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双花 | 狂热 16 END.

-乐队paro

-此处应有掌声。


愿青春化作一把狂热的火,燃烧我最炙热的灵魂。


【16】

 

短暂的聚会过后,第十届夏日音乐节的比赛就正式打响了。

一周过后,孙哲平所在的义斩在几轮过后就被刷下去了,毕竟是一个新的乐队,现在的竞争又如此强烈,想立足自然需要花一番功夫。对此,孙哲平也没觉得有多失望,自己毕竟有手伤在难以应付强度太大的比赛,如今退了场以后,反而可以一场不落的看张佳乐的演出,倒也不失一个好消息。

孙哲平检票入了场,现在正处于开场前漫长的等待时光。本来吵吵闹闹的会场忽然因为熟悉的嗓音而安静了下来,孙哲平一抬头才发现这次的大屏幕竟然没有播乱七八糟的广告,而是乐队的赛前采访。

 “比赛之前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么?”

霸图乐队的几人依次出现在屏幕中央,韩文清,张新杰,林静言,然后是张佳乐带着微笑的脸。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对着镜头道:“我希望我的朋友们,能为我感到骄傲,哪怕是一点点也行,然后……”他顿了一下,这表情在孙哲平看来有几分傻气:“一如既往!”他念出了霸图乐队一直以来的信念。

这句话一放完,孙哲平立即听见周围传来一些嘘声,只得叹了一口气。

他买的座位票的位置算是自由区,不属于任何一个粉丝团,现在看来自己周围这些人不乏有来看热闹的,还是来看张佳乐热闹的。大多数人恐怕不会理解张佳乐说的这句话,不过这倒是让孙哲平想到了以前两人一起看的电影《灵异第六感》里,科尔的母亲曾问她的祖母“Did I make you proud?”,当她的祖母给出“All the times”这个回答的那一刻,张佳乐的眼泪刷刷刷的就下来了。那时候的孙哲平尚不能完全理解其中的原因,直到今年和他一起回了家才明白这一切,张佳乐从小不受家里人重视,他对于这种感觉该是有多渴望。

这次霸图乐队比赛选曲是One Republic的《Love Runs Out》,他穿着白色的长T恤搭配牛仔背心,灯光一打,便照出他修长的身形。

 

I gotmy mind made up and I can't let go

我下定决心,我不能让你走

I’mkilling every second till it sees my soul

我不停的问自己直到我知道自己真正的想法

I’ll be running,I’ll be running

我将履行承诺

Till the love runs out

直到我们的爱情燃烧殆尽

 

等到了张佳乐的高音部分的时候,全场近乎沸腾了,有节奏的鼓点一下一下撞击着所有人的心脏,张佳乐的声音是如此高亢而充满力量,歌曲的曲调因为他声音的加入而一下子拔高了几个高度,他的嗓音直直冲上云霄、试与星月比肩。

霸图乐队应当划分为金属类,歌曲风格重而硬朗,在张佳乐加入的时候很多人都质疑,他是否能适应这个乐队的风格,但他现在的表现已经完全打消了大家的顾虑,比起当年的独立摇滚的浪漫,这样的金属乐反而更能点燃他声音所独有的爆炸与冲击感。

在孙哲平看来,张佳乐现在的状态是他一直以来最好的。现在的他,总会孙哲平想到两人第一次参加夏日音乐节的样子,那时候的他像是烟火,肆意绽放自己最美的部分;而现在的他和以前又是不一样的,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历练,积累无数的经验也吞下无数失败的苦果,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少年。若以前的他像是烟火,那现在的他便像是一团火焰,拥有巨大能量的燎原之火,他在舞台上肆意燃烧着自己,用他的对音乐的爱和热情灼烧着你的每一块皮肤,直直烧进你的内心深处。

一曲结束,台下的观众毫不吝啬的把掌声献给了他们,余音绕梁久久不去。

可惜进入决赛的几只乐队都一样优秀,不过冠军永远只有一个,霸图乐队最后还是在比赛中以细微的分数差距惜败给了叶修带领的那匹黑马。赛后采访的时候,几个人心情都不算好,但都纷纷表示自己对音乐热爱和坚持下去决心。谁知,正在这时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个小记者忽然举了手:“请问张佳乐先生,很多人都说你的运气极差,声称你是乐坛里的幸运E,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韩文清和张新杰在旁边微微皱眉。

张佳乐沉默的接过话筒,表情有些凝重:“我过去也时常会为此生气,但是现在不会了。”他顿了一下后,眼里露出了微笑:“毕竟只有努力的人才有资格说自己运气不好,不是么。”

“只有努力的人,才有资格说自己运气不好。”这句话被那天的报道用作标语。

回家以后,孙哲平在网上找报道给他看,后来发现这条微博也被顶上了前排:“又火了一把。”两个人头凑在一起看微博下面的转发和评论,有许多人因此对张佳乐“粉转黑黑又转粉的”不得不说真是相当的纠结;也有很多人把转了他的话来为自己励志的;当然骂他矫情做作的也是不在少数。

“大红人儿,看完几千条评论,感觉如何?”孙哲平在一旁笑着看他,顺便伸手摸了摸他的耳朵。

张佳乐顺势把头靠在他的腰上,回头道:“我现在倒是看轻了,反正有人夸就有人骂,管他嘞。”

孙哲平好似想起来什么,忽然开口道:“你比赛前那段采访我看到了。”

“哪一段啊?”

