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双花 | 狂热 11-12

-乐队paro

愿青春化作一把狂热的火,燃烧我最炙热的灵魂。


【11】

 

几天之后霸图正式对外宣布了张佳乐的加盟,立即引来了一阵骂声,好在张佳乐也没怎么在意,与其说不在意,不如说是没办法然后去在意,张佳乐从来都不擅长处理和粉丝之间的关系。可没想到的是,他和团队一起的第一场演出场地竟然抽中了他在北京曾经最熟悉的酒吧,百花乐队驻唱的主要地点,一切忽然变得有些避无可避。

原定的演出总共由五首歌曲组成,因为张佳乐复出的缘故,霸图几人决定让张佳乐单独来完成最后一首歌曲,可是现在情况却有些不容乐观。

韩文清皱了皱眉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张新杰开了口:“需不需要我们做一些调整,把……”

“没关系的。”意料之外,张佳乐竟沉了一口气打断对方:“毕竟是我的正式复出表演,也准备很久了。”言下之意他不准备这么放弃,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张佳乐心里清楚的很。

“这位复出的歌手,将会带给我们怎样的作品,让我们敬请期待!热烈欢迎张佳乐!”这位主持人看起来是个刚入圈新人,摸不清状况。果不其然,话音一落,台下满是嘘声。

张佳乐一边在内心狂骂这个没眼力见的主持人,一边镇定心神的走上台去,然后兀自在舞台中央坐定了,台下依旧吵吵闹闹的,直到他开口唱歌。

在林静言眼里,张佳乐是个很有天赋的歌手,他天生属于舞台。他唱的歌极具感染力,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嗓音,更是因为他与生俱来的台风,能完美的将歌曲和整个场景融为一体。有时能让人尖叫呐喊,而有时候往往一开口就能让现场安静下来,这次也不例外。

 

Please don't cease

请别停止这一切

Just a boy caught up in dreams and fantasies

不过是一个男孩沉湎在梦与幻想里罢了

Please see me

那就请看着我吧

Reaching out for someone I can't see

伸出手去触碰那些看不到的人

 

这首歌是Adam Levine的《Lost Stars》,或许比起一首歌来,这不如说更像是一段内心独白。

他低着头独自坐在舞台之上,另一手拨弄着吉他弦。冷色的灯光打在张佳乐的脸上,他的瞳孔里像是锁着有一团终年不散的雾,整个人陷进了一个陈旧的往事中,不可自拔。吉他的弦音夹杂着往日之风拂面而来,没有人再说话,生怕一出声便打断了这回忆。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台下忽然传来了小声的啜泣声,有几个女孩子竟然哭了出来,别人可能不会明白,但她们是百花最早的一批粉丝,更是张佳乐的铁粉,在他们连经纪公司都没有的时候便陪伴着乐队。以前乐队没钱,张佳乐也曾像这样一个人坐在小酒吧的舞台上弹唱,那时候没有电子琴和鼓的伴奏、也没有伴唱,为的只是维持生计而已,乐队却因为成员们的坚持始终没有倒下。特别是当传来乐队当家孙哲平离开的消息之后,他们曾害怕乐队就此一蹶不振。可谁知在几天后,张佳乐竟背着吉他、带着乐队爬到了北区最高的地方——高楼的屋顶之上!他迎着风,高声歌唱,风扬起他的蓄起的半长头发,然后以乐队队长的身份告诉他们,他将会带着乐队去更高的地方,让更多人看到他们,听到他们的歌!

在他们眼里,百花乐队,曾是这个城市的一个传奇!

一年前张佳乐宣布立刻乐队指挥,她们曾以为以后再也听不到这样的歌声了,可如今他又再次开口唱歌,却再也不是为百花乐队而唱……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忽然有个女孩子叫了出声。

这一声呼喊,像是唤醒了沉浸在歌曲中的人,台下一片骚动,许多人想起他们今天来酒吧的目的,不过是想让张佳乐给他们一个交代,给百花一个交代!

