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喻黄 | 去温泉跨年!(一发完)

这篇能当点文吧,一定可以的T^T @柒柒好孩子 

-好久没写喻黄了,这种小文写起来好轻松好愉快XD

-背景是在一个寒冷的冰雪国度。

-祝愿大家新年快乐!多吃多睡心情好!把这篇文也献给文社的大家。


“……说到这个,少天,为什么今天只有我们两个去温泉?”

黄少天抓了抓头:“哦,这个啊,我表妹她来大姨妈了,她说她的周期本来不是这样的,应该是月……”

“嗯,我知道了。”喻文州果断出言制止,他表示对这些细节毫无兴趣。

两人这就上了车准备启程。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人倒是都有驾照,不过去温泉的路途统共也就一个多小时,所以一个人开就够了。

“我开去你开回?”黄少天提议。

“行。”两人就这一问题迅速达成了一致。

一路上的时间过得很快,大约开了一半的路程,黄少天觉得隐隐有些不对,他看着面前无尽的雪原一脸迷茫:“我怎么觉得我开错路了?”

喻文州向四周望了望,发现这白茫茫的一片确实有些南北不辨:“要不要在旁边停一下?我看看路。”

“嗯。”他说着就准备往左边停靠。

“小心一点,旁边雪多,容易陷……”

喻文州的话还没说完,车轮便发出来空转的声音。

两人面面相觑。

黄少天进进退退又试了好几次,奈何雪地的摩擦力太小了,车子陷在里面就是出不来。雪地果然是难度最大的四星级地图,他想。

事到如今,两人只好打电话向拖车公司求助,由于落陷地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公司表示大约一个小时才能到。

“听听歌?”喻文州问。

“行啊。”反正现在也没事干。

喻文州把手机蓝牙连接上车载音乐播放器:“想听谁的?”

“我看看。”黄少天接过了他的手机,上下翻翻看看:“这首!我放了看你听几句能听出是什么歌。”

他点下了播放键,充满节奏的鼓声一下子沾满了整个车子的空间。

黄少天直接跟着音乐唱了起来。

“约你你说不来,

来了你又不high,

大家开开心心出来玩,

你却埋头吃饭……”

 

“五月天的终结孤单。”喻文州果然很快就听出来了。

 

“……有我这样完美的朋友,

High不high,当然high!”黄少天还一边唱一边冲喻文州挤眉弄眼:“文州high起来!”喻文州只好转换角色,从台下拍手的观众摇身一变和黄少天一起当起了乐队主唱。

“有我的陪伴,

你再也不孤单。”

 

“来来来,这首。”黄少天继续问。

“恋爱ING。”

“厉害啊,还没开始唱就知道了。”

“……心情就像是坐上了一台喷射机,

恋爱ing 改变ing,

改变了黄昏、黎明,有你都心跳到不行……”黄少天用手对喻文州比划了爱心的动作,搞得对方笑了很久。

 

“那这首呢?”

 

“我走过动荡日子,

追过梦的放肆,

穿过多少生死。”

 

“最重要的小事。”喻文州回答了出来。

 

“这一刻最重要的事,

是属于你最小的事……”

 

“文州你手机里怎么这么多五月天的歌,你不会也是五迷吧,看不出来啊。”黄少天终于发现了这个问题。

“这倒算不上,我听他们的歌也是这两年的事。”

黄少天倒是挺敏锐的:“这两年?认识我以后?”两人最早是在大学宿舍认识的,四人一套的公寓里只有他们两个是中国人,自然熟起来很快。

喻文州笑而不答。

 

两人的歌声最后是被电话铃声打断的,是拖车公司打来的。他们一抬头才发现,一位金发大叔正一脸郁闷的拿着手机、透过车窗看着他们俩。估计是由于音乐声太大了,对方敲车窗的手都快敲断了还没人应门,只好又打了电话。

 

大卡车把他们的小车拉出来以后,两人重新启程。后来一路非常顺利,黄少天开着开着忽然开了腔:“刚才我拉着你唱歌会不会很无聊?”

