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双花 | 地上火 3

-炮友转正

-娱乐圈

-霸气总裁爱上我,莫名写的好爽2333


【3】

 

“什么东西?”孙哲平一边开门一边问他。

“一串钥匙。”

门开了,孙哲平抬头看了他片刻后,才开口道:“进来吧。”

可是一进门孙哲平就愣住了,他看见昨天张佳乐穿过的那双拖鞋竟还放在门口。下午的时候他定了外卖到家里来,去拿外卖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这双拖鞋,本是想要弯下腰把拖鞋放回柜子里,却奈何那时候手里有一堆的外卖,只能等放下东西后再回来收拾,这么一来一去最后还是给忘了。所以这双鞋还在这里本该算不上意外,但是孙哲平心中却忽然涌上来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预谋已久亦或是命中注定,好像他早知道对方要回再回来一样。

张佳乐也愣了一下,但是还是很快把鞋子换好了,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还是找钥匙。两人昨天的活动的地方只有玄关、玄关到卧室的路上、卧室和卫生间,所以搜索范围说来说去也只有这几个地方。他先把玄关仔细的找了一遍,甚至把孙哲平的鞋倒过来抖了两下,结果只掉出了两颗小石子。

对于这个结果两人都有些意外,张佳乐看了看的他,孙哲平只好在一旁没好气的对他帮自己清理皮鞋这一行为象征性的表示了一下感谢。

单身狗的家一般都缺乏生活气息,所以玄关里面除了鞋子以外也没什么好看的,张佳乐开口问他:“能去你卧室看看么?”

孙哲平点了点头,没阻止他。

推开门进了屋子以后,张佳乐却顿了片刻,他下意识的环视了一下房间,里面很干净,昨天留下的痕迹早就已经被对方处理干净。明明才一日而已,再回到这里的时候却已经了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可是他却不会忘记,昨日曾在这张床上和这个人做了他一生中做过的,最放荡的事情。

“怎么了?”对方的声音还是那般低沉好听,但是此刻却略显冰凉的却打断了自己的回忆。

“哦,没事。”他眨了眨眼睛,掩饰自己的情绪,重新投入找钥匙的任务里去。可是找了一圈却没找到,他的钥匙上有一个小手雷,按理说应该很容易发现才对,再者他不认为对方会去做扣留他的物品这样的事情。

“没找到?”

“嗯。”张佳乐点了点头。

孙哲平脸上没什么表情,他往门口看了一眼,张佳乐虽涉世未深,却也能感觉出他应该有逐客之意,于是很自觉的往玄关走去,准备回去。

可是他要去哪里呢?

张佳乐自己也不知道,今天他回了公司一趟,果然遭到了经纪人的冷眼相对,对方婉言告诉他,让他先休息一段时间。经纪人说他既然最近没有工作,就先收回他的宿舍,把他的宿舍让给别人住,张佳乐也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下来,他掏了掏口袋准备把钥匙归还给经纪人的时候,才发现钥匙竟然不见了。“我好像弄掉了,抱歉,我回去找找,我不是在拖延时间,真的。”他有些慌乱的解释了一切后,急急忙忙的回去找地方,先去了那间酒吧,又来了这里,可是都没有。

见他越走越慢,身后的人又开了口:“你还有什么事么?”

张佳乐愣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我早上走的时候有点急,穿了你的衣服,回去了以后才发现是Brioni的,做工很好,是真货吧?”他抬头发现孙哲平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爽,立刻解释道:“我是想说这衣服我还是还给你……”

“不用了,你穿着。”

“哦,那……”张佳乐的手在袖子里紧握成拳,他很清楚此时此刻,他说这句话一定特别不合适,但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我能不能在你家住几天?”

对方没有回答他,这样的沉默让张佳乐很是害怕,他担心是自己没说清楚,赶忙又追加了一句:“不是白住,我可以交房租。”好在他之前还算挣了些钱,虽然公司不给他工作,但是签约毕竟还没到期,所以公司每个月还会有一些钱打进来,虽然少的可怜。

谁知对方再下一秒竟然笑了,可是那笑容在张佳乐看来简直比嘲讽还要可怕,对方开了口:“你故意的?”

