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双花 | 狂热 15

-乐队paro


-旧时的回忆,俗称黑历史


-自带BGM,没听过的朋友们可以听听看。。。


愿青春化作一把狂热的火,燃烧我最炙热的灵魂。


【15】

 


关于房子的事情两人很快就付诸于行动,最后选中了一个精装房,不大,标准的三室两厅,不过在这种尺土寸金的地方已经很是不错了。因为是楼顶的原因,所以还外带了一个屋顶花园,张佳乐准备种点花在上面,没事还可以到楼顶喝杯茶谈弹吉他。


那段时间张佳乐每天几乎是数着日子过,总算是挨到了交房的那一天,拿到钥匙的时候张佳乐简直爱不释手,都舍不得放口袋里,很快把冰凉的钥匙都给捂热了。张佳乐在内心特别矫情的想,这把钥匙不仅仅是自己家大门的钥匙,更是一把能打开通往未来的大门的钥匙。


房子选好以后,只剩下安置家具了,孙哲平对此基本上放弃了选择权,除了张佳乐摇摆不定纠结的时候,他才会出面选一个出来。可惜张佳乐这孩子实在是太纠结了,搞到后来搬回家的家具大多还是孙哲平做的决定,不过好在两人倒是都挺满意的。


搬家的时候两人都一致选择保持低调,随意请了几个朋友到家里吃饭,就算是庆贺了乔迁之喜。张佳乐有时候也会觉得可惜,毕竟他们不可能走进婚姻殿堂接受朋友和家人的祝福,不过每当看见孙哲平帮他打理花园后趴在桌子上小酣的样子,心里就被一下子就被名为“幸福”的滋味灌满了,这样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如今的夏日音乐节也越办越大,四月份就开始了全国的海选,地区的前几名将于盛夏来临之际在上海汇聚,站到全国的最高点舞台去。五月份初的时候,霸图乐队拿到了地方初选的冠军,而义斩在经历一番死里逃生后,也拿到了通往夏日音乐节比赛的门票。期间不知道是应了谁的提议,在正式比赛开始之前,大家决定一起小聚一下,庆祝顺利进入季后赛。


他们圈里人的聚会也不过是一起唱唱歌、弹弹琴、打打牌,谁知这次的聚会前叶修竟然从老伙计吴雪峰那边搞来了个录影带。


“什么东西啊?”张佳乐好奇的凑过头去。


“说是给我的礼物。”叶修拿着手里的录影带对着他晃了晃:“应该是好东西。”


“别是老吴整你的啊。”


播放键就在吵吵闹闹的酒吧里被按下了,时光一下子随着那渣渣的画质回溯到了六年前他们刚开始玩摇滚的时候。


屏幕里很快出现了第一个人,那个人顶着爆炸头,头发染成了骚气的金黄色,正在随着音乐对着鼓一阵猛敲,还一边敲一边抖动身体……


这人到底是谁啊。


台下的人都不禁在内心发问,忽然就听见熟悉的声音通过模糊时光的音质中传了出来:“杰西!头发抖起来啊,不然重新来一遍。”


听罢,微草乐队的刘小别、高英杰等一干人齐齐喷了,王杰希往他们的方向瞥了一眼,几人立刻正襟危坐。坐在高英杰旁边的乔一帆赶忙抽了一张纸,递给高英杰让他擦擦脸,两人从对方眼中读出了惊愕和忍俊不禁。


到底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们的队长会有这样的黑历史啊!


微草的几个孩子同时在内心无声的呐喊。


王杰希这幅造型对于张佳乐他们那一批人倒是不那么陌生,张佳乐还能回忆起第一次见到王杰希的场景。那时候王杰希就是顶着这样的金黄色的爆炸头,出现在他们的练习室里,说是来问叶修借吉他的,那天正巧是张佳乐开的门,结果张佳乐盯着他看了半天来了句:“你是不是眼线画歪了?”惹得练习室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哄笑成一团。


