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双花 | 地上火 4

-炮友转正 

-娱乐圈

-我又更了,要挂科了T T嗷嗷嗷


【4】

 

那一串儿带着小手雷的钥匙是孙哲平在赶走他的第二天找到的,在自己床底下,估计是掉在地上后,被两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踢了进去。

找到东西的时候,孙哲平的心情其实挺复杂的,说起来有愧疚也有高兴。但既然是别人的东西,自然是要还回去,他这才想到自己没有留张佳乐的电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想了一圈还是回到了那间酒吧。为的自然不是要去酒吧里偶遇他,他去找了酒保,果然问到了一天前有一个长得挺俊秀的男孩来找过钥匙,并且把号码留了下来。他一直随身带着那串钥匙,但却在酒保提议把钥匙留下来由自己转交的时候犹豫了片刻,扯了个谎:“我没带着身上,等他联系你时,我再送过来。”

回家以后孙哲平拿着那个小手雷看了一会儿,看着看着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自己这究竟是怎么搞的。

至于张佳乐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他估计自己一时之间也是闹不明白了。

可是没想到这一等竟然等了三天,他简直开始怀疑这酒保是不是办事效率有问题了。

 

孙哲平把张佳乐叫出来,两人在还没营业的酒吧里找了个小角落坐了下来。

“是这个么?”孙哲平把钥匙拿给他。

看到自己的钥匙,张佳乐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赶忙像宝一样的把那串儿钥匙收了起来。放好以后才想起来自己没说谢谢,赶忙又补了一句。可是孙哲平却也看得出来,那声谢谢他说的有些不尴不尬,不过想想也是,两人的关系本就很尴尬,更况且自己前些日子还说了重话。

接下来两个人便在可视环境很差的酒吧里相对无言。

“你……”

“你……”

沉默半晌后,两人竟然又同时开了口。

“说。”还是孙哲平先问出来了。

张佳乐犹豫了一下:“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孙哲平。”

“张佳乐。”

张佳乐本是很不情愿说自己的名字的,毕竟他的名字在百度上一搜就能搜一长串儿出来,一百条里没一条是好的,但是他还是在他面前说了出来。

不过要说他不乐意,孙哲平就更不乐意了。这货竟然真的不知道自己名字?真的不知道?!孙哲平决定还是不要再去想这件事情了……

“那你要问我什么?不会也是这个吧……”张佳乐很蠢很天真。

孙哲平明显懒得理他,思索了一下,干脆直接开口来了一句:“要不要住我家?”

“啊?”张佳乐这声惊讶着实有点夸张,他实在是没跟上对方那追风逐日般的节奏,他想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孙哲平的眼睛的又问了一遍:“你不反对?”

那表情很是小心翼翼,饶是孙哲平都有点看不下去,不过该说的自然还是得说:“有要求,先看看你能不能答应。”

“你说。”

“我会不定期收房租。”

张佳乐愣了一下:“可是你好像不缺钱。”

孙哲平笑了:“确实。我要你肉偿。”

孙哲平把自己定位为商人,一切自然以利益为先,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君子,但是他更不屑去当个伪君子。既然知道自己做不到只把他当普通舍友,还不如一开始就把要求讲好。

这头孙哲平讲的坦坦荡荡,可另一头的张佳乐简直和他成反比,脸皮薄的不行,竟然被他说得有些脸红。好在这里光线极差,间接掩盖了他的紧张,他把眼睛移到旁边吧台上的那朵玫瑰花去,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挤出一句:“……你不会每天都收吧?”

孙哲平忽然觉得他这句话夸自己夸得有点狠,差点没笑出来:“不会。”

“那就好。”

“当然你可以主动交租。”孙哲平补了一刀。

“你大爷的不可能!”张佳乐的反应像极了炸毛的猫。

孙哲平最后补充了一下:“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日不要出现在家里;还有,平日的生活互不相干,这些都可以么?”