张佳乐弹吉他的手抖了一下,歌声却没有因此停下来。

 

It's hunting season

这是个狩猎的季节

And the lambs are on the run

羔羊四处奔逃

Searching for the meaning

在找寻着存在的意义

But are we all lost stars, trying to light up the dark?

我们是否都是迷路的星星,试图用微弱的光照亮黑暗?

 

张佳乐在用自己的行为,表明他强硬的态度,一旦决定了一件事情,他势必会坚持到底。在百花被黑幕拉下马之后,他曾发誓自己绝不再唱歌,因为不想再感受到那时候的失落和绝望;可是霸图本就不同于百花乐队,有着更强的经纪公司和背景支撑,所以当霸图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忍不住又再一次贪婪的伸出了手。

“再试一次吧!”他告诉自己。所以在决意为了音乐梦想回到舞台的时候,张佳乐知道一切已经无法再回头。

梦想。

这个有时候听起来愚蠢无比、引人发笑的名词,却真实的激励着许多人,让他们一次次在跌倒后前仆后继的踏上旅程,毫不夸张。

他的歌声最终却是被一声玻璃碎响打断的,不知道谁竟丧心病狂的往舞台上扔了一个酒瓶。张佳乐伸手去挡,却还是晚了,他只觉得有尖锐的物体刺破他的眉梢,紧接着掌心一片湿润。

台下的群众也乱成一团,他们抬起头,看见台上的张佳乐用手捂着侧脸,有血从他的指缝中流了下来……

“够了,张佳乐!够了!”

那个急切的声音在嘈杂的背景之中竟是如此清晰。

“大孙?”张佳乐睁开那只没有被血糊住的眼睛,模模糊糊看见了他的脸,可是没等他看清,整个人已经被架了起来,等到再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人架到了台下去。

“张先生你没事吧,这人打人怎么能打脸呢,太混蛋了,不知道干这行的除了唱歌还得看脸呐,我看了都觉得心疼。”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工作人员,在旁边絮絮叨叨个不停。

张佳乐听了这话火气嗖的一下上来了:“我靠,老子纯爷们一个看个屁脸!”无论张佳乐的表情和语气有多么到位,配上他那张俊秀的小脸,总有那么一点违和感,但是他想表达的这些话孙哲平却都明白,他没理会旁边被吓到的工作人员,直接走上前去。

“伤到哪儿了?”孙哲平问他。

“额头上被玻璃划出血了,不算太严重。”

“眼睛没事?”

“没事,放心。”张佳乐回答的很果断:“你怎么来了?”

孙哲平听他这么说,这才如释重负的笑了出来:“还好意思问。”这家伙简直太不让人省心了。

孙哲平本想伸手掐掐他的脸,但是却因为他脸上的伤口而停顿下来,转而轻轻握住张佳乐的手腕,他声音和动作一样柔和:“先把手拿开,我看看。”

张佳乐很听话的把手拿开了。

好在伤口确实不深,也没有玻璃渣留在伤口里,只要用水冲洗一下眼睛里的血,再对伤口做一些简单的包扎就没问题了。

方才帮忙把张佳乐从舞台上架下来的老林,在确认了张佳乐并无大碍以后,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多余,忽然感到有点心塞。他与身后的韩张二人对视了一眼,不出所料的从彼此眼中读出了相同的无奈,于是几个人默契的退出了休息室,临走前老林思索了一下,还十分好心的帮他们把门给带上了。

“大孙你知道不,刚才眼睛沾了血,我的世界真的变成了猩红色,就如同武侠小说中杀红了眼的大侠,我顿时就想冲进人群,把那个扔瓶子的拉出来暴打一顿,后来想想又觉得是自己欠他们的。啊,对了那时候就连你也是红的……”