张佳乐愣了一下,没有理解他的意思,这忽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别自讨没趣了,快滚吧。”

这是对方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关上门以后,孙哲平叹了一口气。

对方的样子确实很有欺骗性,他太相信自己的眼光和判断,所以一开始也被骗了过去,甚至还为他破了例,但是事后仔细想想,却越想越觉得不可能。张佳乐是宜星公司的艺人,而他是百花集团的董事,两人不是一个公司的,没见过面确实是有可能,但是百花身为宜星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张佳乐不可能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在这个圈子里,很多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他虽然知道张佳乐的难处,但是并不可能因为这个而收留他。况且,带着目的装作不认识而接近他,这种人孙哲平看得太多了,张佳乐这么做,只会让自己打心里瞧不起他。

 

那句话入耳的时候,张佳乐只觉得有一盆水从自己的头顶浇下来,让他从头凉到脚。他猜到十有八九会被对方拒绝,却没想到会对方会用这样的方法拒绝他,彻彻底底的,甚至一点情面都没留给他。他穿着那件不太合身的衬衫,只觉得风从他的领口袖口灌进来,冷得不行。

他觉得自己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实在是不知道钥匙落在哪里了。

夜已经深了,他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经纪人,告知对方实在是找不到钥匙。好在经纪人大概已经对他失望彻底了,并没怎么责备他,只是冷淡的说自己再去配一把。

“我的合约还有多久到期?”他问。

“四个月左右。”

他鼓起勇气问对方:“你还有可能会介绍工作给我么?”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张佳乐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会定期回公司报道的。”

“好。”

对面的人挂了电话。

张佳乐一个人走着街上感觉有些无处可去,最后还是随意找了一家酒店,办理入住手续以后就倒头大睡。那一觉他睡了很久,前些日子他的压力太大了,几乎都没能睡过一个安心的觉,他关了手机不开电视,饿了就找前台点外卖进来,然后在阳台上发一天的呆。可惜这块地方高楼林立,即便在阳台上,也只能看见很狭隘的天空,不知不觉,他开始怀念起了故乡的云。

他也不知道自己从故乡只身来到这里究竟对不对,原本想要成为家人的骄傲,却没想到却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这样的日子大约过了有三、四天,张佳乐才终于觉得缓过了劲儿来。

他打开了手机,看见了经纪人给自己的留言,说自己的东西已经整理好了,让他找时间去拿。张佳乐洗了把脸就准备出门,却没想到刚下楼就接到了电话,是不认识的号码,他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反正也闲来无事。

“您好,请问是张先生么?”

对方的语气像极了以往的广告骚扰电话,张佳乐刚准备开口骂他,没想到就听到那边的人说:“你可算接电话了!您记不记得前几天在我们酒吧留了电话,两天前有个先生找到了你的钥匙,说要还给你,你什么时候能过来一趟啊?”

张佳乐不禁有些大喜过望,虽说现在宿舍的那把钥匙有没有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但是在那串钥匙里,还有一把是自己家的,他在云南的家。虽然离的很远,但是对自己而言却至关重要,因为那把钥匙像是一个信念,他知道无论如果,他还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

“我现在就去,马上!”张佳乐立刻就奔出了酒店大楼,打车出发。

“您别急,先等下……”酒保的最后一句话被他无情的掐断了。

 

到了以后张佳乐才发现自己来的太早了,那酒吧直到下午才开始营业,现在还在做准备工作,不过好在酒保认出他了,操着一口北京话:“小伙子怎么这么着急,没听完就挂了我电话?钥匙现在不在我这儿,不过我已经联系了捡到钥匙的那位先生,他说很快就过来。”

张佳乐有点不好意思,他确实太激动了:“好的,我在这里等就行,你去忙吧。”

可是话刚说到一半,酒保忽然伸出了手,目光穿过了自己:“刚说着呢,那位先生就来了。”

张佳乐赶忙转过头去,笑容却一下子僵在了脸上。

“……怎么是你?”

他开口才意识到自己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孙哲平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出来说话。


TBC.

这几天有点不务正业,估计过几天再更文。


评论 ( 31 )
热度 ( 139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