔!”不想还没走到校门口便被叫住了。

他回过头便看见周泽楷稍长的头发被夜风拨弄的有些纷乱,但还是帅到不行,虽然孙翔完全不想承认这点。

此时的周泽楷已经披了大衣、背好了包,显然是已经准备下班了。

“干什么?”孙翔隔着五步的距离问他。

周泽楷还没回答,却是他的手机先响了起来,还是诺基亚的经典铃声,紧接着孙翔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喂。”孙翔接起了电话,顿了一下以后开了口:“哦,其实我……”

“碰到孙翔了。”这句话显然不是孙翔说的。

孙翔抬起头,发现周泽楷也看着他。

“去么?”对方指了指手机。

“不去。”这电话显然是杜明那帮死基佬打的,指的事情自然是聚会。

随后便听到周泽楷对着电话“恩”了几声,然后他又朝孙翔那边看了一眼:“我和他吃饭。”

“谁和你吃饭!”孙翔急了,一把把周泽楷的手机抢了过来,拿到手一看却愣住了,还真是诺基亚N97,在这个iphone普及的时代还真是不多见了。

“你、你没换过手机么?”

“没有。”肯定的答案。

孙翔拿着那个手机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心里忽然升起了一阵异样的感觉。正如如今的iphone时代一样,诺基亚也有属于自己的王朝,以前几乎是人手一台诺基亚,打电话、发短信、拍照、联机打游戏、敲核桃,简直是无所不能,当然那时候诺基亚还没有像现在一样被传的神乎其神。高中的时候孙翔也有一部一模一样的手机,那时候诺基亚手机对于一个高中生而言也算是价格不菲,这个手机也曾被他视作最重要的物件,却不仅仅是因为它的价值。

 

【4】

 

记忆翻过泛黄的旧书页,时光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冬天,那还是孙翔第一年到上海。

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他穿着冬季校服站在教学大楼门口,这样的天气本就难捱,又偏生碰到了下雨天,孙翔只觉得这寒气能穿透衣服,直直侵蚀到骨头里。

冷,真是冷。

孙翔从来没觉得这个人人口中的大都市有多好,繁忙的街道混乱而嘈杂,湿冷不说还没暖气。雨点淅淅沥沥的落下来,天空和土地都是黑的,光是看就让人身上发毛。孙翔见雨小了一点,便准备冲出去,可惜这还没跑出校园呢,雨势又大起来,孙翔一边骂了句“我靠”一边灰溜溜的跑回了教学大楼。

孙翔几乎从头到湿了个彻底,他赶忙把外套脱了以免弄湿里面的衣服。这厢算是被雨水困住了,而孙翔显然又没有带伞。

孙翔在心中懊恼的要命,若不是今天被老师留下来订正,也绝不至于碰上这场大雨;若不是转学,以他的成绩也不至于被留堂到最后一个。不得不说,转学是孙翔在学生时代碰到最大的障碍,那感觉就像是硬生生挤入了别人的世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陌生的教材,陌生的口音,陌生的脸庞……

就在这个时候,孙翔怔住了——有琴音忽然从二楼音乐室传了出来。

孙翔敢保证这是他属于人生中最玄妙的一刻,一切却又发生的如此理所当然,也说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了,孙翔只觉得有一弯清泉流过他的心底,心里嘈杂的声音和烦恼通通消失了,世界安静了下来,连雨声都被隔绝了开,天地之间只剩下这流转的琴音。他拎起大衣下意识的随着舒缓节拍、顺着琴音一步一步往上走,直到看到了那个人——孙翔无法形容那是一副多美的画面,他像是误入了桃花源之中的旅人,一梦三四年,连岁月都给蹉跎了。

 

“喂,同学醒醒。”

“啊?!”直到被叫醒的时候孙翔才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几点了?”

“八点半。”

说话的是一个眉目柔和的男生,仅是一撇,孙翔便知道这个人已不是刚才弹琴之人,想必对方是已经走了。

对面的江波涛叹了一口气,还好他晚上回来拿琴谱,不然这家伙准被锁在教学大楼里出不来。他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孙翔,走之前周泽楷说要在这里练琴,想来他应当是听着周泽楷的琴声睡着的。

入学以来,来看周泽楷的人确实不少,不过这种情况倒也是稀奇。江波涛不由在内心吐槽,你说人家女孩子来这里看也就算了,你一个男孩子怎么也来了呢,关键是来都来了怎么还睡着了呢?

他沉了沉声音,两人明明是同级生,江波涛说起话来却有一种学长的感觉:“赶快回家吧,时间很晚了。”

刚睡醒的大男孩从地上站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一件衣服,确切说是一件男生校服,干净整洁,方才江波涛还以为这衣服是孙翔自己的,谁知对方却抬头问他:“这是你的?”