张佳乐情到深处难自禁,不由身子一抖,这一抖倒好,孙哲平手里沾着红药水的棉花“啪嗒”一下正中张佳乐的眉心,好一个眉间一点朱砂。

“给我闭嘴,别乱动。”孙哲平明明是在骂他,字里行间却根本找不出半点责备的意思,他嘴角尚未褪去的笑容首先就出卖了他。

 “昂。”张佳乐立刻闭了嘴,不过看孙哲平的表情也知道,这家伙肯定没真生气。于是干脆他正襟危坐,睁大眼睛,特别心猿意马的开始近距离观察孙哲平,对方正在帮自己额头上的伤口止血、涂药、包扎,他的眼神很专注,手上动作很小心。可能很多人都觉得孙哲平是个又粗又狂的糙汉子,可是张佳乐从来没这么觉得,他眼中的孙哲平和任何人眼中的孙哲平都是不一样的,因为他对这个人无比熟悉,而他的喜爱也来源于对他的熟悉,所以就连他嘴角那一撮没刮干净的胡渣,在他眼里都是无比可爱的。

“大孙,我想给你唱歌听。”张佳乐开口。

“什么歌?”孙哲平一边回答一边帮他贴上最后一块胶带。

“就刚才那首,没唱完的。”

“好。”孙哲平在完成包扎以后便放开了他,示意他找个镜子自己看看。

张佳乐拿出手机,调出自拍模式,看见了自己眼睛上方的那块大皮膏,不过……

“我额头正上方那个大红点是什么东西!”

孙哲平斜了他一眼,想故意逗逗他,坐着旁边的沙发上事不关己道:“挺好看的,红孩儿乐。”

“你大爷啊,孙哲平!蠢爆了好么!”

“刚谁乱动的?”

张佳乐说不过他,于是气势汹汹冲向了坐着沙发上的孙哲平,伸出手臂,瞬间形成壁咚状。张佳乐的表情十分严肃,孙哲平饶有兴趣的挑了下眉,连身子都不带动一下,等着看他准备干什么。说时迟那时快,张佳乐忽然倾身向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向对方的嘴唇,孙哲平只觉得唇上一片温润柔软,随后便稍纵即逝。

“哈哈哈,孙哲平,没想到吧!”

“张佳乐,我说你亲完有种别跑啊。”

两人正相持不下的时候,忽然有人敲了休息室的门,“咚咚咚”连着重重三下,气势倒是不小。

“张佳乐,张佳乐出来!我有事要问你!”

张佳乐和孙哲平对视了一眼,这嗓音是无比的熟悉,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有了答案。张佳乐刚准备走上前开门,却被对方握住了手腕。

“我来。”孙哲平的声音忽然低沉的有些吓人。

 

【12】

 

 “队、队长?”

来人显然没有想到开门的人会是孙哲平,竟有了几秒的不知所措。

 “队长?”孙哲平看着他冷笑了一声,将他那两个字又重复了一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叫张佳乐队长的时间,比叫我队长的时间还要久吧,张伟?”

“我……”张伟竟被他堵得无话可说。

好在孙哲平并不准备为难他,反倒主动打破了尴尬:“四年没见了,出去喝一杯?”

“哦,当然。”

张伟半个身位跟在孙哲平后面,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忐忑的。孙哲平三杯倒的酒量是圈里出了名的,所以“出去喝一杯”这种话大都是托词,估计只是想找个能坐下来的地方跟他说说话。谁知这才没走几步,孙哲平就停了下来,指了指旁边花坛:“就这儿吧。”

就这儿?孙队现在怎么变懒了。

张伟在内心默默嘀咕了一句,忽然又想起此时此刻还在休息室的张佳乐,转念一想便觉得这件事情其实并不难理解。当然,两个大男人出来光聊天肯定是不可能的,孙哲平随手从口袋里摸了包烟扔了过去,两人就着烟雾便这么聊了起来。

“孙队,你的手现在怎么样了?”

孙哲平觉得这句话都快成为圈里人给他的专用问候语了:“就那样儿吧。”他回答的依旧极其随意。他吸了一口烟,顿了一下后才开了口:“怎么,这次来也是找张佳乐兴师问罪啊?”