“嗯。”张佳乐点了点头,后面一条他还巴不得呢,毕竟他的职业有些特殊,虽然没有大红大紫过,但是再怎么样也算是公众人物,他不希望这个人对自己那个“肮脏的世界”知道太多。

“好。”孙哲平一拍板,这件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

孙哲平问张佳乐需不需要拿什么东西,张佳乐这才想起方才经纪人的那个电话,自己确实还有一堆东西在那边,他也没怎么客气,报了公司附近的一个地址给孙哲平。

“到了,能就在这里停么?”张佳乐忽然喊住了他。

这里离宜星公司大楼还有一小段距离,但是并不远,孙哲平知道张佳乐是有意这么做,点了点头,没有拆穿他。

“我很快就回来,东西不多,放心。”他说完就直接跑了。

孙哲平趁他不在的时候往公司打了个电话,请半天假,想了想也只能给楼冠宁打,毕竟公司已经没几个比自己职位高的了。

楼冠宁接起电话以后挺惊讶的:“你没来?”

“嗯,下午再去。”

“行。”楼冠宁顿了一下,忽然换了一副八卦嘴脸:“你这是……终于找到对象了?”

孙哲平怎么听怎么觉得他这话不舒服:“少胡扯啊。”两人后来又聊了几句公司的事情,聊到一半张佳乐就回来了,他立刻招呼楼冠宁:“先挂了。”

“诶诶,我话说一半呢,你别还真是有对象了……”再然后,楼冠宁的话就被无情的掐断了。

 

张佳乐抱了个大箱子出来,只有一个,这对于一个人的家当而已确实一点都不多,孙哲平倒是有点惊讶:“就一个?”

“还有……”于是张佳乐又跑了过去,不一会儿搬了一个更大的过来。

其实张佳乐自己倒没什么东西,他平常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广告商提供的,多的反倒是一些粉丝送的抱枕啊,模型啊,他都很舍不得,所以能拿的都拿,最后硬是装了两个箱子。孙哲平要知道自己帮人搬家搬的都是玩具,还不得无语死,好在张佳乐确信孙哲平不会打开他的箱子看。谁知这念头在脑中闪过的那一瞬间,张佳乐就被身后的人撞了一下,一个没站稳,箱子立刻歪倒在车上,熊熊猫猫的布偶咕噜咕噜滚落在孙哲平车子的后座位上,一时间颇为壮观。

两人都傻了眼。

“张佳乐,你是去我家开幼儿园么你!”

“不是不是,我需要它们!”张佳乐下意识护在了那些布偶的身前,生怕孙哲平把那些东西给扔了:“我们老家有个传统,每个布偶都是有灵魂的,他们都象征着死去的……”

孙哲平可不想听他鬼扯:“行了行了,你护着它们有什么用,我要扔肯定先扔你。”

张佳乐一想,有道理啊。

好在后来孙哲平还是拉着一车娃娃回了家,说实话一路上他真挺担忧的,生怕碰到熟人,根本解释不清,太羞耻了。

 

一路上有惊无险,到了家以后张佳乐还是心有余悸,生怕连人带东西一起被孙哲平扔出去。孙哲平把他分配的旁边的房间,钥匙也扔给了他,然后指着他那一堆东西:“晚上我回来之前收拾干净。”

“好的。”张佳乐回答的飞快,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能问你几个问题么?”

“说。”

“你结婚了么?”

“我结婚了还需要你?”孙哲平反问他。

那就好,张佳乐点了点头。他被网上那些给他戴帽子的人搞怕了,对“第三者”这样的词汇有些过于敏感。

“你平常看电视么?”这是张佳乐的第二个问题。

“不太看。”

“刷微博么?”

“不刷。”

“那上网么?”

“……你问这些有什么意义?”孙哲平不想回答了。

“没、没意义,随口一说。”张佳乐其实就是怕孙哲平万一在媒体上见过他,但是看到孙哲平一系列标准老宅男回答,顿时感觉放心了不少。

“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孙哲平开口道。

“好。”

“你先过来。”

张佳乐闻言走了过去,忽然被孙哲平从侧面搂住了身子,因为角度问题,张佳乐被抱得很不舒服,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身体微微一僵:“你、你要收租?”

然后他便听到耳侧的人忽然笑了出来:“不是。”他回答:“我之前那么说你,你难受么?”

“说什么?”张佳乐没反应过来。

“算了,没事。”孙哲平看了他一眼,忽然什么都不想问了。


TBC.

评论 ( 30 )
热度 ( 173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