江波涛摇了摇头,细细一想却总觉得有几分惊奇,晚上在这里弹琴的人只有周泽楷,那这衣服十有八九是他的,但是他却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不叫醒他,却又留下了衣服,这莫不是等着对方还回去的节奏?

“真不是你的?”

江波涛有点无语。

“那我扔门卫了啊!”

“……”怎么偏偏碰到个不开窍的,江波涛微微皱眉,想了一下道:“来这里的人应该都是音乐班的,我明天问问班里的同学吧。”

“哦行。”把衣服转手给了江波涛以后,他一边说一边套上自己的湿校服,这就准备离开。

江波涛看着孙翔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这么蠢的家伙,应该不会是他吧。

没想到孙翔走到一半忽然又顿住了:“喂!”他叫了一声,偏了偏头,却始终没把正脸转回来:“帮我谢谢他。”

后面半句的声音小之又小,周围是空旷无人的走廊,他的声音在墙壁和楼梯上弹了几下,最后消散在潮湿的空气中,好在江波涛到底还是听到了那句话,他看着孙翔微红的耳根忽然觉得十分想笑:搞什么啊,明明是个很可爱的人。

“我会的。”江波涛朝他点了点头。

 

【5】

 

也许就是从那一天起,生活好像忽然开始有了变化,因为孙翔对这个陌生的地方开始有了期待,每当路过二楼音乐班门口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期待忽然响起的琴声。后来,孙翔到底还是知道了弹琴之人的名字,对于那个一天被班级女生提及不下十次的名字而言,想知道实在是太过容易了,只不过从前都没注意到而已。

说起来,两个男生想要认识,不过是打一场球的时间,可惜有些事情偏偏没有那么简单。周泽楷在2班,孙翔在3班,明明是两个邻着的班,却没有被排在一起上体育课,位置也一个在楼上最右边、一个在楼下最左,所以连上的厕所都不是同一个。

自那以后,孙翔走上了他高中漫长的暗恋旅程,虽然一开始他并不认为这是一种恋爱意义上的喜欢,只不过他本是目中无人,现在眼里却有了他——有时会看他打球,有时会看他打饭,有时也会看他发呆打酱油。

“好球!”

“孙翔!”孙翔的后脑勺忽然传来的打击感,让他不由全身一震,整个人犹如醍醐灌顶一般,低头去便发现一支写到一半的粉笔正滚落在自己脚步。

“孙翔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McDonald's is ___ food.

孙翔硬着头皮念着老师黑板上的语句:“McDonald's is、is、is junk food.”

全班在沉默后爆发出一阵笑声,这一单元学的是国家的名词和形容词的变形,但是孙翔显然对此并不知情,Junk Food到底是什么鬼啊。

老师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窗外有什么好看的?”

她说着便顺势要走过来,孙翔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此时窗外呈现的正是2班体育课打球的场景,他生怕老师伸头往窗外一看便窥探到他不可言说的秘密。

“老师知道你喜欢打球,但是上课的时候还是不要想了,放了学再去,知道吗?!”

“哦,知道了。”孙翔如释重负,还好老师只是单纯的以为他在看球。

窗外操场上忽然爆发出一阵嘘声,孙翔忍住了把头扭过去的冲动,生怕被师太再抓个正着。其实好看归好看,周泽楷打起球比自己还是要差上一些,孙翔变态的优越感顿时油然而生。

哪天能一起打一场就好了,他就能看到自己了,那是的孙翔总是这样天真的想。

 

之后确实一起打了一场球,但是和孙翔想的却不太一样……

“我靠!什么情况?!”

此时的男厕所正人满为患,而一年一度的篮球对抗赛就要开始了。

“大规模爆发的食物中毒袭击了荣耀高中,据小道消息,多名3班的运动员不幸中弹,现在正在厕所脱不开身。让我们现在来采访一下正在马桶上的唐昊同学,唐昊同学放心吧,镜头是不会拍到你的重要部位的,即使拍到了也会给你打马的,不用担心,唐昊同学请来说两句你对未来的期待吧,或者说说……”

“给老子滚出去!”

“看来现在唐昊同学的病情很严重啊,相当不适合采访,许多3班的运动员一定也有同样的困扰,那么围绕着3班和7班之间的篮球这场半决赛究竟该何去何从?帅气的记者黄少天会为您发回持续的报道,不要回来,马上走开!”

这个神烦记者黄少天是5班的,前天刚刚和2班打了一场,在经历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厮杀之后,5班总算是胜出了,如今自然是过来看热闹的。这次孙翔所在的3班运气还算是不错,只要打败了7班就可以杀入决赛,那么他们接下来的对手将正是方才黄少天所在的5班。可惜,现在现在大部分参赛队员都在厕所。

“孙翔!我想到办法了。”唐昊侧滑从厕所冲出,把门打的啪啪响:“我们去2班借点人,我们比赛的时候他们班正好是体育课。”

跑到二楼的时候,正巧是午休时间,一群人浩浩汤汤出现在2班门口的时候,立刻吸引了两班全体人员的注意。注意,这里为什么是一群人呢,是因为大家一听说要去周泽楷班里借人的时候,班里的女生纷纷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

“喂,叫你们班长出来!”

