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双花 | 狂热 1-2

-乐队paro


愿青春化作一把狂热的火,燃烧我最炙热的灵魂。

 

【1】

 

林敬言找到张佳乐的时候,对方正坐在昆明的街口给一个小妹妹弹吉他听,不过别误会,对方只是个刚到上学年龄的孩子而已。听到张佳乐这曲音未变、风韵犹存的,林敬言估摸着这事情已经算是成了一半,于是他开口道:“可以啊,老张。”

这熟悉的嗓音果然把张佳乐吓个半死,直接爆了粗口:“我靠!老林?你怎么来了?”

林敬言擦了擦汗:“我可找得你好苦啊。”

这可不,张佳乐去年忽然砸了吉他退了圈,打包回了老家,手机换了QQ不上微博不回,唯一的线索就是以前填写过的一些资料,所以林敬言只好顺着地址摸了过来。可这毕竟已经一年多了,他来之前还想过万一张佳乐已经娶妻生子、儿女成群、子孙绕膝……还好看到来人的时候还发现他依旧那副德行,实在是有些大感欣慰,于是寒暄了几句之后就直接说了自己来的目的。

“我这次来是想给你介绍个工作。”

“啊?”

“你上次不是让我推荐个适合的工作给你,你说自己不知道该干什么。”林敬言提醒他。

张佳乐这才反应过来了:“这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想不起来实在是不能怪张佳乐,事情实在是隔得太久了,如果没记错的话是发生在去年张佳乐刚回昆明的那段时间,一退摇滚圈回到正常生活,都感觉有些跟不上社会的脚步了,于是他打了个电话向曾经的老友咨询一下。不过就连那个电话都是张佳乐用公共电话打的,不得不佩服他这保密工作做的是何等到位,真铁了心不想回圈子了。

但是林敬言还是说了实话:“老韩的霸图乐队要重组,我向他们推荐你,大家都觉得不错。”

张佳乐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对这句话进行了揣测,最后得出了结论:“老林,你逗我玩呢?!”

“没有。”这个低沉的声音明显不是老林的,张佳乐抬起头,然后又结结实实的被吓了一跳,来人竟然是韩文清和张新杰。虽然几个人以前在圈子里都是旧识了,张佳乐不知为何看见韩文清还是不自觉的会想递上自己的钱包。

“你们是想让我加入你们的乐队?”张佳乐想确认一下。

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是的,我们乐队需要高音和比较在行节奏的乐手,你很合适。”

“可是……”张佳乐似乎想说什么。

几个人都等着他的答复,他们来之前也是做了不少准备的,毕竟想说服一个已经退圈一年的人回去,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张佳乐在那儿“可是”了半天终于把话说了出来:“可是你不觉得我和你们画风不太符么?”

“……”

尼玛这是什么问题啊。林敬言无语扶额。

由于问题的在一开始被张佳乐扯到了非常奇怪的地方,所以注定这场谈判是没有结果的,最后三个人因为晚上有演出只好先走了。后来林敬言自己又来找了张佳乐一趟,没碰到张佳乐却碰到了张佳乐的老妈,阿姨盯着林敬言看了好一会儿,蹦出了一句:“原来你们玩摇滚的穿的还挺正常的呀。”

林敬言愣了一下,似乎明白了点什么:“阿姨,张佳乐回来这些日子和你提过他在北京的生活么?”

“没有啊,我之前也挺奇怪的,这孩子当年一个人去北京读大学,说走就走了。后来又说要在那里玩摇滚,要留在北京,说不回来就不会来了。当时他为了玩摇滚,竟然还瞒着我们休了学,当时知道了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可是现在他忽然回来了,长大了,懂事了,但是却没以前那么开心了。”

林敬言叹了一口气,去年他是眼睁睁的看到张佳乐的乐队是怎么被黑幕拉下去的,谁都知道他肯定不好受,却没想到这货竟然直接一走了之了。就因为这件事情他被乐队的粉丝骂过,说他当队长不负责任,可是怎么骂却都没把张佳乐给骂回来。

“阿姨。”林敬言开了口:“要是张佳乐再回去玩摇滚您会反对么?”

