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双花 | 狂热 13

-乐队paro

-终于更到新的内容了- -

愿青春化作一把狂热的火,燃烧我最炙热的灵魂。


【13】

 

在结束了北京的几场表演以后,张佳乐就跟着乐队回了青岛。这边的义斩乐队因为刚建立不久,也还有很多需要做的事,这些日子里两人可以说是各忙各的,偶尔通个电话跟对方汇报一下自己近来的情况。孙哲平也觉得挺不可思议,有时候明明忙的焦头烂额的,出门接了个电话,听张佳乐讲了一通不知所云的东西以后,竟会觉得疲惫减轻了不少。

而如今这一转眼,又快要过年了。

有一天张佳乐忽然打电话进来:“大孙,你今年过年怎么过啊?”

“留北京吧。”

“你回家么?”

“回。”

“那、那你家亲戚多么?”

“……你问这个做什么?”

“哦哦,也没什么。”

挂了电话以后,孙哲平想想便觉得特别奇怪,这周已经是第三次出现这个情况了,张佳乐这几天总是问他一堆奇怪的问题,而自己反问他的时候,他总会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还都找了个诡异的借口把电话给挂了,比如“我去帮新杰通个马桶”、“老韩让我上街去买煎饼果子”之类的。

“说吧,找我什么事?”

于是当天晚上孙哲平干脆买了张机票去了青岛,他出现在训练室的时候张佳乐差点给吓了个半死。

“我,我去帮……”

张佳乐见情况不妙,没想到刚准备撒腿跑路,就被身后的人揪住了衣领:“甭去了,我帮你问过了,张新杰说马桶有专门的工作人员管理;老韩也说自己不吃煎饼果子;至于老林,他就在这屋子里,也没找你吧。”

张佳乐疯狂的向旁边的老林使眼色,谁料对方在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之后,竟把眼神投向了窗外的蓝天和白云……这下张佳乐彻底没屁放了。

“义斩的工作都做完了,也没什么事情,我就陪陪你。”说罢,孙哲平就自个儿在训练室坐了下来,跷了个二郎腿,大有一副你不说老子就不走了的意思。

“你大爷的,耍赖啊你。”

孙哲平对他挑了挑眉,不作答。

“好,你别后悔。”张佳乐的全身忽然燃起了迷之战火,他一拍桌子:“我就问你一句,孙哲平,你过年敢不敢跟我回趟家!”

“行啊。”孙哲平把二郎腿放下来:“什么时候去?”

“我靠,你、你知道我让你去干嘛的么,万一我……”张佳乐急了,这家伙怎么什么都不问就答应了。

“跪你爸妈跟前向他们说句‘把你儿子交给我’这样?”孙哲平这丫回答的特别坦然,谁知话音未落,张佳乐就一个可乐罐扔了过去,满脸通红的对他大吼:“你闭嘴!”

“我说错了?”

“……你妹啊!”

孙哲平其实猜的也大差不差,张佳乐的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他家人自然是有些急,这又正逢春节,干脆借此机会拉着张佳乐相亲去。

“我妈说,没有正当的理由,她是不会接受的。”张佳乐的表情特别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所以你干脆跟她坦白了?”孙哲平问他。

“还没呢。”

“没说也好。”

“为什么?”

张佳乐愣了一下,孙哲平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想让他跟家里说?还是他根本就……不可能,孙哲平不是那样的人。

张佳乐逼迫自己放松下来,这其实还是他第一次认真和孙哲平说起这件事情,关于孙哲平究竟是怎么想的,他心里其实一点也没底。说起来,两人从在一起到现在,都没有直观的向对方表达过自己的感情,张佳乐一直觉得“我爱你”这样的话或许俗不可耐,多说会显得虚假,但某种程度上却像是一句誓言一样的存在,可惜他和孙哲平两人却谁都没讲过。

孙哲平顿了一下道:“我希望你想清楚。”

“我想清楚了。”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才26岁,这一步一旦跨出来可能不太好收回去。”孙哲平显然不怎么擅长表达这些繁复的东西:“圈子里的朋友倒是还好,对于我们普遍都能接受,但是社会比这里的人复杂多了,我只是不希望这件事成为你以后的污点。”

“污点?你觉得这是污点?”张佳乐藏在袖子里的手下意识紧握成拳。

“不,我不是这样意思。”孙哲平立刻意识到自己用错了词,但是张佳乐恐怕却不认为这件事只是“用错词”这么简单。

“那为什么这么说?”

张佳乐怔怔的看着对方。他现在觉得自己很不好,非常不好。他甚至不知道如果孙哲平说出了那个答案以后,他会怎么样,是一拳把他打得头破血流;亦或者是难受的连出拳的力气都没有。

气氛有一丝焦灼,孙哲平看着他久久竟不知该如何开口。爱人和朋友之间的不同除了可以啪啪啪以外,还多了“在乎”二字,就是因为太过在乎彼此的感想,所以往往才会有更多的顾虑。在恋爱以前,他曾经以为这种感觉会让他无比疲惫,而此刻他却因为面前的这个人而甘之如饴。他也看着张佳乐,沉了一口气道:“张佳乐,认识你是很幸运的事情,至少我不会后悔。”

“……卧槽!”张佳乐直接红着脸骂了出来,孙哲平这人果然有病啊,忽然说这种话,气氛直接急转而上:“幸运个屁,圈里那帮混蛋都说我是倒霉蛋儿,参加那么多次音乐节,次次拿亚军,连岚公馆都没去过。”

孙哲平笑了:“你听他们瞎说,改明儿我把岚公馆买下来,让他们跪着请你去唱。”

“这纯属浪费好不好!有劲儿没处使、有钱没处花形容的就是你这种人!”张佳乐严重鄙视他。

“我要是有这么多钱,我还真乐意真么干。”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互相贫嘴谁也不让谁,可是张佳乐忽然就不说话了,他抬起头看着孙哲平:“大孙,刚才那个问题,你自己想清楚了么?”