后来张佳乐才知道王杰希的事情,叶修入圈的第一年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在北京度过的,那时候他在北京一个小区里租了个房子,认识了一个邻居弟弟,叫做王杰希。本来人王杰希在好好的学钢琴,谁知后来听了叶修弹吉他之后,被卖了安利洗了脑,决定改学吉他。当时的王杰希同学恰逢叛逆期,干脆来了个烫发明志,为此,王杰希老妈差点没把叶修的房子给拆了。


接下来,屏幕里又出现了好多老熟人,比如表演罗密欧和朱丽叶的吴雪峰和郭明宇;再比如拉着韩文清上台跳踢踏舞结果频频被踩脚的叶修……张佳乐这才想起来,这是他们以前玩游戏输了以后的惩罚,想到这里,他不禁忽然菊花一紧,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紧接着,两个人影相继出现在了大家的荧屏之上,张佳乐很快就认出来第一个上台的是孙哲平,自己则跟在他后面,表情特别不情愿。


“深情对唱!”


“深情对唱!”


“深情对唱!”


“你们妹啊!”张佳乐红着脸对着下面起哄的人吼了一句。


孙哲平先起的头,两人被抽到的罚唱曲目竟然是网络神曲《胸毛之歌》,还要深情对唱,什么鬼!



孙:
自从发现胸口有胸毛以后
感觉自己比以前更加猥琐
妹子们早已经满足不了我
只好去找能够调教的基友



孙哲平在乐队里不是主唱,但是他的声音在张佳乐看来也十分好听,低低的很温柔,但不知为什么,唱这首歌的时候,却意外的非常猥琐。


张:


记得那年腿毛刚发育成熟
高兴的我光着腚四处奔走
后来妈妈她悄悄地告诉我
爷们要有茂盛的胸口
从此以后我天天都祈祷
我期望能也有拥有茂盛的胸毛

能够让兄贵都羡慕嫉妒
能够让妹子都温暖幸福


张佳乐唱完这一段,感觉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


合:


长大了以后

我发育成熟

终于在胸前长出了毛头
在我平坦的机场
骄傲成长
一点点变长
啦啦啦啦啦
哲学♂的奔跑
孙:


你告诉我此生最爱胸毛
在我胸膛里撒娇
细数胸毛红着脸微笑

张:


想当初少的被人看不起

但是我对未来坚信不疑
定时进行精心的护理

不忘在周边抹点生发剂


孙:


菊花周边布满痔疮荆棘

腿毛今昔已所剩无几
撸管过火及其伤害身体
胸毛是我最后的希翼


合:


看着胸毛一天天丰茂
这也许就是哲学的信号
幻想妹子在胸丛中笑
基友个个皆胸前折腰

飘动的胸毛

你投进怀抱

哭着说最爱我的胸毛

我不禁直起了腰


整理衣角
这是属于你的胸毛
啦啦啦啦啦
快抓紧胸毛


孙:


我带你遨游妖的森林上空
那样的胸毛大丈夫
一本满足被妒忌到想哭

合:


如今我回首


纯真已不守
拖着胸前蓬勃的胸毛
夜晚空旷的星空
一无所有
流泪数着胸毛
啦啦啦啦啦
亲爱的别走
你说过此生最爱我胸口
而如今往事已去
那些回忆
珍藏在胸毛里


 

这段录像播完以后,台下的大家纷纷沉默了,只觉得世界观被崩坏了。总结一下两人


的表现,张佳乐在台上基本就是埋头唱歌,连头都不敢抬,而孙哲平偏偏一直在扭头看着张佳乐,嘴角还带着迷の笑容。张佳乐本人页万万没想到,六年前的自己和孙哲平竟然是这样的。


那时候他头发没这么长,两人的脸也比现在圆润不少,脸上带着青涩的笑容,眼睛里写满了对未来的憧憬。想到这里,张佳乐扭过头去看孙哲平,结果发现对方一直抬着头好像也被录像片里年轻的自己给吸引了,张佳乐用手肘捅了捅他,开口问:“大孙,你唱歌那时候干嘛一直看着我啊?”


孙哲平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谁知道。”末了他又加了一句:“大概就觉得你红着脸很好看呗。”


结果张佳乐的脸就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TBC

完结倒计时

评论 ( 23 )
热度 ( 115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