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周翔 | 光棍节出租1-5 END

@-长腿哥哥-   你还在么。。我终于写完了T T

-干脆把之前的整合在一起吧,话说写到后面画风都变了。


【1】

 

由于换专业的原因,孙翔这学期被分配到了新的寝室。他的新寝室加上他有四个人,周泽楷、江波涛和杜明,但是在他看来其实就是哑巴、缺水男和死宅。不过这个寝室有一个特别拉风的名字叫做轮回,在孙翔这个还处于中二病期间(?)的男孩子眼里,这是个意外帅气的名字。

平日打打游戏、上课尖着嗓子帮逃课的妹子喊声到之类的,大学的生活就这么昏昏沉沉的过着,终于又熬到了光棍节。光棍节啊,孙翔摩拳擦掌,顿时感觉自己的人生又有了新的意义——专卖单号电影票。

拆拆拆,烧烧烧,爽爽爽!况且还能挣一笔钱。

去年发现了这个途径以后,孙翔感觉自己颇有种一夜暴富的感觉,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挣完这一笔以后,再加上前些日子的省吃俭用,PSP一定有找落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今年给黄牛叔叔打电话打晚了,票已经被人抢光了,于是孙翔垂头丧气的回了宿舍。回到宿舍以后,孙翔看到杜明又正在欣赏隔壁系花唐柔在BBS被人偷拍的照片,于是对着他没好气的问:“喂,你光棍节准备干嘛?”

“啊?”杜明抬头:“光棍节就干日常那些事呗。”

比如看女神。

孙翔叹了口气:“我本来想卖单号电影票的,可惜晚了一步。”

“看不出啊……”杜明差点没把在嘴边那句“没想到你还挺有头脑”说了出来。他想了一想:“其实光棍节不一定要卖电影票的啊,我们宿舍资源这么好。”

孙翔看到杜明拿出了手机,然后打开微信朋友圈,第一条是这样的:

 

11.11日光棍节想要追我室友、或朋友的,

微信号5元

生日等喜好资料30元

偷拍照片5元 一张

代送各种礼物 收费10元一件

代送情书 失败10元 成功150元

有意者请联系我,小本生意,请勿还价,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我靠,你卖我?!”这是孙翔的第一反应。

“去你的!谁卖你的!”杜明有点想挖鼻。

“那,难道你卖的是周泽楷?”

“要叫舍长嘛,我们可是个有团队精神的宿舍啊!”杜明指责他。

孙翔挠了挠头,这宿舍除了他以外好像都是舍长控,那为什么还要卖周泽楷?孙翔有点不明白,但是他潜意识觉得这样很好,既可以挣钱,又可以卖室友。反正周泽楷那家伙孙翔也有点看不爽,要他说句话跟要他命一样,说话少了不起啊,装逼。可是偏偏是这样一个人,却让那些小女生喜欢的不得了。

“这东西真的卖的出去?”孙翔有点不甘心。

“当然,要是我的女神身边也有像我这样的好室友就好了。”

孙翔瞬间不想理他了。于是他点击复制了杜明的微信,搞了一条一模一样的发在了自己的朋友圈里。于是第二天,孙翔一打开手机就看见APP右上角显示了99+,委托请求竟多得如同雪花一般,孙翔也是看醉了。

 

于是第二天,他就拿着一个袋子出现在了宿舍。

“那、那个周泽楷。”

周泽楷回过了头,眼神里充满迷茫,孙翔有时候会怀疑他是不是没睡醒。

“这给你的。”孙翔把东西递过去的时候依然觉得有些不习惯,他在内心嘀咕,这个来委托的妹子怎么要求这么多,非要他亲自交给周泽楷,以显示诚意。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先打开了礼物盒,然后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当着孙翔的面拆开了信封。那时候孙翔也没闹明白,总之周泽楷在看完信以后露出了非常局促的表情,他看着孙翔,满脸不可置信。他的嘴唇微微翕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努力了一下却没说出来。

当时江波涛也在旁边,他本来也以为是女孩子给小周送礼表白之类的,没当回事,可是敏锐的他在此时已经意识到,事情似乎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他走到周泽楷身边,试图用眼神询问对方,可是无奈周泽楷似乎陷入了思绪的洪流之中,一时间是回不了神了,于是他把头慢慢探了过去,然后看到了……

“小孙你难道……”江波涛正在极力控制自己的表情,并且寻找合适的词语,可惜无果。

杜明也闻风而至,看到信封里的情书差点没笑出来,他约莫着自己大约是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

孙翔看了几人的反应,有点看不懂了,他一把把那情书从杜明手里抢了过来,然后只见情书上白纸黑字的写着:

“周泽楷,我喜欢你很久了!

