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双花 | 地上火 5

-炮友转正

-娱乐圈

-好色气啊。。

-这文重名了,改成地上火吧干脆,顺便弄个tag

【5】

 

这些日子张佳乐丢了工作,除了偶尔去公司打个酱油,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本来想在网上找找工作,但是发现这钱还没自己打游戏赚的快,于是干脆重操旧业,打起了荣耀。他本来就是高手,虽然很久没玩了,熟悉了几天很快就跟上了新世界的节奏。

至于孙哲平那头,平日里的生活互不相干,这在入住时两人便有言在先,而张佳乐也一直恪守着这条约定,所以导致现在在对方家里住了快一周多了,两人的交集却始终屈指可数。但是即便如此,当室友的感觉总是很微妙的,即使他不刻意观察,都可以知道孙哲平每天八点起床、八点半出门、多数情况下都是晚上十点左右到家……在找到这些规律以后,张佳乐能完美避开一些不必要的交集。说实话,他本以为孙哲平应该是那种没事泡泡吧喝喝酒生活多姿多彩的上班族,可这家伙却过着相当规律的生活,不会晚归,当然也没带别人回过家。

这种封闭的生活在某种程度上却给张佳乐带来了相当的安全感,他早就厌倦了当一个公众人物,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被暴露在众人面前,为了收视率和形象肆意扯着谎,而此刻他只觉得孙哲平什么不问什么也不说,让他产生了一种世界上没有人认识自己的错觉。

不过这种奇妙的平衡在不久以后却被另一种更奇妙的方法打断了。

他们家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居然停电了!

“我操!!!”张佳乐此刻已经完全脱下来公众人物的马甲,恢复了高中时期那个无药可救的自己,所以脏话粗话全都回来了,不过谁他在这马上就要过副本的那一刻竟然停电了!周围一片漆黑,张佳乐看着还亮着的手提电脑,但是游戏却怎么也连不上去了。他一边摔鼠标一边砸键盘,骂了一会儿娘才忽然想起来,说不定没停电只是跳闸了而已……于是他又连鞋都没穿直接冲出了房门,出去以后便看到有个人用嘴叼着手电筒在搞电闸,走近一看才发现那人居然叼的是手机。

“嘿!”张佳乐拍了他一下。

孙哲平被他吓了一跳,赶忙回过头,他嘴里的光把张佳乐直接闪瞎。孙哲平一手扶着电闸,一手把嘴里的手机取出来,递给张佳乐:“你走路发点声行不行,大晚上的。”

张佳乐看了一眼那个疑似沾满口水的手机,嫌弃的接了过去,然后举高帮他打灯,张佳乐看着他用手拨弄电闸,可是这种技术性的东西他也不懂,看了一会儿便没了兴趣,转而把目光放到了孙哲平身上去。孙哲平干活的时候很专心,有汗水从他的脸颊旁边渗出来,他脸上有些许刚长出来的胡茬儿,可张佳乐却丝毫不觉得他有邋遢的迹象,反倒有几分性感;他高举的手臂绷得很紧,肌肉线条也美的恰到好处……晃神之间,等触到对方手臂上的皮肤之时,张佳乐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已经把手伸了出去。

天哪,他在干什么!

好在孙哲平几乎在同一时间转过了头:“不是跳闸,停电了。”

“哦、哦好。”张佳乐回答的很心虚,在黑暗中他心跳如雷,却又不由有了几分庆幸,好在对方应该没有注意到自己方才的举动。

既然是停电了,两人干脆在沙发上坐下,孙哲平点了点张佳乐手中的手机:“灯关了,太刺眼。”张佳乐点了点头,照做了。

“你刚才在干什么,叫那么响?”

这话问的有几分玩味,但是由于周围黑漆漆的,张佳乐也看不见他的表情。他试着不从某个角度理解,估摸着对方大约是听到了自己在停电时叫的那声“我操”,于是回答道:“我刚才在游戏里,没想到马上要通关的时候忽然停电了。”

“什么游戏?”孙哲平问。

“荣耀。玩过么?”

“玩。”

张佳乐对他这个回答有些惊讶,不过想想又觉得情有可原,毕竟对方之前说他不看电视不刷微博,他总得干点什么吧。

“你玩什么职业啊?”张佳乐问他。

“狂剑士。”

好像挺适合他的,张佳乐想,他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没想到对方又开了口:“你玩的不会是弹药专家吧?”

“?!你怎么知道?”张佳乐没想到。

“你那串儿钥匙。”他的钥匙上挂的正是一个小手雷。

“噢噢噢,怪不得。”

“你水平的怎么样?”孙哲平问。

张佳乐嘿嘿一笑:“还不错。”

“行啊,什么时候来一局?”