喻文州笑了:“怎么会。”

“那这次出来泡温泉就我们两个会不会很无聊?”黄少天继续问,不过他的脸始终没转过去看对方:“本来说好表妹和她的朋友也要来的,温泉这种地方,有女孩子在可能气氛会更好一些……”

“少天,你到底想问什么?”

黄少天把眼微微转了过去,喻文州还是一副什么都能看穿的摸样,他顿了一下悻悻道:“不想问了。”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然后缓缓道:“少天,和你一起出来很开心。旅游这种事情去哪里本身都是无所谓的,关键是和合适的朋友一起去,不是么?”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也笑了:“嗯,你说是就是。”

 

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到了温泉酒店。进屋以后喻文州对酒店的华丽的装潢不觉有些惊讶,由于房间是黄少天定的,所以他事先并没有看过:“很不错的地方。”

一进屋就趴床上躺尸的黄少天哼唧了两声:“必须的啊,房费200刀一晚上,不过好在温泉就不再收费了。”

两人泡完温泉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了,稍稍休息了一会儿,黄少天忽然一个鲤鱼打滚从床上翻起来:“文州,你带了不?”

喻文州愣了一下便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走之前你和我说了至少三次,怎么敢不带。”

“来来,撸两把。”于是两人纷纷从背包里拿出电脑,打开英雄联盟。

第一把他们队有两个人掉线,根本打不起来,直接二十投认了输。

第二把他们碰到了一个小学生,送成狗分分钟超鬼,最后两人赖死赖活偷塔偷赢了一局,总算是拿了首胜。

第三把两人不负众望的在酒店1000PIN的网络里手动掉线,实在是打不下去了。

 

“少天,忘了跟你说新年快乐了。”喻文州忽然道。

黄少天一看手机:“啊啊啊,竟然已经超过十二点了,我们居然在游戏里1000PIN的恶劣网络环境下跨了年,简直不能忍啊!”

喻文州看到他悲愤的样子简直想笑:“那你本来想怎么跨年的?补回来不就行了。”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表情一下子严肃了很多:“文州,你喜欢我表妹么?”

“还好。”喻文州回答的很快。

“那我呢?”

“喜欢。”喻文州回答的依旧很快。

“你是那个意思?”黄少天见他回答的太快了,心里有点没把握。

喻文州笑了:“少天觉得我会在这种事情上跟你开玩笑?”

“我靠!”黄少天在沉默了两秒以后直接爆发,抄起一个枕头往喻文州脸上扔:“你果然早知道了是吧!”

喻文州拿开枕头,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我以为我表现的也很明显了。”

“一点都不明显好吗!你不知道当局者迷、关心则乱什么的么……”黄少天在旁边小声嘀咕,脸上露出可疑的红晕。

“好好好,我的错。”喻文州看着他:“那少天大过年的不怕我拒绝你?”

黄少天一脸小人得志的表情:“你敢!你去哪里找像我这么好的搭档、我这么好的辅助?”

“你确定你用无极剑圣打的是辅助?”

黄少天干咳了两声:“……刚才一局拿了10个人头,都是意外,意外。”

“嗯,我相信你。”喻文州很配合:“挺晚的了,赶快睡觉吧。”

两人都躺了下来,黑灯瞎火的,黄少天忽然开腔:“……文州,你睡了么?”

“我睡不着,有点激动。”

“嗯,我也是。”喻文州翻了个身子:“所以,少天要不要过来睡?”

“我靠!你怎么这么直接啊?”黄少天嘟哝了几句:“搞得我不好意思。”

“那就算了吧。”

“诶你等等……”

 

END.

忽然想艾特另一个小伙伴,我最近打LOL打疯了 @流鱼惊鹊 

评论 ( 4 )
热度 ( 60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