张伟微微愣了一下,孙哲平用了“也”这个字,但是张伟绝不认为他与自己的目的是一样的,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但是却下意识的认为孙哲平是向着张佳乐的。是的,孙哲平一直是向着张佳乐的,一直。

由于孙哲平这人向来说话直奔主题,开门见山,所以张伟也不好绕圈子:“其实,也只是想让他给我们一个解释而已。我以前一直没觉得张队是个能瞒事儿的人……当时他退出乐队的事情,太突然了,那天经理脸上惊讶的表情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孙哲平听了以后摇了摇头:“这事情恐怕他是想很久了,他压力太大,又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抗。平心而论,我走了以后,那么多场子都是他撑着,出了事情都是他的,人总要有个休息的时候不是?”

张伟眼神有些黯然,在乐队这么多年,有些事情他是再清楚不过。张佳乐的实力从来毋庸置疑,他记得有一次因为键盘手的失误而导致了比赛的失利,张佳乐从来责备过他们,反而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没出来。

“你们这样对他有必要么,再说,我退出的不是也很突然?”孙哲平问。

“不是,那件事情至少我们都知道,只是瞒着张队,怕他崩溃……”

孙哲平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他微微皱眉:“你们,没告诉他?”

“我们……我们都说不出口。”

他先前不知道?张佳乐竟然是全队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孙哲平猛然想起张佳乐去比赛之前的那一句“等着我把奖杯带回来”,忽然意识到张佳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带着怎样的认真与希冀,可惜最后有多少希望就有多少失望。

张伟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我们当时都觉得,你们俩之间的事情,还是你们自己开口说比较好。”

“我们俩?”孙哲平没反应过来。

说到这个地步了,张伟干脆豁出去了:“孙队,其实我们一直很好奇的,你和张队到底在一块儿没?”

这问题一问,孙哲平倒觉得挺惊讶的:“那时候没有……不是,你们,都能看出来?”

“您开玩笑,我们又没瞎。”

孙哲平忽然觉得挺哭笑不得,这到底怎么搞的。他和张佳乐这点事儿都众人皆知了,唯独两个当事人还在装腔作势和自欺欺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你们俩当时不会都不知道吧?”张伟看着孙哲平的表情有些恍然大悟:“还真给老莫说着了啊。”

孙哲平一脸没好气:“托你们的福,现在算是在一起了。”

“卧槽,真的假的,我还以为我等不到你们公开关系的那一天了。”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八卦。”

“孙队,你这怨不得我,这事情都成为我们队里的三大悬疑之首了,解也解不开,这么多年就这么挂在我的心头……”

 

“张队,我错了。”

后来张伟简直是被孙哲平按着头回来到道歉的,乖得像个孙子,张佳乐简直要怀疑孙哲平是不是在这段短短的时间内对他做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

虽然到最后张佳乐都没弄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但是无论如何还是欣然的接受了这份道歉,把手一挥表示过去的一切都让它过去吧。

张佳乐说,既然大家都重归于好,不嫌弃的话干脆就留下来把刚才的歌曲听完吧。

张伟点头表示这是必须的,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等我一下,我去叫人。”这一叫可不得了,除了一干百花乐队的老朋友以外,竟然还引来了叶修一帮人,再加上霸图那几个以为张佳乐又惹了麻烦而误入的控场,整个休息室被挤得水泄不通。

吉他声再次响起,可这次弹奏的人却不是张佳乐。

“大孙,你也会这首?”