“想清楚了。”孙哲平点了点头。

“我也是。”张佳乐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想哭:“你这问题问的真他妈操蛋,离开圈子以后我一直在想,想了都整整一年了,早想清楚了。”

孙哲平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我想了四年都没想明白,可是再遇见你的时候,忽然就明白了。”

“哦?你明白什么了?”张佳乐抬眼挑衅的问了他一句。

孙哲平平静的看着他的眼睛,顿了片刻之后,忽然开口道:“我爱你。”

张佳乐硬是愣了半秒钟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他盯着孙哲平的脸看到眼圈发红、鼻子发酸,久久说不出话来。

“我、我还以为不会听到你说这句话了。”张佳乐吸了一下鼻子:“我好想哭啊。”

“别哭,千万别哭。”孙哲平特别怕这个,赶忙补了一句:“你想听我一直说。”

张佳乐在下一秒立刻笑了出来:“不行不行,你要是一直说就特别假。”

“那我还是不说了。”

“不行!”

孙哲平被他弄得哭笑不得。

“你还是在想说的时候说吧。”

“好。”

“对了,孙哲平。”

“恩,我听着。”

“我也爱你。”

 

后来孙哲平就跟着张佳乐一起回家去了,第一次去张佳乐家里拜访,空着手肯定是不行。于是孙哲平问张佳乐直接送钱行不行,张佳乐气的直喷血,差点没指着孙哲平的鼻子来了句经典台词:“你这样还想不想娶我了?”话到嘴边立刻觉得不太对,没办法,最近连着几天看了八点档就成这样了,张佳乐又赶忙改了口:“你这样还想不想进我家门了?”

“那到底买什么?”

其实张佳乐自己也没什么主意,两人到附近的大卖场逛了一圈以后,孙哲平看着张佳乐手里的两盒德国巧克力忍不住吐槽:“这是你自己想吃的吧。”

“……谁说的!”张佳乐把巧克力从他怀里抢回来:“我给我亲戚家孩子的!”

孙哲平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没去拆穿,任由他把巧克力放进购物车里,在逛了第三圈以后,两人最后还是选择了人参和冬虫夏草。末了,张佳乐对着人参礼盒上面的“勇攀高峰”四个字看了很久,脑海中浮现了老爹那张中气十足的脸,不由想到了奇怪的是地方。

等到上飞机那天,张佳乐语重心长的对孙哲平道:“我想了半天,为了让我父母能过个好年,我们等到初一再把我们的事情和他们说吧。”

“行,听你的。”孙哲平答应了下来。

张佳乐的家位于昆明一个相对安静的区域,一栋小别墅看上去倒是很温馨,门上贴了红色的福字和对联,年味儿很浓,孙哲平没进门就能感觉到一种属于家的温暖。进了门以后,除却张佳乐老妈看到儿子带回家的是个男人的时候那略微失落的眼神,一切都和和睦睦顺顺利利的。

两人刚坐下来没多久,门铃忽然又响了,张佳乐过去开门。

“哥?”

孙哲平倒是不知道张佳乐上面还有个哥哥,见到大儿子回来了,张佳乐老爸明显很是激动,上去又是拥抱又是嘘寒问暖的,比起张佳乐进门的时候的欢迎倒是热烈了不少。待张佳乐回座位以后,两人对视了一眼,孙哲平看到张佳乐对自己耸了耸肩,无奈的笑了一下,大约也猜到了一点什么,不由觉得有点心疼。

吃完饭以后,两人到张佳乐家的小区里遛弯消食的时候又说起了这件事。

“其实你也看到了,比起我哥来,其实我老爸并不怎么重视我。”张佳乐坐在小区的石凳上叹了一口气:“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哥太厉害了,从小成绩都很出众,不像我,什么东西都中不溜儿。有时候我就会想,明明我哥已经这么优秀了,干嘛还把我生下来?”

“你妈意外怀孕?”

“你大爷的!”

孙哲平是觉得这气氛挺沉重的,试着开了个玩笑,果不其然被张佳乐骂了。

谁知张佳乐转脸又笑了起来:“也好在我父亲的不重视,在某种程度上比较放纵我,所以后来才会同意我玩音乐的。”

孙哲平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能把相握的手又紧了紧。他总算是明白张佳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好性格,从小不受家里重视却照样能自得其乐,而现在也能努力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不卑不亢。

“我说了这么久,你好像从来没说过你家里的事。”张佳乐忽然开口问他。

“我家的事?”孙哲平顿了一下:“我高中辍学的事情你知道吧。”

“恩,你说过。”张佳乐对此印象挺深的。

“我家里以前条件挺好的,但是高中的时候,父母离婚了。他们问我要跟谁,我说谁都不跟。”

“后来你就一个人跑出来了?”张佳乐惊讶:“你怎么这么屌!你都不会想他们么?”

孙哲平看着他,表情释然而无奈:“习惯就好了。”

张佳乐忽然觉得特别难受,他把头靠在孙哲平肩膀上,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云南的冬天比起北京而言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即便在夜晚气温也不见得有多低,张佳乐仰起头看向天空,昆明的星星很低也很多,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到,所以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永远不会迷路……他在恍然间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开了口:“大孙,不如我们一起在北京买个房子吧?”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我的意思是,一个家。”

孙哲平抬起头,便看见张佳乐的眼睛亮亮的,斑斓的星辉稍不留神便落入其中,一时间竟美得让人无法直视。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11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