孙翔话音刚落就被唐昊打了一巴掌:“你他妈是去挑衅的?语气客气点。”

班长很快就被请出来了,孙翔一看,竟然正是先去有过一面之缘的江波涛,江波涛看到孙翔也朝他点了点头打招呼。

唐昊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千言万语最后汇聚成一句话:“你直接给个准信吧,借不借?”

“稍等。”江波涛转身回到了班里面:“3班篮球比赛,缺三个人,你们有没有人愿意来的?我先报名一个。”说罢便先举起了手。

“够意思。”唐昊对江波涛表示赞赏。

原本站在2班门口的孙翔被一群妹子挡住了视线,没看到他们协商的全过程,直到协商完成,人从班级里走出来,他才看到的周泽楷,两人对视了一眼,他只觉心下漏跳了几拍,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生怕对方火眼金睛的看出自己的那点心思。不过这种怦然心动只持续了一秒就被打断了——孙翔看到了来帮忙的另一个人,杜明。

“翔翔,我们来帮忙啦。”

“你妹才翔翔。”孙翔恶狠狠地送去一记眼刀。

“妹妹好~”

孙翔立即嫌弃的退了两步。

杜明算是孙翔在这里交的第一个朋友,认识的原因是两人住得近,在附近篮球场打篮球就熟了起来。作为朋友,孙翔还是很欣赏杜明的,只不过这家伙的表情有时候太谄媚了,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就我们三个,你们觉得可以么?”江波涛问他们。

答案自然是可以的,不过孙翔和唐昊都还没回答呢,后面女生就先叫了出来。

回去的路上唐昊和孙翔的表情都非常的愉悦,虽然孙翔觉得“打败周泽楷然后再征服他”是最理想的路线,不过现在这样似乎也挺不错的。可惜唐昊的愉悦并没有持续他就,刚走了一半他就猛拍孙翔的肩膀。孙翔吓了一跳,那汹涌的便意就这么直白的写在了唐昊的脸上,然后他指了指男厕所:“功成身退,先走了,翔翔加油。”这货明显受了杜明的影响。

“翔你妹啊!”孙翔不依不饶的冲男厕所吼了一句。

 

【6】

 

和7班的那场比赛可谓是一场苦战,双方不分胜负,比分紧咬着对方不放,原本大家以为直接可以进入加时赛的时候,在仅剩5分钟的时候,战况忽然因为7班的一个两分球而吃紧,原本持平的比分被拉到了50:52。

直接结束还是进入加时赛?

在最后只有两分钟的时候,局势忽然再变!

一切快到不可思议,直到操场上爆发出欢呼的时候,人们才反应过来眼前发生的事情。

5秒钟,从孙翔后场接球到前场投篮只花了5秒钟的时间,球沿着篮筐滚了一圈以后滚进了球网,进了!由于这个球是压线投出去的,所以最终被判为2分球,比分重新以52:52追平,有些可惜但是却没有人感到遗憾,这5秒钟内已经发生了足够多的奇迹。

哨声吹响的时候孙翔不由振臂高呼,汗水顺着他的精壮的小臂滑下来,漂亮到不行。

加时赛即将到来。

加时赛将面对最大的便是体力问题,双方球员早已筋疲力尽,可是他们必须要分出胜负,机械的传球、投球、拦截,谁都不能那对方怎么样,直到第二场加时赛局势才起来波澜,孙翔再次拿到了球。

投还是传?

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左边是杜明,右边是周泽楷,杜明那边有人防守,而周泽楷方向恰好没人,机会!但是那个位置太过刁钻,能进么?在这个时候还有思考实在是太难为孙翔了,无意之间他却瞥见了周泽楷的眼神,纯黑色的瞳孔单调而坚定——他在等他,不是孙翔的错觉。

那么,如今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相信他!

多年以后再回首的时候,对于那一场太过出彩的球赛而言,许多细节早已模糊不清,但是那最后那一刻总是在孙翔的脑海中重现——周围安静到不行,甚至到能听见汗水砸在在篮球场上的声音,他们的目光全部定格在周泽楷手中的球上,篮球在空中划出干净利落的轨迹,45度三分球,比赛结束。

“啊啊啊啊啊!!!”场上的女生开始尖叫了。

“妈的,早知道不传给你了。”孙翔嘀咕了一声,心里其实也兴奋的要命,但就是不说,几个人跑过去对着小周又掐又揉的,孙翔只在旁边看。最后还是周泽楷走了过来,向他伸出手,孙翔傲娇本性毕露,犹豫了一下才把手拍了上去。