孙哲平对他勾了勾嘴角,不说话,反以弦音作答。

在一旁的张伟只觉得被闪到了,这么多年了,孙哲平对张佳乐耍帅的习惯还是没改啊。

 

Please don't cease

请别停止这一切

Just a boy caught up in dreams and fantasies

不过是一个男孩沉湎在梦与幻想里罢了

Please see me

那就请看着我吧

Reaching out for someone I can't see

伸出手去触碰那些看不到的人

Take my hand, let's see where we wake up tomorrow

牵着我的手,看看明天我们会在哪里醒来

Best laid plans sometimes are just a one night stand

最好的计划有时莫过于一夜的陪伴

I'd be damned, Cupid's demanding back his arrow

丘比特正在召回他的箭而我将受谴

So let's get drunk on our tears

所以就让我们来品尝彼此苦涩的泪水

 

Who are we? Just a speck of dust within the galaxy

我们是谁? 不过是沧海一粟的尘埃

Woe is me, if we're not careful turns into reality

若不小心输给现实,我会悲哀无比

But don't you dare let all these memories bring you sorrow?

如今的你还敢记起 这段带给你伤痛的回忆么?

Yesterday I saw a lion kiss a deer

昨天我见到一头狮子亲吻着一只小鹿

Turn the page maybe we'll find a brand new ending

我想 或许另起一页我们会找到一个崭新的结局

Where we're dancing in our tears

在那里我们将会含泪起舞

 

“我怎么觉得这首歌张前辈是想专门唱给孙前辈听的?”叶修乐队里的键盘手唐柔说。

“怎么?这歌内容很黄?”贝斯手方锐显然是用另一种方式理解了唐柔的话,没办法,玩摇滚的毕竟少有接受过西方传统音乐教育的,自然不太懂英文。

“不是,我只是怕打扰他们了。”

叶修也凑了过去:“怕什么,反正我们也听不懂。”。

唯有队里的老魏在旁边叹了一口气:“现在年轻人是怎么回事,净唱些洋文,还偏要说自己是什么英伦摇滚风格的。”

一旁的张新杰估计听不下去了,开口解释道:“早期百花乐队的定位其实是Indie Pop,独立摇滚,应当说是摇滚乐里最浪漫最唯美的一类。”

老魏点了点头,忽然想起来点什么:“对了,我们报名的时候填的是什么风格来着?”

“英伦摇滚!没文化。”陈果对他表达了极度的鄙视。

 

And God, tell us the reason

神啊,告诉我们原因

Youth is wasted on the young

为何青春总浪费在年少轻狂之时

It's hunting season

又是个狩猎的季节

And the lambs are on the run

羔羊四处奔逃

Searching for the meaning

在找寻着存在的意义

But are we all lost stars, trying to light up the dark

我们是否都是迷路的星星,试图用微弱的光照亮黑暗

And I thought I saw you out there crying

我想我看到你哭了

And I thought I heard you call my name

我想我听到你呼唤我的名字

Just the same

一切从未改变

 

掌声在这不大不小的休息室里回荡。

张佳乐抬起头看向孙哲平,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嘴里噙着笑。

久违了,大孙。

事先没有过排练,这首看似一时兴起却又蓄谋已久的曲子,让两人在四年之后首度再次合作,时间倒退了,一切好像都没变。

几个百花乐队的在旁边听着听着便不觉红了眼眶,那两个人像是两颗耀眼的星星,点亮了彼此,也照亮了他们的整片天空;这两颗星星象征着一个时代的全部意义,那是他们梦想的开始和最幸福的轻狂年少。

 

后来张佳乐问孙哲平,在自己离开百花乐队的时候,他有没有怪过自己。

“没有。”

“真的没有?”

“没有。”孙哲平看着他摇了摇头。

张佳乐想了一下:“其实有一句话我一直想说……”他顿了一下,脸上有点微微泛红,睫毛染上了夕阳的微光:“欢迎回来,大孙。”

孙哲平看着他,忽然觉得整个城市的花儿好像都开了,北京的冗长的冬天一下子就这么过去了,不然怎么连空气中都充斥着温暖的气息。然后他笑了,伸手拥抱了张佳乐:“我回来了。”

是的,他回来了。

以前他总是希望张佳乐能卸下那些沉重的枷,但是现在好了,无论有多少东西,他至少能陪他一起扛。

TBC

明天貌似可以发新的了...Finally... 


评论 ( 5 )
热度 ( 106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