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双花 | 地上火 9

-炮友转正

-画风忽然变了?


【9】

 

后来张佳乐把猫带去了一个宠物商店,并拜托店家不要卖掉它,在开出一个月缴纳一笔饲养费以后,对方总算是答应了下来。

饲养员拿出纸和笔来登记信息。

“你的猫叫什么名字?”

张佳乐愣了一下,他好像一直就叫它“小猫”,一切都太仓促了,现在回过头来才发现,自己竟连名字都没来得急给它取。

是啊,一切都太过仓促,明明前一天他还想着怎么讨好孙哲平、说服他和自己一起养猫,可是明天以后大概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他好像还有很多话要说,很多事情都没问清楚。那天晚上他失眠了,干脆起来整理东西,他一边整理一边想这三个月以来发生的事情,花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才把所以物件打包好。走之前最后一次环视了孙哲平的家,好像一切都恢复成了他来之前的模样,就好像他从来没出现过。

张佳乐忽然觉得心里空了一块,他意识到自己好像喜欢上这个人了。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他明明带走了所有的东西,却留下了最不该留的感情。

                                         

少了孙哲平的日子好像变得简单了很多,他把生活几乎过成了两点一线,规律而无趣;而他的人气也在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逐渐趋于稳定。后来和他一起主持厨房节目的珩姐因为家里移民,辞了职,走之前说了一大堆励志的话给张佳乐听,把张佳乐搞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并且发誓他自己不会跳槽。珩姐赶紧去拍他的肩膀,骂他脑子不转圈:“一个中年大妈做菜的节目有什么好做的,有机会还是要去更好的地方,知道不?”张佳乐怕她不放心,最后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在这之后大约过了一个月,忽然传来了宜星公司被百花集团收购的消息,听到消息时张佳乐顿了几秒,想来却也不至于惊讶,只是微微感叹一句,原来在游戏里听到的事情是真的啊。不过在这之后,却发生了一件让张佳乐很惊讶的事情,他的经纪人小风忽然辞职了。知道这件事的那个下午,张佳乐立刻打车回了公司,推门进了小风的办公室。

“乐乐来了啊?整东西呢,挺乱的,你自己找个地方坐吧。”

张佳乐找了个高高的废报纸堆坐了下来,小风还不忘给他倒了杯茶,张佳乐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小风像是在特意等他。

“为什么会忽然辞职?”张佳乐问。

小风笑了:“我正想找你说说这件事呢,我其实做了件对不起公司的事情。”

“啊?”小风在宜星干了很多年了,张佳乐还真是不信他会做那种事儿。

“我问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

张佳乐点了点头。

“你和百花的老总孙哲平是不是有私交?”

张佳乐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个问题,小风用词向来恰当准确,让张佳乐连打个擦边球的机会都没有,逼迫他直面回答:“以前有。”他说。

这个答案显然在小风的意料之中:“两个月前百花要收购宜星的事情在业内已经算是走漏了风声,但是价钱一直没谈下来,两边都在竭尽所能的争取更多优势。那时候忽然有个记者找了上来,本来是想直接找上头的人,也不知怎么的先找到我了,然后他给了我这张照片。”

张佳乐接过照片,那张照片上的竟然是他和孙哲平,那时候孙哲平开着自己的车帮他搬家,黑着一张脸端着他那箱熊熊猫猫,而自己在一旁讲话,他记得自己那时好像是在鬼扯一些什么的,怕他把自己那堆东西扔出去……

此时此刻再回忆起来,竟觉得好像已经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了。

“这张照片本身没什么,但是那记者说他跟着你们拍了一路,后面有几张挺精彩的。”

虽然不知道剩下几张是什么,但是张佳乐已经不敢想象这些照片流传出去的后果:“后来怎么样了?”

“那个记者想要把照片卖给我们公司的人,这样我方可以因此获得更多的优势。”

“为什么?”张佳乐一时没转过来弯:“这张照片对孙哲平不会有任何威胁吧。”

小风忽然笑了:“确实不会,就算他真的包养你,这事情传出去对他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如果你在他心里地位很高呢?”

张佳乐愣住了。

“那这么一来,他必定会为了防止你的前途毁于一旦,做出一些让步。所以估计那个记者是想赌一把,要知道,市面上关于百花集团孙总的八卦,可是少之又少。”

虽然听这些话,心里会有那么一点开心,毕竟他曾经很接近过这个圈里的神秘男子,不过再怎么说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张佳乐看着小风,示意他继续说下面的故事发展。

“但是无论这个赌注谁赢谁输,最有可能成为牺牲者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你,张佳乐。所以我犹豫再三,最后向公司隐瞒了这件事情,这就是我所做的对不起公司的事。”

“那后来呢?公司上头的人知道了?”

小风摇了摇头:“我后来想办法联系到了孙哲平。你别这么惊讶,虽然联系到他很不容易,但是我毕竟在圈子里呆久了,也会有我自己的办法。我把事情跟他说了一遍,他几乎没犹豫就答应帮我处理这件事情,并且在不损害你利益的条件下。”

“……他怎么处理的?”张佳乐觉得事情正朝着自己意想不到的地方发展着。

“我不知道,可能被敲诈了一笔?或者是用他自己的方法解决了?”