周泽楷对他笑了。

这还没好好看看呢,孙翔只感觉背后被人狠狠推了一下,重心一个不稳直接扑到了周泽楷的身上,脸贴到了对方胸口,周泽楷赶忙扶住他。

“你俩这样太客气了吧,最佳配合。”

“干脆亲一个吧。”不只是谁又补了一刀。

“我操!!!你们怎么不去死啊。”

“翔翔太害羞了,上吧小周。”

“孙翔。”这是周泽楷的声音。

“啊?啊——”孙翔扭过头去。

在孙翔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周泽楷竟然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把头凑到孙翔脸颊旁边,在触到孙翔脖子后肌肤的时候,孙翔觉得感觉到对方的手竟然有些微微发凉。没有借位,没有装样子,他略薄的嘴唇切切实实的触到了孙翔的脸颊上,尽管快的像是一场错觉。

好在孙翔没有做出捂脸的小媳妇动作,因为他直接呆在了当场,脸红红的像个刚睡醒的孩子,女孩子的尖叫,全场的嘘声,都已经不是什么了,反正孙翔都已经听不见了。

最后的那几分钟过的很快,哨声吹响的时候,比分定格在55:52,所以等孙翔反应过来的时候比赛已经结束了,他在想来一句“你敢亲我敢对我负责嘛”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班里同学已经在商量怎么把他们举起来了。

“先举小周还是先翔翔?”

几个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一起吧!”

“诶!喂喂喂!!!”

 

【7】

由于这场比赛的精彩表现,孙翔光荣的成为了学校篮球队队长,可惜才当了一个月就感到心累,于是卸了任。时间顺着指针缓缓移动,走着走着就到了暑假,再也不用早起抄作业了,孙翔感到非常的舒心,每天打打游戏打打球,真是过的异常快乐。

和杜明一起打球的时候,有时候周泽楷他们也会被叫上,于是就一起玩。孙翔觉得挺奇妙的,他和周泽楷以前也没一起打过球,打起来却爽的不行,这跟杜明周泽楷几个人直接那种长期培养出的默契不一样,两人的默契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或者用孙翔的话来解释,就是一直高手之间的惺惺相惜,连培养都不需要,简直Perfect!

不过这种快乐的生活还没过几天就结束了,因为孙翔老妈嫌他太无聊了,把他赶到了补习班里去。孙翔去了几天就觉得特别无聊,于是走上了逃课的旅途,但是逃了课去哪里呢?回家显然是不行的,外面又热的像是地狱不能多呆,于是孙翔只好跑到补课旁边的公共图书馆呆着。

说起来也巧,孙翔正百般无聊的翻着一本篮球杂志,忽然看到了一个特别像周泽楷的人,他晃了晃脑袋,再定睛一看,还真是周泽楷,他正坐在桌子旁看书,一看就看了一个下午。

孙翔忽然好奇心大增,也没跟他打招呼,就想看看他到底看的是什么书。他在旁边龟缩了一下午,等周泽楷把书还回去了以后,再把书从书架上抽出来,他左右翻了翻,这本书的名字叫《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名字听上去蠢蠢的。由于孙翔觉得自己看书是一件非常违和的事情,所以他干脆把书借回家慢慢看,为此还专门花了10元钱办了一张借书卡。

 

然后,这本书借回去以后就没有然后了,在那之后的第三天,孙翔的手机收到了陌生人的短信,于是他拿起了他的诺基亚手机。

未读短信(1)

From:1390XXXXXX8

你喜欢那本书么?

 

孙翔还没理解是什么意思呢,对方又发了一条来补充。

 

From:1390XXXXXX8

《走着正确的道路上》

 

From:孙翔

关你什么事?你谁啊

 

From:1390XXXXXX8

借书卡。

 

这答案莫名其妙的,孙翔也没理解是什么意思,只好照他说的把那本书打开,翻到最后果然有一张借书卡,里面有好几条借出信息,但是最近几次的出借记录都是都是同一个人,而且最后一次借的日期就在几天前。

孙翔大概明白了一点。

 

From:孙翔

你是一直借这本书的人?

From:1390XXXXXX8

嗯。

 

From:孙翔

哦,你还想看是吧?

 

孙翔发现这本书有些时日了,估计市场上买也买不到,所以做出了这个推断。

 

From:1390XXXXXX8

……嗯。

你看完了?

 

From:孙翔

没有,不过你想看的话我先还过去。

 

From:1390XXXXXX8

……谢谢。

 

孙翔刚准备发一条“不用谢”来结束这次对话,忽然又想起那个下午周泽楷拿这书看了一个下午的场景,于是又多问了一句。

 

From:孙翔

这书很好看么?讲的什么内容?

 

From:1390XXXXXX8

书是我妈写的,她住院了,前几天。

 

From:孙翔

什么病啊?

