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双花 | 地上火 6

-炮友转正

-终于更了


【6】

两人最后还是一起打了荣耀,不过这也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张佳乐一开打就发现孙哲平异常的强,他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能令他如此全神贯注的对手了,他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狂点鼠标,荣耀!画面最终定格在百花缭乱的3%的血条上,张佳乐看着屏幕长舒一口气,不由觉得自己赢得有几分侥幸,若是孙哲平最后一下先落到自己身上,那结局定是不一样了。

“再来?”孙哲平回过头,两人果然都没打过瘾。

“嗯!”张佳乐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再次投身于PVP竞技之中,几局过后,胜率几乎是五五开,颇有种主客尽兴的味道。

“问你个事儿,你之前说你帮人代练?”孙哲平忽然问他。

张佳乐点头:“是啊,怎么啦?”

“帮我这号也练练呗。”

“竞技场上分?”张佳乐看他的再睡一夏已经满级了,显然不可能是让自己练级。

“是啊,上到5000左右。”

张佳乐眨了眨眼,自己的号现在在5500左右,按照孙哲平的水平来说5000分应该不算太难,难道是他运气不好总是碰到高手?

“你现在多少分?”他问。

“200。”

“怎么这么低?!你难道砍了GM被轮白了?”

孙哲平没理会他奇妙的脑洞:“我从上个季度开始就没玩了,平常没什么时间。”

“……帮你上分能抵房租么?”张佳乐忽然冷不丁问了一句。

孙哲平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不至于吧。”

张佳乐对于他这个“不至于”还没理解清楚,就听到孙哲平先笑了出来:“随你便,吃饭了么?”

“没。”

“出去吃吧,我请你。”

可是等孙哲平和张佳乐出了门以后,两人才发现已经快十二点了,方才打游戏打的太投入了,一回神竟然已经这个点儿了。本来想好要去的地方已经关门了,张佳乐随手指了指路口那家麻辣烫:“吃这个呗。”

“你确定?”

张佳乐回答的十分诚恳:“真的,这是你家附近最好吃的一家了。”

孙哲平一脸嫌弃的用手摸了一下桌子,黏黏糊糊的,不过在张佳乐的极力坚持下,两人还是在小店里坐了下来。

点完单以后,菜很快就上来了。孙哲平尝了尝,味道还算过得去,况且两人都没吃晚饭,自然现在也都饿得慌。不一会儿,孙哲平就发现,张佳乐的饭量和他那小身材真的是完全不成正比,瞧这一碗接一碗的。不过回想起来这好像确实是他第一次和张佳乐一起吃饭,自己平常都不在家,也不知道他自己一个人会吃些什么,难道吃的会是这些?

“你怎么不吃,不好吃么?”张佳乐吃到一半发现对方竟然看着自己。

孙哲平愣了片刻后摇了摇头:“还行。”

“你平常都吃……”

“诶?”张佳乐忽然打断了他的话,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竟然是经纪人小风的电话,他完全没有料想对方会在这时候找自己,他刚想接起来电话,却下意识的往孙哲平那边看了一眼,想收回目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孙哲平几乎在同一瞬间领会了他的意思,点头示意他接电话:“我正好出去买包烟。”

出了门以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做了什么,孙哲平一直都清楚的很,自己明明随身带着烟。他忽然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可笑,按理说,若是接私人电话,要走也该是张佳乐走,自己瞎起什么劲儿?况且张佳乐也未必会介意自己坐在旁边,可是他却下意识的选择了回避。

两人的职业有着很密切的联系,而他确实有意要隐瞒张佳乐,一开始的时候是担心他会把自己当做上位的手段,但现在想想其实并不是这样,他只是担心两人之间这个微妙的平衡会因此被打破。他们像是两个带着面具交谈的人,本可以畅所欲言,但在意外发现两人彼此欣赏之后,却忽然变得拘谨起来,渴望更深一步接触,却又害怕对方因为自己真实而罪恶的一面而离开。

等孙哲平抽完一根烟回来的时候,发现张佳乐似乎在等自己,脸上表情很是灿烂,笑的跟一朵花儿似得。

“有好事?”他坐下来挑了一筷子豆腐。

张佳乐“嘿嘿”一笑:“我有工作了,本来以为原来公司要辞退我了,没想到忽然又有了工作。”

孙哲平觉得自己也被他喜庆的表情感染了:“挺好的。”他笑着点了点头。

“为了庆祝我有了工作,这顿我请了!”乐哥豪情万丈的一拍桌子,表示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孙哲平看着他,没表示反对。

吃个麻辣烫,我没准儿还真没零钱呢。他想。

 

这个工作来的很突然,所以张佳乐起了个大早去公司报道。许久没去公司了,再回去的时候竟有了的错觉,也或许是心境的不同,此时此刻的所闻所见均已和过去不再相似。不过他确实听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比如一到走廊上就听到自己的名字,按照以往来说,即便是议论,也不会像如今这般明目张胆。不过张佳乐内心不免一阵激动,没想到自己走了那么久,还有人惦记着啊。谁知仔细一听,那语气倒像是有几分嘲讽:“……张佳乐走了这么久怎么又回来了?”

