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双花 | 地上火 1

-炮友转正

-娱乐圈

-原谅我莫名开了坑,我记得这是一个妹子的点文,我看梗不错就写了


【1】

 

如果说进那家酒吧是个意外的话,遇到那个人应该算是意外中的意外。

那一年,刚夺得最佳新人奖的张佳乐本该星途似锦,却不想因为一个莫须有的丑闻而一落千丈。以他的个性应该找个地方大哭一场、或者是找个朋友喝几杯诉诉苦,可是回头才忽然发现他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竟一无所有,他一个人走着走着,最后糊里糊涂的进了一间酒吧。他先点了两杯RED EYE,喝完了才发现一点都不过瘾,他干脆直接来了一瓶Tequila,这几年的陪酒经验让他的酒量变得可怕异常。

 

孙哲平其实很少去酒吧这种的地方,更何况是这样的小酒吧,不过这其中原因只有一个,他是个三杯倒。可偏偏恰逢高中时期的铁哥们回了国,硬是要拉他出来喝几杯,等他到了之后,对方忽然又有事失了约,理由找的头头是道,搞得他气也气不起来。

他看到张佳乐的时候,对方正抱着一大瓶龙舌兰喝得正欢,那表情像极了他老家那只偷吃了他薯片的猫。心思一动,他便朝着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孩走了过去,有时候谁也说不清为什么,可是当时他就是这么做了。

张佳乐估计喝得有点晕,见他过来搭讪笑的倒是挺开心,孙哲平判断了一下对方看上去并不认识他,这才放心的坐了下来。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喝酒么?”张佳乐作势就要帮他满上。

孙哲平赶忙阻止对方:“不喝,我三杯倒,喝了就回不去了。”

对方努了一下嘴,对此看上去颇为不满:“你不喝酒来酒吧做什么啊。”

“本来是来找朋友的,可惜被放了鸽子。”

“我猜猜,难道是女朋友?你失恋了吧!”张佳乐发挥了一下自己的想象力。

“……猜错了。”孙哲平有点无语:“你呢,为什么一个人来喝酒?”

张佳乐沉默了一下才回答:“我前些日子惹了个大麻烦,后来去找人帮忙,结果对方想上我,是个猥琐的大爷,年龄估计跟我爸爸差不多,后来我就跑了哈哈哈哈。”

对方看上去倒是没有很难过,只是那笑声里夹杂着几分难以掩饰的苦涩。

因为工作的原因,孙哲平恰巧很清楚他口中的麻烦指的是什么,但是对于这样的后续确实全无所知,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娱乐圈的确不算少。

孙哲平叹了一口气道:“你找人帮忙,自然得付出代价,不然别人凭什么无缘无故帮你。”

“利益交换嘛,我知道的。”

“嗯。”孙哲平点了点头,对方倒是挺明事理的,这也使得两人的聊天还算愉快。他低头看表的时候才发现时间已经有点晚了:“你喝的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好了。”他这便起身准备让服务生结账。

谁知刚站起来,他的手臂就被张佳乐拉了回去,对方的声音里带着一点赖皮的味道:“能不能别走啊,再陪陪我。”孙哲平也知道,张佳乐那一下拉的其实一点力度都没有,但是却还是把他拉住了。

“不准备回家?”孙哲平问他。

“我家在云南省腾冲县和顺镇仙乐观旁边!”

孙哲平的语气变得柔和了一定,他想这家伙大约是想家了,不然怎么会在说起自己家乡的时候无意湿了眼眶。不过再两人又扯了几句之后,孙哲平感觉自己实在是忍不了了:“你到底想去哪儿?”

张佳乐眨了两下眼睛,脸上因为喝酒而微微发红:“去你家行么?”

孙哲平笑了,他低头看着张佳乐,眼里露出了一丝危险的光:“有条件的。”

“我知道,利益交换!”对方回答的很干脆。

孙哲平想,这还真是糟糕,方才自己还在孜孜不倦的教导他要适应这个利益交换的社会,怎么说着说着就从言传搞成身教了呢?

“你喜欢男人么?”张佳乐也直视了他的眼睛。

孙哲平略有所思的盯着他看了半晌,才开了口:“走吧。”

从酒吧往家里路途不算远,可是却竟让他有些如坐针毡,总觉得心口有团躁火,压也压不下去。

说起来,他现在在做的这件事情应该叫做接炮友回家过夜。约炮,这件事儿对他而言并不算太陌生,他平日工作也很忙,又是单身,偶尔也会有这方面的需求,但是像这样把人带回家却是第一次。

会不会太过了?

窗外的街景一路倒退,对方此时正耷拉着眼皮一动不动的坐在副驾的位置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算了,反正也只这一次罢了。他想。

钥匙得门而入,放下东西以后,屋子一下子安静的过分。孙哲平回过头,发现对方正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他家的玄关,眼神里透出一丝紧张。

孙哲平忽然觉得有点好笑,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搞的?