 

From:1390XXXXXX8

胃癌。

 

孙翔微微愣了一下,心里有些不太自在,其实他对癌症没什么概念,只是觉得那是一种得了就很容易死的病。要是自己的母亲也得了这种病,那应该是很难过的事。

第二他就赶忙把书给还了回去。

 

From:孙翔

我把书还回去了。

 

From:1390XXXXXX8

啊,谢谢

 

From:孙翔

你妈好点了没?

 

From:1390XXXXXX8

嗯,在等消息。

 

From:孙翔

那就好,那我打游戏去了。

 

From:1390XXXXXX8

什么游戏?

 

From:孙翔

荣耀大陆

 

From:1390XXXXXX8

哪个区?

 

From:孙翔

第四区,你不会也玩吧?

 

From:1390XXXXXX8

嗯,一样。

 

From:孙翔

那要不要一起来?我带你啊。

 

其实孙翔自己也刚开始玩这个游戏,不过对自己的水平还算有信心,今天看在这个同学心情不好的份上,孙翔就大发慈悲的决定带他了,不过他想了想又发了一条过去。

 

From:孙翔

你男的女的?

 

From:1390XXXXXX8

……男的

 

From:孙翔

哦,那就好,我不带妹子,都是手残。

 

From:1390XXXXXX8

……

 

【8】

 

From:孙翔

我靠我被杀了!快盯着那个狂剑打他就一层血皮了,弹药专家不要鸟他,打一会儿他蓝就不够了!

 

From:孙翔

爆头!漂亮!

 

From:孙翔

对对对就是这样!

 

其实那天孙翔也有点被吓到了,这哥们真的是有点强啊。两人后来就在游戏里加了好友,自从认识了一枪穿云以后,孙翔觉得自己打怪、刷图、杀人等效率直线上升,于是对这个基友很是满意,关键就在这哥们像是和他有心灵感应,每次他想干啥还没说出口,一枪穿云的行动就已经一步到位,这感觉简直像……是和周泽楷一起打篮球。

说来也奇怪,之后又打过几次球,但是周泽楷都没去,也不知道最近在忙些什么,孙翔几次想问杜明,可惜都没能开的了口。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孙翔忽然又收到了一枪穿云的信息。

 

From:1390XXXXXX8

我的账号送给你。

 

From:孙翔

啊?!为什么啊?

 

From:1390XXXXXX8

我要转学。

 

From:孙翔

你去哪里啊?不能玩游戏的地方难道是乡下?还是去国外?

 

From:1390XXXXXX8

国外。

 

孙翔忽然觉得有点急人,这家伙发短信像是挤牙膏,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不问他还不说。

From:孙翔

为什么忽然要去国外?

 

From:1390XXXXXX8

我妈去治疗。

孙翔一下子了然了,原来是这样的事情,其实出国不外乎也是一件好事情,毕竟那边医疗设施比较先进。

 

From:孙翔

你妈妈会康复的。

 

From:1390XXXXXX8

……其实我不想去。

 

From:孙翔

我知道。

 

孙翔想了想又觉得这样说很奇怪,赶忙又接了一条。

 

From:孙翔

我是说我也转学过,我刚来上海一年,开始的半年很难受。

 

From:1390XXXXXX8

嗯。

 

From:孙翔

会好的。

 

除了这句话孙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方也没有及时回复,他顿了一下,又发了一条出去。

 

From:孙翔

你的号我也会帮你定期领材料的,有奖励好的活动也帮你做,等你回来不会跟不上。

 

From:1390XXXXXX8

我们见一次吧。

 

孙翔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对方下一句话竟然是这个,在短暂的思考过后,孙翔很快把肯定的答案回复了过去。

 

From:孙翔

那到时候怎么能认出你?

 

From:1390XXXXXX8

电话或短信?

 

From:孙翔

好啊,你用的是什么手机?

 

From:1390XXXXXX8

诺基亚N97

 

From:孙翔

好巧,我也是!这手机很火,我身边好几个朋友都用。反正我们见面的时间是6点,我问我妈要个来电显示感应灯,黄色的特别扎眼,你一来电话我就举起来,保证看得到。

 

From:1390XXXXXX8

嗯,好

 

两个人的见面定在五天后图书馆附近的广场上,孙翔表示第一次见网友感到有点激动也有点紧张,晚上翻来覆去在床上睡不着,可偏偏早上老妈妈特别早就把他叫了起来。

“你干嘛啊?才7点?”孙翔要翻脸了。

“你说干嘛?这周日要去看你姥姥和姥爷,赶快给我起来!”

“什么?!!!你跟我说过???”

“当然说过,我一周前就和你说过了,你那时候在打游戏,我还问你听到没,你说‘听到了’”老妈学了一下孙翔的声音。

“这明显是没听到好不好!我在打游戏啊!我有事,不去。”

“你个小屁孩能有什么事?现在又不上学。”

“我除了学习就不能有别的事了啊?”孙翔不爽。

“诶哟。”老妈忽然想到了什么:“你该不会是恋爱了吧,出去约会?被我逮到了吧,不过今天可不许去,都和你姥爷说好了。”

“我一个朋友要出国了,我得去送他。”

“你明天去送不行啊?非得今天。”

孙翔也没办法了,只好给一枪穿云发短信。

 

From:孙翔

我今天有事,去不了了,明天行不行啊?