“希望我的朋友能为我感到骄傲这段。”

“不是吧,他采访了这么多,为什么偏偏放这段啊!我说完以后越想越矫情。”张佳乐对此略些不满。

“其实我想说……”孙哲平顿了一下,望进他黑白分明的眼睛:“我一直为你感到骄傲,张佳乐。”

时间在空气中滞留不前,阳光下有细微的尘落在张佳乐的头上,他硬生生的愣了三四秒后才反应过来,然后把头埋进了孙哲平的怀里,红着脸骂了一句“卧槽。”

“干、干嘛忽然说这个。”

“谁知道。”孙哲平笑着搂住他,两人都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孙哲平便觉得自己的胸口湿了一片。

他心下一惊,下意识伸手去摸了摸他的头发,心想这家伙该不会是哭了吧。

张佳乐是个感情异常丰富的人,孙哲平对此有非常深刻的了解。早年两人认识的时候,孙哲平见过张佳乐哭过好几次,伤心的、感动的、委屈的都有,最夸张的一次是笑哭(笑尿)的;但是他从来都不认为哭是一种懦弱的表现,对张佳乐而已更多是一种感情的宣泄。可是四年后的他却极少流泪,孙哲平曾见到过他多次红了眼眶的模样,但是真正哭出来的次数确实少之又少,可能是年纪大了反而脸皮薄了,又或许是他不愿意再放纵的去达自己的情感。

既然他不愿意,那孙哲平自然不去点破他。

等他自己哭完,从他怀里抬起脸来:“我还第一次听人跟我说这种话。”

“小傻瓜。”孙哲平看他红着眼的样子有点不忍,只得伸手将他搂的再紧一点。

是啊,他的张佳乐这么好。若是可以,他也希望张佳乐只是他一个人的,可惜他只有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才能散发出他的万丈光芒,如果是这样,孙哲平也心甘情愿做他千千万万个歌迷中的那一个。

 

一周以后,两人一起去看了夏日音乐节的决赛现场,在看到叶修夺冠的时候,两人的心情那都是相当的复杂,一边想着“这老家伙还挺有能耐的”一边想着“怎么又是你丫的。”不过再怎么说这个夏日的狂欢就要结束了,今年的夏天即将落下帷幕。

乐队的工作也算是暂时告于段落,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人闲来无事准备出去度个假,谁知就在两人准备出发的那一天,张佳乐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嗯嗯啊啊好好好”了半天,才把电话挂了。

“糟糕,我们度假去不了了。”奇怪的是,张佳乐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还特别开心,脸上的笑容掩都掩不住。

“怎么了?”孙哲平看他这样,也猜到不是坏事。

“新杰刚才跟我说,上头要加强国内外音乐交流,选了几支乐队去世界巡演,霸图在里面。”张佳乐提了一口气,眼睛亮亮的:“最重要的是,国内的第一站就在岚公馆!大孙,我终于可以去岚公馆唱歌了!”

 

正文完。

 

【尾声】

 

为时一个月的巡演终于告于了段落,乐队在10月3日回国的消息也在微博上里传的沸沸扬扬。张佳乐回国当天,孙哲平混在人群里去接机,专门带了一副墨镜和一捧花,看上去特别有一种粉丝团老大的感觉。

机场来来往往人很多,两人在人群中几乎是同一时间看到彼此。

看到张佳乐的那一瞬间,孙哲平难掩惊讶,结果直接来了句:“你怎么变黑了?”

此话一出,两人都觉得不太对劲儿。

张佳乐对这次重逢期待了很久,远远望去看到孙哲平西装革履的,还拿了一束花,刚准备夸他比以前有情调了,万万没想到孙哲平上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怎么变黑了”?!

不过他确实是黑了,张佳乐解释道:“在国外都没有人打伞遮太阳,去美国加州那边简直晒死了。”

孙哲平看他气喘吁吁的,又背着大包小包,习惯性的伸手准备去拿他的包。于是他接过了张佳乐的行李,而张佳乐也下意识的接过了他手里的花……等等!不对啊,这和计划的不一样!孙哲平本来想着准备给张佳乐来一个Warm Welcome,然后在把花递给他以后,特别帅气的来上一句:“欢迎回来。”

可惜,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不过一想到对方是张佳乐,孙哲平觉得自己也认了,反正和张佳乐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没什么事情是按照计划来的。

“这花你给我的?”张佳乐问他。

孙哲平略显沉重的点了点头。

“你好俗啊,竟然送大红的玫瑰!”