“哎。”张佳乐的妈妈沉默了一会儿:“他要是想回去就回去吧,我们也不反对,就是希望他好好的就行……”

“放心吧阿姨,我们都会好好照顾他的。”林敬言点了点让她放心。

张佳乐老妈一听确实放心了不少,转脸就换了一副八卦的表情,他凑过去跟林敬言说:“诶,小林,你给我分析分析他到底怎么回事。乐乐这孩子都快到晚生晚育的年龄了,我拉他去相亲他鸟都不鸟我,竟给老娘东扯西扯的,他在北京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或者是有个地下情人之类的?要不就是爱上了什么有夫之妇?”

林敬言一边在内心赞叹了阿姨的想象力,一边不由干咳了两声防止她脑洞扩大:“这倒应该不是,我认识张佳乐不算早的,听人说他好像受过点情伤。”

“原来如此。”张佳乐老妈感慨万分的点了点头:“对方是怎么样的姑娘,能让我们乐乐吃这么大的苦?”

姑娘?

这该怎么回答呢?

说时迟那时快,林敬言在意识到的时候,那个诡异的形容词竟已从嘴里滑了出来——“挺壮的。”他说。

等等,刚才说了什么?!

林敬言的脑中警报瞬间亮起,他大气不敢喘的看着张佳乐老妈探究的表情,对方刚想开口说什么,只听耳边一声尖叫“林敬言!”张佳乐充满爆发力的嗓音在那一瞬间、明晃晃的划过夜空,林敬言觉得自己的耳膜都快被冲破了,但在内心却暗暗松了一口气,他终于不用再编下去了……

然后他听到张佳乐继续道:“你跟我妈说什么呢你!你再说一句我就不跟你们走了,说什么都不走了。”

这局势变换的有点快,林敬言愣了一下才明白张佳乐这是答应他们了,他赶紧点头:“好,不说了,不说了。”

过了很久林敬言问起张佳乐,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他决定重新回圈子的,谁知张佳乐只是歪过头道:“还能因为什么,我想唱歌呗。”

 

后来林敬言到张佳乐家里帮他一起整东西,装了些生活用品后,张佳乐开始在书柜里翻找着什么。林敬言有些好奇,不由抬头端详一下张佳乐的书柜,关于摇滚的东西几乎都不见踪影,甚至连与音乐有关的东西都很少。

“这些东西竟然在这儿。”林敬言抬起头,张佳乐似乎在一堆旧报纸里有所发现。他凑过去看了看发现是几本杂志,曾经百花乐队的访谈,占了半个版面。

“你见过凌晨三点半的北京么?那曾经是我最熟悉的世界……”

林敬言知道这大约是百花乐队还没有属于自己地下练习室的那段时间,他们只能借别人的练习室,还得跟人家的时间错开,从七八点开始练习,回家自然就是凌晨三四点了。

杂志一页页翻过,回忆一帧帧倒退。

“以前我以为自己很讨厌北京。”张佳乐忽然开了口:“可是现在才发现一点都不。”

 

名誉,财富,梦想,甚至爱情。

多少人带着对未来的希冀义无反顾的奔去这座城市,最终什么也没得到。离开的那一天,张佳乐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过是这么多人中的一个而已。

可是一年之后的他却又开始想念,急切而疯狂。想念那密不透光的地下室,想念绚丽到让人惶恐的霓虹灯,想念地铁里拥挤的人群,想念那个没有空调的夏天……因为这座光怪陆离的城市,曾是他离梦想最近的地方,单这一点就足够构成他怀念的理由。

可是远远不止这些。

张佳乐知道,他的胸口有一团火,直到现在任未熄灭。


【2】

 

最后张佳乐还是没有跟着林敬言他们一起回青岛,因为没赶不上他们的飞机,只好一个人背着包去了机场。好在东西并不多,林敬言说那边什么都有,条件倒是比早期好了不知多少。

可是没想到一到青岛就被坑了,他前脚跟还没下地呢,后脚跟就被人拉走去了杭州,说是杭州有演出,干脆凑个热闹去。霸图确实是个不错的乐队,张佳乐简直不敢想象这样一个制度严格的乐队最早的出身竟也是地下摇滚,不过这乐队现在也算是混出来了,各地一直有演出,还时常会上上电视。