 

孙翔把他的诺基亚N97放在屁兜里,铃声开到最大,生怕错过任何信息短信。可惜收到一枪穿云回信的时候已经到中午了,那时候孙翔已经被老妈拖着坐上了去姥爷家的大巴。

 

From:一枪穿云(孙翔终于存了对方的手机号)

明天就走。

 

孙翔拿着手机看了很久,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咬了咬牙还是发了出去。

 

From:孙翔

那就算了吧,你一路走好。

 

From:一枪穿云

嗯。

 

孙翔还没想好下一条要回什么,谁知一枪穿云的信息又跑进来了。

 

From:一枪穿云

其实我借书用的卡是我爸的。

 

From:孙翔

啊?什么意思?

 

From:一枪穿云

没。

 

后来他还是什么也没说。

 

【9】

 

从姥爷那边回来以后,孙翔接到唐昊短信的时候,才忽然如大梦初醒——要开学了。孙翔和唐昊两人哥俩好,一人一半,做完互抄,晚上熬夜总算是把作业交上去了。

大家的开学综合症都犯了,上课时一眼望去都是东倒西歪的,迷迷糊糊之间孙翔好像听到了身后有人在说周泽楷的事情,一开始还没听清,直到一个女孩子喊了一声:“你说周泽楷转学了?”孙翔再次大梦初醒,下课了他赶忙去了2班找杜明和江波涛,两人纷纷点头证实了这个消息。

升高三以后教室终于是换了,这次从3班到2班只有半步的距离而已,可是周泽楷人却不在了。

“他没和你说?”江波涛问。

孙翔摇了摇头。

杜明显然不相信:“不可能啊!我之前见小周的时候他不是还在跟你发短信嘛?”

“跟我发短信?”孙翔愣了一下:“我没他号。”

“不会吧,你把手机拿出来。”

孙翔把手机拿了出来。

“你输进去看看,1390176……”

“我操!”数字只念到第七位,孙翔就明白了。

“孙翔你去哪儿?”杜明想叫住他,可是孙翔头也不回的就跑下楼去了。

杜明和江波涛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对方,杜明想了半天才开了口:“他俩的关系好像真的挺好的?”

江波涛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一年之后发生的一件事印证了杜明的猜想,他俩关系是挺好的,好的有点过分了。

那时候一行人都已经毕业了,有的人进入了大学,有的人却不得不离开校园提前进入社会。“我们再打一场球吧”那时候杜明跟他们说,于是孙翔唐昊几个人都被叫了出来。江波涛也不知怎么搞到了学校偏门的钥匙,一行人猥琐的摸进了学校的篮球场。那时候毕业典礼都结束好久了,连低年级都放假了,所以学校空空荡荡的也没什么人。

那次可算是打爽了,他们从天亮打到天黑,直到把身上的汗水全部流干,累得动也动不了,一行人干脆四仰八叉的躺篮球架下面。

“月亮好亮啊”孙翔感慨了一句,后来也不知道是谁摸出了一瓶酒,好家伙,还是白的,可是那时候天气昏暗,真没人注意到这个。

一开始大家还有些拘谨,喝着喝着就放开了。有的人高谈阔论说着自己以后的理想,有的人在交流把妹经验,喜悦的、辛酸的,还有一些毕业就失恋的也一边喝一边哭诉,不过最苦的还属一直单身的几个——比如一直暗恋女神的杜明……总之说啥的都有,反正夜黑风高的没人看得见,反正都毕业了,反正大家都喝醉了,让一切都他妈的随风飘散吧!

对于喝酒这件事,其实一开始孙翔是拒绝的,不过喝了几口整个人就不一样了,开始一直傻笑,话也不说,一边喝一边笑,等杜明他们发现不对劲儿的时候已经晚了——孙翔已经开始哭了,一边骂一边哭。

这段奇妙的诉说是以三个慷慨激昂的“你妹”开始的。

“你妹啊混蛋,走的时候敢不敢正面和我说,还骗我装成是游戏上认识的朋友,混蛋我没把你的号分尸给卖了都是好的,你知道不知道!你要是敢再回来看你翔哥不把你的打的满地找牙,剥了你的皮当地毯,抽了你的筋做弹弓,把你的头倒过来当马桶刷……可是我还是喜欢你,怎么办啊……”

好在孙翔这段话说的黄陂话,前面只知道他在骂人,骂的还挺带劲儿的,还有几个边听边拍手的——反正听不太懂,只有杜明江波涛两个知情人在旁边听的心惊胆战,这分明说的就是周泽楷,特别是当孙翔说“我还是喜欢你”的时候,杜明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这尼玛演的到底是哪一出啊!