回答的他的人是自己的同事:“还不是那档节目没人要,播出时段差不说,还跟一群中年大妈一起做菜,一做菜就一上午,一开口签约就是半年啊,中途想走都走不掉。”

半年?

张佳乐在心中一惊,时间超过他签约公司的时间,就是说如果接了这档节目,他很有可能就有了和公司续约的机会,这简直是正中下怀、雪中送炭、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啊!

张佳乐内心几乎是立刻有了决定,所以在见到经纪人以后,他直接就把这档节目签了下来。

小风很明白他的处境,对他这个看似草率决定并不表示意外,反倒有些赞许:“做这一行千万不能有傲气,幸好你没有。”昨日气势如虹如九天揽月,明日便可一落千丈,其中变化不过朝夕,怕便是怕一旦尝过了红的滋味以后,就不愿再过低人一等的生活。许多人便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永远丧失了东山再起的机会。

张佳乐想了想:“其实我有。”

“那只能说你没有用错地方。”小风笑了。

张佳乐觉得她笑起来其实挺好看的,作为公司最干练的女魔头经纪人,小风其实完全不像她外表那般犀利冷漠。

这份工作好像有点急,接下节目以后,张佳乐就被告知第二天就去报道上班。

后来张佳乐才打听到,是本来接下节目的明星忽然撒手不干了,结果又没有其它合适的人接手,只好把自己抓了回来。说起来这个节目也奇怪,明明是一个厨房节目,播出时段竟然在凌晨,有哪个家庭主妇会在凌晨起来抄菜谱啊?!就凭这一点,明眼人就足以判断这工作绝对不是好差事。

第二天到了节目录制现场,张佳乐才对这档节目有了一些了解,主持人晓珩是个丰腴的美丽大妈,节目内容主要就是请一些民间高手,也就是嘉宾,来讲讲如何用简单的方法做出好吃的食物。这节目本来不咸不淡做得好好的,谁知忽然换了个总监,新官上任三把火,非要一人做菜做另一个人在一旁学,张佳乐自然就是被抓来学的那个。

节目录制很快就开始了,不过大家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张佳乐不会做菜。他对于做菜的所有了解,全部来源于儿时看过的一部片子,叫做《中华小当家》,不过他除了从里学到的“不是发光的菜都不是好菜”之外,其余依旧一片空白。

不过第一个发现这个问题的竟然还是嘉宾:“你为什么切得这么难看?”他忍了很久还是问了出来。

镜头立刻给了张佳乐刀下食物了一个特写,那土豆丝切得比薯条还粗,最主要的是还参差不齐,有几根像是断掉的手指。

“……这什么啊?!剪掉剪掉!”

张佳乐重新拿了一个土豆,但奈何实在是切不好,节目组只好让嘉宾来切,对着对方的手拍了一会儿,再无缝剪接到了张佳乐那段里面去。

“小张,好好练习练习啊。”节目总监走之前拍着他的肩膀如是说道,张佳乐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后来他为此吃了近一个月的土豆丝。对于每天下班回家都看到张佳乐在厨房切土豆丝这件事情,孙哲平疑惑了很久,险些以为他到改行当厨师了,找人问了问才知道是做节目。

 

在那之后张佳乐重新把生活重心转回了工作,但在这个注定不会被太多人看到的节目里,做好做坏一个样,但是当张佳乐逐渐见长的刀工被主持人晓珩姐夸奖的时候,他心里还是像开了花一样开心。

经历那样的低谷之后,张佳乐的心态显然已经不像刚入圈子那般志气高昂急于求成,很多事情反而看淡了许多。日子过的如流水一般,平平淡淡,而孙哲平这个人也好像顺着这股涓涓细流慢慢融进了他的生活里。他开始接受了两人如今的关系,迷恋对方的身体,甚至每次做完之后都忍不住要温存一番,不过他最喜欢的事情竟然是在头脑放空后躺在床上和孙哲平聊天,其实也算不上聊天,只是说一些不知所谓的话,比如:“你喜欢猫还是狗?”

对于这样无聊的问题,孙哲平在这时往往都会耐心回答他,“猫”他说。

“为什么啊,你这样的人不是应该喜欢狗才对?”

“狗太没节操了,吃屎不说,还会一口吃一个西瓜。”这梗来自微博上一只哈士奇的图片,张佳乐听了笑了起来,他觉得有时候孙哲平自己也可能不清楚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房间里很安静,唯有身边孙哲平胸口起伏的呼吸,让张佳乐意识到时间还在流动。

谁知过了一会儿孙哲平忽然转过身子对着他,眼神挺柔和:“我以前在老家养过一只猫,很像你。”

“啊?我长得像猫?”张佳乐对他的话有点没理解。

孙哲平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

谁知等了很久没听到回答,张佳乐以为他睡着了,便抬起头看他,谁知孙哲平忽然伸出手来,狠狠的把他的头按在了枕头上。

“我靠你偷袭!”张佳乐捂着自己的头表示不满。

“赶快睡吧你。”说完这句话后,孙哲平自己竟也笑了。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153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