“把鞋换了。”

“……穿、穿哪双?”

他竟然在纠结这个问题么?

于是孙哲平只好蹲下来,耐着性子帮他把家里唯一一双拖鞋从柜子里找了出来。

 

许是方才吹了吹风,张佳乐知道此时才酒醒了不少,回过神来忽然想起自己干了什么,他竟然跟一个陌生的人回了家!现在后悔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他恍然才想起来今天竟然已经是第二次经历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如果说第一次是被逼无奈,那第二次就完全是他自己自讨苦吃。

“啪。”

面前一双拖鞋被丢了出来,张佳乐这才回过神来,他弯下腰,非常专注的开始解鞋带。

 

不得不说对方的动作确实慢的可以,像是故意在拖延时间,因为对方穿的是一双短靴,明明可以拉开侧面的拉链直接脱下来,但是对方却在解旁边的扣子和鞋带。孙哲平只觉得对方拨弄鞋带的手没有碰到鞋带,反而一下一下的撩在了他的胸口。这鞋子总算是脱下去了一只,对方扭过身子想要换下一个,他的身子微微往下倾,无意露出漂亮的锁骨。

这件事情若是发生在平时倒是没什么感觉,可现在偏偏在他家,这里除了他们没有别人,而这个人等下便会和自己……孙哲平忽然觉得自己被他点着了,他走上前,一下子用手卡住了对方的脖子,然后冲着他的锁骨咬了上去。

对方的反应像是受了惊的小鹿,栗色的瞳孔里带着惊恐,孙哲平想自己果然心里有点变态,他竟然觉得好看的不得了。

他低下头开始品尝对方的味道,张佳乐的呼吸急促,嘴里带着酸苦的烈酒味道。在接吻方面对方倒还算是配合,但是当他的手探进他胸口的时候,便感觉对方的身子猛的一震。孙哲平的手臂无意间碰到了对方的手,才发现他的手冰冷的毫无暖意,再加上对方僵如死尸的身体,他估计张佳乐是太紧张了。

他停下了动作,用右手握住了一下对方的左手,企图让他暖和一点。抬起头时才意识到两人竟然都还在玄关,孙哲平半搂半抱的让张佳乐站了起来:“先去卧室?”

张佳乐眼睛有点红,嘴唇也被他亲的有些发肿,领子也被扯得乱七八糟,看上去怪凄惨的。他低着头,但是还是顺从的“嗯”了一声,只不过眼睛一直没有看着自己。

等把对方抱到床上以后,孙哲平忽然才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你有套么?”

“没……”张佳乐摇了摇头,看上去有些迷茫。

孙哲平皱了皱眉,顿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高估对方了,竟然犯了这种低级错误。他对张佳乐的职业有先入为主的认识,毕竟是混娱乐圈的人。但是转念一想其实也并不奇怪,对方这种反应怎么看也不像是有过经验的人。

“你在这等我。”孙哲平转身拿衣服准备出门去买,还没出门却又转了回来:“或者你可以趁我离开的时候赶快走人,如果你反悔的话。”

出门买个套还是很快的,孙哲平毕竟已经过了羞耻的年纪了,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不过在回去前他特意在外面抽了根烟,旨在给对方充足的逃跑时间,毕竟他的鞋被他自个儿解成那样了,弄回去估计需要点时间。

孙哲平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脑抽了,这种事还是找个有经验的人干好,干嘛偏偏从路边捡个人回家,净给自己找麻烦。一根烟的时间倒是让他内心平静了不少,孙哲平一边走一边想着,若是对方已经走了倒也省心了。所以开了门以后发现张佳乐把他的被子揉成一团抱在怀里的时候,他的心情有点微妙,自己竟然挺开心的。

 

张佳乐在他离开的时候其实想了很多东西。

他先是被人诬陷名声一落千丈,再是坑了报社的老板中途落跑,回公司就算不被骂死也要估计逃不过被雪藏的最终命运,所以他不想回去。不光是公司,他也不想回自己的住的地方,哪怕只有一天也好。在没有大红大紫前,他不得不和他的同事们住在一起,表面上和和睦睦的互相恭维,实际上每个人都为了爬到高处而不惜把别人踩在脚下。

其实就连他的经纪人小风也说他并不是和在娱乐圈生存,这性格太吃亏了,说白了就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而且有时候自己确实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不回去,说到底还是不回去。

不过张佳乐一直坚持称自己没有在逃避问题,他只是需要时间去面对。

所以当孙哲平推开门的时候,他还是没有走。孙哲平后来问过张佳乐原因,张佳乐说因为觉得对方的拥抱很温暖。孙哲平听了以后点了一支烟,郑重其事的对他说:“你这样不好,宁愿被一个虚假的拥抱温暖,也不愿意面对现实,以后难免会沉浸于声色犬马的生活中不可自拔。现在的城市人,实在是太寂寞了。”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248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