孙哲平的头顶出现了小小的井字,他不耐烦的拍了一下张佳乐的肩膀:“赶快回家了。”

谁知张佳乐忽然转过眼珠,凑上来对他嘿嘿一笑:“我很喜欢。”

看见他熟悉的笑颜,孙哲平也不自觉弯起了嘴角。

 

回家一路上张佳乐嘴都没停,基本上讲的都是自己这一个月出游在外的经历,比如国外的歌迷非常的热情会和自己一起摇摆;比如国外冲马桶的水和喝的水是同一种;再比如在外国超市买的番茄味薯片的味道有多么销魂……

“大孙,我说了这么多你也说点啊。”张佳乐对孙哲平的冷淡表示不满。

“我开车呢。”

“哦。”张佳乐闭了嘴,表情有点悻悻然。

孙哲平看到他失望的表情又有点不忍,其实他走的这段时间,他的演唱会孙哲平都一场不落的看过,每次有国外的报道或者是视频传回来,他都要读看上好几遍。其中有一个视频孙哲平印象颇为深刻,主题应该是一个访谈,问几个人觉得在音乐路上成功的秘诀。

“坚持!”这个是张佳乐给出的答案。

这两个字永远是说的容易,做到难。孙哲平记得当时两个人刚刚准备组建乐队的那段时间,张佳乐不但需要兼顾他在大学的课程,还要和乐队一起练习。有时候他不得不每天3点睡觉8点不到就起床,每天顶着黑眼圈去学校,那些日子孙哲平统统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那时候他担心张佳乐会坚持不住。他的预感果然很快应验了,张佳乐有一天忽然开了口:“大孙,我感觉好累,我可能要放弃了。”

孙哲平听完不由心里一沉,他顿了一下道:“实在不行就算了吧。”

“恩。”张佳乐点了点头:“那我这就去办休学手续。”

孙哲平愣住了,他原以为张佳乐要放弃唱歌,没想到他要放弃的竟然是学业。

“你干嘛这么惊讶,我为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而放弃别的不是很正常嘛。”张佳乐是这样回答他的,那是孙哲平第一次意识到张佳乐对梦想的执着,以及他和平日里判若两人的果断。所以,对于张佳乐而言,若不是“坚持”二字,他确实走不到现在。

也是在那个视屏里,话筒同样传给了叶修。他在采访中提起自己与经纪公司闹矛盾,而不得不暂停所有演艺活动的那段日子:“重要的事,失去的人往往比拥有的人更懂得。”

这句话对于叶修是如此,对于孙哲平和张佳乐而言更是如此。但是此时的孙哲平却觉得,没有什么是比失而复得更美好的了,比如梦想,再比如他身边的这个人。

“诶,大孙。”到了家以后,张佳乐忽然开了口。

“恩?”

“我去国外巡演的日子你都干了些什么啊?”

“在乐队干干活。”

“没了?”

“哦,我还回家看了一趟。”

“你家?是父亲那边还是母亲那边?”张佳乐对此有点好奇。

“都去了。”孙哲平顿了一下:“他们都老了很多。”

“恩,我这次回家也这么觉得。”

“时间过的真是快,我们都认识十年了。”孙哲平很少会去想这种事情,但有时难免也会因为身边无法挽留的人和事而感慨:“再过个十年,说不定我们……。”

“大孙, 你怎么忽然变得春伤悲秋了,难不成是太久没见我了?”张佳乐忽然打断了他的话,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

“我一直觉得,有你在,我永远都不会变老。”

 

莺歌燕舞,骄阳似火,北雁南飞,瑞雪纷纷……孙哲平从他的双眼里看见春夏秋冬的所有景色,恍然之间,他忽然又听见了北京乐器店门口风过屋檐风铃动的声音。

那时候两人正吃着张佳乐放在自行车后、那箱被雨水打湿的外卖,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啊?名字啊?我叫张佳乐。”他一边吃一边吸鼻子。

“孙哲平。”

那是记忆之中的第一次,他们握住了彼此的手。


全文完。


啊,写完了好激动,不过出本之前肯定会再把文强奸一遍的,毕竟最后几章大概还得改改。。。嘛~接下来的就当做后记发表感言吧。

以前看过一个很感人的照片,下着大雨,两个人在河里接吻。下面配的字是“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这句话是一种对爱情的期望,我们希望有一个人能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然后趁着年轻一起疯狂一把,不论结果如何。那时候我就想,我想写两个人、一种爱情,可以让两个人疯一辈子。所谓只要“和对的人在一起,就会瞬间回到最好的时代”,所以我觉得这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当然,你自然也可以不同意,毕竟他们只是活在书中的人物,但至少在我的笔下,我希望他们可以一直疯下去、一直唱下去。

 

就像《Teenage dream》那首歌一样:

Let's go all the way tonight

今夜就一同开始走向未来

No regrets, just love

不留遗憾,尽情去爱

We can dance, until we die

我们起舞,直到死亡将至

You and I, will be young forever

你与我将永远年轻

END.

评论 ( 34 )
热度 ( 180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