“随时。你要是输了可别太难过啊。”张佳乐对自己的技术可是非常自信的。

孙哲平也笑了:“你说什么?”那语气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张佳乐故意没理他。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张佳乐心中却忽然涌上了一种奇妙的感觉,黑灯瞎火的,他竟然和这个人聊着自己最喜欢的东西,这感觉竟让他有些心跳加速。不过这种感觉在孙哲平再次开口的时候被果断打破:“你刚才,是不是想要?”

“啊?”张佳乐愣了片刻后一下子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下意识就想要装傻。

“那之前为什么摸我?”孙哲平一点都没有“就这么算了”的意思。

他还是发现了!张佳乐顿时感觉羞愧无比。

黑暗之中,两人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但是张佳乐还是能感觉出孙哲平步步紧逼的气场。他咽了一口吐沫道:“你的肌肉很好看,以前我也想练这种的,据说很上镜。”

孙哲平笑了,忽然搂过他的肩膀把他压在沙发上,贴在他耳边,呼吸温热的洒在张佳乐的耳廓上:“别练,你这样就很好。”孙哲平把脸靠在他胸口,张佳乐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紧张的不敢动,两人就这么趴了一会儿,对方才忽然开了口:“你平常不会也像这样心律不齐吧?不去看看医生?”

“去你大爷的!”对于对方这样毫不犹豫的揭穿,张佳乐直接炸了毛。

谁知孙哲平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后,便把头埋在他的颈间,轻轻用嘴和舌舔吻他小巧的喉结,不知是觉得痒还是因为触碰他的敏感区域而感觉舒适,张佳乐缩了一下脖子“嗯”的轻哼了几声,那声音像极了孩提在睡梦中发出的呢喃,又好似猫咪的嘤咛之声。孙哲平其实一直觉得张佳乐像只猫,他的脖子对于男性而言又过于细嫩,他甚至觉得感觉用一只手就能抓着脖子把对方提起来。

两人身子贴的很近,身体的变化都瞒不了彼此,张佳乐的欲望竟轻易的被他吊了起来,当对方扒开他的裤子用手轻轻抚弄他的阳器时,他竟会下意识的随着他的手动作。张佳乐闭起眼睛,忽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句话来,我原以为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原来寂寞的时候,每个人都一样。

他孤身一人来到这座城市,而这座城市带给他的东西并非名利和财富,而是孤独。他曾觉得自己像是大海中的一块浮木,因孤独而痛苦,而孙哲平的抚慰是他此刻唯一的救赎,所以他伸出手,只想让他离自己近一点,再近一点。

“怎么了这是?”

他仰起头,发现孙哲平正看着自己,张佳乐发觉自己脸上湿湿凉凉的,用手一摸,才意识到竟然是眼泪。

“没、没事。”张佳乐伸手环住他的腰,把脸靠着他的胸腔上,这个位置能让他听到对方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强而有力,让他觉得莫名的安心。

孙哲平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只好顺应他的动作,把他搂得紧一些。

“孙哲平。”过了片刻张佳乐才忽然开了口。

“嗯?”

“你继续吧。”

张佳乐觉得脖子痒痒的,他猜想孙哲平大约是笑了,谁知对方忽然拉起他的手,摸向自己身下的硬物:“想不想尝尝?”

张佳乐下意识把手往回缩了一下,在明白过来对方意思的时候,他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这样舒、舒服么?”他问的有些结巴。

孙哲平顿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说罢竟起了身,在地上半跪了下来。

当身下那东西被孙哲平含住的时候,他的大脑就像是这城市的灯火,在一瞬间全部熄灭,余下一片黑暗,只数秒之后,又有烟花在脑海中悉数炸裂,星屑伴着余晖一同洒落。他把用手搂住对方的脖子,只感觉自己如同陷在一块沼泽之中,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最后他在对方温热的口腔中到达了高潮,张佳乐羞的几乎不敢把头抬起来,好在孙哲平没去追究这些。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张佳乐只好礼尚往来一番,他握着对方的巨物,咽了一口吐沫,他在心里估摸着还好停电了,这黑暗有如一道屏障,完美的遮蔽了他此时此刻见不得人的表情。于是张佳乐以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为自己壮了胆,然后……

沉寂了许久的灯泡竟然闪了一下,紧接着就忽然来了电!这突如其来的天光大亮,让张佳乐几乎无处遁行。

怎么会这样!!!

张佳乐抬眼,发现孙哲平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伸手摸了一下他柔软的头发,表情竟有些忍俊不禁:“我警告你,别停啊。”

我……

我能装死么……张佳乐同学欲哭无泪。

TBC.


评论 ( 47 )
热度 ( 191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