也许是酒吧里特有的清新剂,也许是调酒师身上熟悉的香水味儿,一进酒吧,张佳乐就感觉浑身上下有那么点不对劲儿。这地方他很早以前来过,还曾经驻唱过一段时间。不过好在演出很快就开始了,他也没多想。整场演出还算成功,演出完了以后留下的基本都是圈子里的人,张佳乐就这么混着霸图乐队里面,也不知道被认出来了还是有消息传出去了,张佳乐竟然在众人的起哄下被揪上台去唱歌。

即使张佳乐曾经被粉丝黑成狗,但是圈子里更多人都不介意他的事情,人有实力不说,关键是长的挺讨喜的。有小道消息宣称张佳乐是摇滚圈里唯一一个穿女装毫无违和感的男性、还有一个调查说张佳乐在最期待出演GV的男性艺人中排名靠前,虽然张佳乐看上去对此颇有微词。

“要伴奏么?”张新杰问他。

“没事儿,吉他借我就成。”他顺手就拿起了对方的吉他,张新杰盯着他那只刚吃完炸鸡腿儿的手看了好久,然后看着它摸上自己的琴弦,内心在一时之间有些难以释怀。

于是张佳乐就这么拿着别人的吉他、穿着宽大的破T恤、顶着许久没打理而有些掉色的一头红发,乐呵呵的上了舞台。可是等他一开口就不一样了,他选了Maroon 5的MAPS当做自己回归的第一首演出曲目,这首歌的高音部分非常适合自己的嗓音。其实,这歌挺骚的,张佳乐觉得要是换做从前,他大概也不会大庭广众选择唱这首歌,可如今好像倒没那么多顾虑了。

I miss the taste of a sweet life

我怀念以往的甜蜜生活

I miss the conversation

我怀念那些甜言蜜语

……

So I'm following the map that leads to you

我按图索骥

The map that leads to you

通往你的地图

Ain't nothing I can do

我束手无策

The map that leads to you

通往你的地图

Following following following

不断追随

I hear your voice in my sleep at night

梦境里我听见你的声音

Hard to resist the temptation

如此难以抗拒

Cause something strange has come over me

一种奇怪的感觉向我袭来

And now I can't get over you

于是现在我无法将你忘怀

 

因为没有鼓的节奏加入,这歌纯属考张佳乐的唱功,等他唱到转音的时候整个酒吧都有点沸腾了,他咬字咬的真是性感至极。

“张佳乐扭一个!”台下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张佳乐早就不是刚入圈子时的羞涩少年,整个人特别玩得开,他听闻就用手拿着话筒跟着音乐扭动自己的腰身,眼睛像是猫一样,发着危险而魅惑光芒。

他的声音越飙越高,整个人越唱越疯,简直恨不得直接把自己的衣服撕下来,下面的人也跟着他一起疯。

“他多久没唱歌了,怎么像是被放出来一样?”张新杰认真的问旁边的林敬言。

林敬言不禁笑了出来,他想了想:“好像确实挺久了。”

“很有干劲。”旁边的韩文清点了点头:“他的唱法比起以前也有所改变。”

张新杰很认同这点:“是的,以前他很明显属于流行唱法,但现在他的表达似乎已经不再拘泥于形式了。对于他的加入,真是十分值得期待。”

 

这次可算是疯了一把,张佳乐伸手擦了把汗,心里像是颠倒淋漓的醉了一场,尽兴至极。台下掌声雷动,还有不少闲人吹着口哨让他再唱一个,不过张佳乐显然不打算搭理他们,爽了一把就准备下台去。可是他抬眼的时候却忽然愣住了,酒吧里有那么多人,但是他偏偏一眼就看到了他,那个男人正站在门口看向舞台的方向,灯光昏黄暧昧,两人的目光或许在空中交汇、又或许没有,张佳乐只感觉自己的心跳声骤然放大,一下一下撞击着耳膜。