张佳乐忽然有点担心。

“有机会去谢谢人家,知道么。”小风忽然把照片递给张佳乐:“这照片把你照的挺可爱的,可以拿着做个纪念。”

什么?很可爱?!小风大大你的品位有问题吧!

“好了,我东西也整的差不多了,准备走了。”小风看了看张佳乐:“我想想,好像也没什么要和你交代的了,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张佳乐眨了眨眼:“我还以为你会让我去搞定孙哲平,然后吃喝不愁之类的。”

谁知对面的小风的表情像是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一样:“就你那段数,你以为人家做总裁这么多年是白做的啊?”

“那他万一真、真的眼瞎了,就喜欢我这样的呢!”张佳乐说完这句话就觉得脸快炸了,太尼玛羞耻了。

“哈哈哈哈哈,也有这种可能,我就挺喜欢你这样的。”小风伸手拥抱了张佳乐:“我真走了啊。”

“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傻孩子。”这是小风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宜星公司并入百花集团旗下的当天,上台讲话的不是孙哲平,但是发言者张佳乐也见过,正是那天送孙哲平回来的人。虽然公司名字不一样了,但是地址和宿舍都没有大变动,期间他去百花的主公司报过几次道,但是都没和孙哲平打过照面。唯一一次相遇还是自己在楼上等电梯,无意从8楼的窗户看到他和同事一起走去食堂的场景。

三月的时候,百花集团对宜星的艺人进行了一次市场调查,主要是想看看艺人在各个领域和年龄层的影响力。毕竟换了公司以后,管理体系和管理人员都发生了不小的改变,所以很多人都需要重新确定发展方向。但是这次调查结果却让张佳乐各种喷血,大概是厨房节目做多了,他竟然被评选为对50岁年龄层最有影响力的艺人,俗称——大妈杀手!

“所以公司是准备给我多接一些厨房用品的广告?”张佳乐问他的新经纪人小北。

小北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不过老大他们说让你接受一个采访。”

“哦好,关于什么内容的?”张佳乐问。

“比如‘如何成为大妈杀手’?”小北随便猜了一个:“据说是记者主动要求采访你的,都是自己人,别太紧张。”

张佳乐觉得百花这地方很玄妙,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等到拿到地址以后,才发现竟然是《北方周日》的报社,而采访的记者就是那位南岭雪,他忽然有了一种“好像真的是自己人”的错觉。

南岭雪,不会是个很难相处的人吧?

谁知到了以后才发现,南岭雪竟然是一个相当活泼可爱的女性,每当有人问起为什么要用“雪”这样的字眼来当笔名的时候,她会的回答“我的雪,象征着高洁美丽,而不是冰冷。”

“那之前打电话,问你为什么要帮我的时候,你回答的这么冷淡?”张佳乐问。

南岭雪竟然“噗”的一下笑了起来:“你说的是那句‘我愿意’?是老大让我这么回的。”

“老大?”老大是谁?

“是啊,公司本来有两个高管,楼先生和孙先生,为了区别他们俩,所以一个叫老大,一个叫大佬。”

于是张佳乐饶有兴趣的顺着她的话问下去:“那老大是楼先生还是孙先生?”

“孙先生。”南岭雪回答。

“为什么他不是大佬?”

“他说他不喜欢。”

这果然是孙哲平那毫无道理的思维方式,张佳乐在内心感慨。

“对了,你和老大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南岭雪忽然开口问他。

张佳乐眼珠一转:“你不是记者来搞采访的么?”

“采访,只是我生存的方式;但是八卦,才是我生活中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要不这样,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张佳乐竟无可避免的被这个愚蠢的条件吸引了,不得不说人类都是爱八卦的呀,于是他开口问南岭雪,问的还是那个让他纠结很久的问题:“你为什么会帮我写那个稿子?是……你们老大让你写的?”他问的有些不太确定。

南岭雪回答的很肯定:“是啊,他当时拿着厚厚的一沓毛爷爷,走到我面前,然后把东西‘啪’一下拍我桌上,跟我来了句‘帮我写个东西’,于是我立刻就写了。”

张佳乐发现自己再次无言以对,这花集团的画风实在是太魔性了,不过他还是第一次从另一个人口中听到这么多关于孙哲平的东西,感觉有些新奇,于是他继续问道:“你很崇拜你们老大么?”

“是啊,老大对我有知遇之恩,在写作方面他教了我不少。”

张佳乐吐槽道:“写作?难道是教你如何嘲讽别人?”

“确切来说应该是教我如何把观点表达的更犀利吧,其实传媒界公认娱乐圈有三大记者杀手,前面两个你肯定知道。”

“黄少天和周泽楷?”张佳乐很快就猜出来,这两个人一个话多如牛毛,另一个半天打不出一个屁。

“恩,其实老大本身也在列表里面,因为有时候他一开口能让人噎死,不过他现在转幕后,不怎么出镜了。老大的语言功底确实扎实,那天我也问他为什么要让我写那个稿子,然后他写了五个字给我,并且跟我说这话有两个意思,可是时至今日我只能想出一种。”

“我爱上他了。”

张佳乐拿到纸条以后有些脸红,他把纸条上的话读了两遍,忽然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我操,孙哲平你个老流氓!”

我/爱上他/了。

我/爱/上他/了。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147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