“……我要是早点知道是你就好了。”孙翔的话还在还在继续,说到后来情绪从愤恨转为悔恨和难过,杜明听着听着竟然还听出了点共鸣出来,差点抱着孙翔一起哭。

唐昊虽然不怎么知道这件事,却还是凭借智商猜出了点苗头,他用手臂碰了碰江波涛:“这货到底在说谁?别告诉我是周泽楷?”

“……还真是。”

唐昊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后来杜明问江波涛,觉得这两个人有没有可能,江波涛想了想一下:“不好说。”

“那就是说还是有的。”杜明嘿嘿一笑:“我们打赌不?”

“不赌。”江波涛看了他一眼:“如果周泽楷不回来了,说再多都没有用。”

 

【10】

 

孙翔也搞不清自己怎么就跟着周泽楷去了大排档的,记得当时他和和气气的准备把老弟送回家的时候,老弟颇有微词的来了句“哥你怎么这么快就被收买了,有没有节操”,孙翔见状;立马就要要恼羞成怒,谁知周泽楷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东西递了过去。

“乔丹篮球训练护腕!”小家伙眼睛一亮:“你要送我?”

周泽楷点点头。

谁知他刚要伸出手却又缩了回去,紧接着用狐疑的表情打量了一下周泽楷,忽然凑到他耳边去:“老师你该不会要追我哥吧?”

谁知周泽楷竟没去回答他的问题,反而低着头笑了起来。

“喂喂你俩干啥呢?”孙翔觉得这发展有点奇妙,他就走了个神怎么就:“周泽楷你要对我老弟干什么……”

“哥,你快去吧。”

“哈?”孙翔目瞪口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孙翔想了一路都没想明白,于是现在正坐在烧烤摊上撸了一串又一串。

“我靠!”孙翔这边正眉头紧锁的集中进食呢,忽然只感觉额头被一股寒流袭击,他抬头一看是周泽楷拿了一瓶冰可乐抵在他太阳穴上:“你干嘛!”

“渴了么?”周泽楷的笑容里有一点小恶作剧的意思。

孙翔略有不爽,不过确实觉得渴了,于是还是伸出了手:“谢了”。接过可乐的时候两人难免指尖相触,周泽楷的手因为刚拿过冷饮而微微发凉,加上他皮肤又偏白,摸上去竟像是温润的软玉一般……想到这里孙翔不由觉得脸上有些发烫,猛的喝了几口可乐。

喝完以后他又继续埋头吃肉,说实话,这次相遇来的太过突然,孙翔完全没有想好要干些什么或者说些什么,所以……还是先吃吧。

孙翔一边吃一边神游,隔壁桌一群人在旁边杀声冲天的,一会儿撒泼一会儿打滚儿,反观他和周泽楷还真是安静的不像话,周泽楷平常不说话也罢了,怎么连吃饭都不发一点声音,于是他抬起了头——这家伙竟然根本没有在吃!不但没吃还在一直往自己这边看!

“你干什么看我?赶快吃啊。”

“不太饿。”周泽楷又笑了。

孙翔鄙夷的瞧了他一眼,然后将目光移到了他面前的食物上:“那我吃了。”

“嗯。”

“浪费。”孙翔说罢便一把抓起了他面前的串串,顺便在内心诽谤周泽楷出了国、受了资本主义教育忘了本,说好的吃苦耐劳、说好的拒绝铺张浪费呢。

于是整个过程孙翔一直在吃,还吃的特别快,吃完了以后他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只感觉自己的灵魂渐渐飘向了远方。接下来去哪里呢?孙翔不知道,恐怕周泽楷也不知道,繁华的长街、拥挤的弄堂、幽静的小巷……两人就这么漫无目的的并肩行走。

“这里?”直到周泽楷顿住了脚步。

入眼繁华,斑斓的霓虹灯让人迷醉,孙翔定了定神才认出了这里:“这里是以前常来的那家电影院?”

“嗯,变了很多。”

这电影院离他们高中不近不远,也不知道是学校吃了回扣还是怎么的,每次看电影都来这边看,看来看去也不过是那些跨越沼泽或者地道战类的抗战片,对于孙翔那个年纪的男生自然还是真人pk比较带感,于是一行人一起从电影院溜出去玩,其中也包括周泽楷。一开始还堆地形略为陌生,不过来了几次就熟门熟路了——比如,趁着旁边初中还没放学强行占领他们的篮球场,惹得那群初中生恨得咬牙切齿,不过谁管他们,反正他们是高中生,初中生那种豆芽菜根本不放在眼里,想到这里孙翔总是笑的非常猖狂。

说到篮球场,还真是想再去看看……

“去那边么?”周泽楷忽然开了口。

孙翔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不由眼前一亮,那个方向正是篮球场,他和周泽楷倒是想到一起了。

晚上九点的篮球场上依旧熙熙攘攘,估计由于周围的发展越来越好,所以这里也变得热闹了不少,这个点竟然还是没有空余的篮筐,孙翔和周泽楷对视了一眼,一起走上前去邀战。

“嘿,来一场么?”孙翔挑了挑下吧,做了一个自认为很酷的手势。

自带挑衅buff的孙翔一开口,那两个兄弟瞬间就不爽了,邀战成功。

周翔两人在旁边脱了外衣,活动了下手腕,孙翔忽然扭头问周泽楷:“喂,你在国外打的多么?”