不过他又很快便平静了下来,对方的身影高大而熟悉,但对于有过多次认错人经历的张佳乐而言,如今反倒不那么确定了。

话是这么说,但张佳乐下了台想到的第一件事情,还是找去了门口那块地方,周围形形色色人影似是而非,想找的那个人显然已经不在了,酒吧里特有的浓郁香气和十足的背景音乐忽然让他感到莫名烦躁。

干脆出去买瓶巧克力牛奶喝吧。

于是张佳乐这就推开了门。

所谓的意外对于张佳乐来说大约就是,明明已经没了希望,却发现要找的人就在一推门的距离;而对于孙哲平而言,就是明明他只是出去买盒烟,但是却意外多带了一瓶巧克力牛奶回来。

所以当张佳乐推开门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个熟悉的人,和他手里的那瓶巧克力牛奶。千万种思绪在一瞬间划过张佳乐的脑海,于是他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声“我靠”。

夜晚的风正吹得猖獗,张佳乐有些发愣的看着对方点烟的手抬起又放下,两人对视了好几秒后张佳乐这才给了点反应,然后他“啊”了一声。

虽然这反应还不如没有的好。

张佳乐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失败了,于是正色道:“好久,不见。”

“嗯,是挺久了。”孙哲平勾了勾嘴角,转手还是把烟点了起来。

 

孙哲平的脸在升腾的烟雾中变得恍惚,张佳乐觉得自己好像也有点恍惚了。

原来真的是他,他想。或许也只能是他了吧,就连点烟这样的小动作都能让自己觉得无比熟悉的那个人。

张佳乐在内心忖度着孙哲平比以前进步多了,可惜这货依旧帅不过三秒,他晃了晃手中的巧克力牛奶问张佳乐:“你要喝么?”

买巧克力牛奶恰好是张佳乐出门的目的,可是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伸出手。

于是孙哲平只得把巧克力牛奶收了回去,这个明明有些尴尬的动作,被孙哲平做出来却一点那个意思都没有,让张佳乐不禁觉得这“尴尬”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情。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张佳乐才开了口:“你怎么在这儿?准备回来了?”他指的回来,自然是回摇滚圈。

“不是,陪朋友。”孙哲平的回答依旧简单而果断,一刀斩断了张佳乐的幻想。

“哦……”他不禁有些悻悻然。

“你准备加入霸图?”孙哲平问。

“是的。”

“挺好的。”

张佳乐也不知道孙哲平出于什么考虑才这么回答,“挺好的”这三个字无比客套,苍白而无力,像极了多年未见、明明早已无话可说,又努力维持关系的朋友。不过这种尴尬并没有继续下去,因为孙哲平很快被朋友叫走了,这点倒是一点都没骗他,当然孙哲平也从来不会骗他。

“演出完就别大汗淋漓的跑出来吹冷风了。”孙哲平最后还是把巧克力牛奶塞给了自己:“先走了。”

孙哲平没有点破他的那一点矜持,但是却颇有些心领神会的意思,他分明已经猜到了自己出来就是买巧克力牛奶的。归根到底还是以前太熟了,毕竟两人的青春曾那样轰轰烈烈的重合在一起。

张佳乐目送孙哲平离开,他好像还是以前记忆中的模样,连离开的背影都这样相似,潇洒到不行。可是看着看着张佳乐却愣住了,走在最后的孙哲平忽然回了头,在两人都看不清彼此面部表情的距离,这个动作让他在那股人群里显得格外突兀。

孙哲平,你……

张佳乐的内心忽然升起了异样的感觉。

四年的时间,真的还没长到能够忘却一个人,恐怕对于孙哲平也是这样。

 

TBC


重新开始写了,我发现自己就是没办法存稿,写到哪里发到哪里。。

主要是考虑到再不写粉丝要掉光了最近没什么考试所以没灵感,总之慢慢来吧,毕竟质量第一❤

评论 ( 32 )
热度 ( 355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