周泽楷想了想:“毕业前多,现在没有。”

“我半年没碰了。”

“一样。”

可惜也不知是两人太强了,还是篮筐下的两个兄弟太弱了,周翔两人觉得还没怎么活动开呢,一场就已经结束了。

“没意思。”孙翔说。

“我们one on one?”

“好啊!”孙翔想,这下有意思了,他终于有机会征服周泽楷了。

可惜这次依旧没有如愿,因为孙翔抢篮板的时候闪了一下腰,从此便一蹶不振。周泽楷见到那便秘的表情,立刻就意识到了他的不对劲儿:“不舒服?”

“还行。”孙翔其实还想打。

“休息吧,下次。”周泽楷态度很坚决。

两人后来就在篮球场旁边找了个小台阶坐了下来:“闪着了?”周泽楷问。

孙翔老脸一红,俗话说腰为肾之府,腰不好肾也不好,所以打死都不能承认自己腰疼,于是他干咳了两声:“不是不是,肯定是我之前吃太多了。”

吃太多了?你之前打球不是也打的很欢么。

周泽楷自然不是傻瓜,内心觉得有点想笑,他挪了挪位置坐到孙翔背后,大拇指按在他的八髎穴上,孙翔疼的差点没跳起来:“我没事!”

“别动。”

周围还有零星几个人在打球,这一喊立刻就有人回过了头,孙翔立马不乱动了。

虽然孙翔嘴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关键是周泽楷按的确实很舒服,每一下都准准按在穴位上,不一会儿他便放松了下来。疼痛感消失以后孙翔逐渐恢复了思考能力,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拒绝呢,这样不是挺好的嘛……

“好点了?”周泽楷的声音从耳际传来。

“嗯……不对,还没好。”孙翔觉得自己在占周泽楷便宜,脸红的跟猴屁股似得,好在对方在他后面,啥都看不到。

过一会儿周泽楷又问:“现在呢?”

“还、还是有点……”孙翔继续装蒜。

谁知下一秒,周泽楷的手指忽然掠过了孙翔的八髎穴,伸进了他的衣服里开始挠他痒。

“喂!你妹的周泽楷……呀,你给我停手啊!”孙翔动作不敢太大,怕影响了路人,只好奋力挣脱,可惜周泽楷完全却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孙翔一用劲儿反而把周泽楷带倒在地,于是情势大变,两人就这么激情的搅在了一起。

孙翔在下周泽楷在上,特别经典的扑倒动作,孙翔只觉得心律严重失衡——因为周泽楷竟然在慢慢靠近他!然而孙翔在下一秒又忽然变得异常清醒,他一把把周泽楷推开,先前周泽楷都说了现在有暗恋的人,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总不可能是自己吧。

他一下下手有点重,周泽楷竟被他推得踉跄了两下才稳住了身形,然后他看到对方抬起头看着他,眼里有一些委屈、又有一些难过,陌生人看了都要觉得不忍,更何况是孙翔。

为什么会这样?

孙翔不想思考,也不想和他对视,下意识就别过脸去:“我要回家了。”他说。

“一枪穿云是我。”周泽楷忽然开口。

“知道,那又怎么样?”孙翔反问他。

周泽楷也不知道下面该说什么,只得看着他把自己的衣服穿起来,再把包背起来,然后走出去……

突然,孙翔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愣了一下后打开手机以后,发现发信人正是周泽楷,刚才回头骂他有毛病这么近干嘛发短信,却被短信的内容吸引了。

9694482664?

9694482664……

9694482664!

孙翔顿住脚步,黑夜之中,他手机上陈旧的来电显示灯发出了扎眼的黄色光芒,透过黄色的光芒,周泽楷竟然看到他手上和自己一样的,黑色的诺基亚N97。

孙翔忽然特别想哭,他回过头,站在几米远外大声问:“周泽楷!你以后还走不走了?”

“不走!”周泽楷也大声回答他。

孙翔侧着身子,红着脸:“那你还不跟上我!”

周泽楷笑了,赶忙迈开大步向着孙翔的方向走过去。恍然之间他想到了母亲那本书上写的最后一句话:那些擦肩而过的相逢,那些的稍纵即逝的过往……只愿时光再回头。

 

正文完。


评论 ( 35 )
热度 ( 239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