FROM:孙翔。”

孙翔“靠”了一声,然后他扭头对杜明说:“怎么会有女生也叫这个名字?!”

……

这明显是哪个腐妹子想要耍你好不好啊!!!杜明无语望天,他忽然想起,上次自己从老家带回来的核桃孙翔真的有吃么?

 

【2】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杜明看孙翔并不怎么顺眼,那拽拽的样子跟个二百五似得,后来才发现他就是个二百五。用江波涛的话来说,其实他只是不怎么会和人相处而已。鉴于对孙翔被腐妹子玩弄(?)了,肯定不敢再下海,杜明决定帮孙翔一把,于是他郑重其事的拍了拍孙翔的肩,再次掏出了手机。

孙翔莫名其妙的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又是一张长长的单子。

 

冒充对象300元

当电灯泡50元(有生命危险的不接)

接电话撒谎10元

陪吃饭30元

陪逛街50元

陪看月亮20元(阴天半价)雾霾天气30元

陪压马路50元

全套520元

PS:合法经营,小本生意,诚信为本,提供牵手服务。提前预约,先来先得,定出为止。

 

孙翔看了杜明一眼:“靠谱么?这和卖身有什么区别啊?”

“当然有啊,这叫卖身不卖艺!”杜明顿了两秒反应过来:“不对说反了,是卖艺不卖身。我就想要是我的女神也有这项服务就好了,我一定大爆手速在她的沙发上写上:全包。”

孙翔想都没想就接了下去:“之后在宿舍吃一个月泡面?再说你女神又不缺钱,你不说她还是什么千金小姐。”

杜明掀桌:“翔翔啊,你怎么说话的,我连想想都不行?!”

“行,反正也就想想。”

杜明直想把孙翔的嘴用他名字暗喻的那个东西给糊上。

 

“算了,你要这样想,对于我们来说,在光棍节能为妹子服务都是我们的荣幸啊。说不定以后有机会还可以发展一下呢。”杜明一抬头:“翔翔,你看我们舍长也正以赞许的眼神看着我呢!”

孙翔抬头的时候周泽楷竟然正表情局促的把视线撇开。

“切。”孙翔有点不屑,其实他早就观察过了,这理科学校能入得了眼的女生也就几个而已,个个都被人捧得跟星星似得,关键是这几个女生只要一看到周泽楷就眼冒桃心,没内涵,负分滚粗。

话虽这么说,但是为了买PSP,孙翔最后还是决定牺牲自己的节操,一咬牙就把那条长微信发到了朋友圈上。

可是没想到刚发出去,手机就猛烈的抖动了一下。

“我靠!”孙翔定睛一看,发现有个人已经以惊人的手速在下面留了言:全包。

“哟,这么快就卖出去了?”杜明闻言回头。

“……这人谁啊?”孙翔指着留言者的头像问杜明。

“你自己好友圈自己不认识?”杜明问。

“前段时间委托的人太多了,搞不清。”

那个头像乍一看一团漆黑,孙翔仔细看了看才能发现图片上是一把枪。

SIG P210!

孙翔看了一眼就可以把这把枪的名字叫出来,这是他最喜欢的枪支,比起沙漠之鹰那种浮华而不实用的家伙,SIG P210简单的外形、高命中精度、特殊的动作机构和出色的加工精度,这把枪才是真正的王中王。

约(?)他这哥们绝对是个纯爷们,还特有品位,孙翔在心中感叹了一句。

 

“诶?舍长?你这头像怎么还没换啊。”杜明正在此时走了过来,对着周泽楷喊了一句“黑乎乎一团谁看得清。”

什么?!

孙翔心中美好的画面瞬间被现实无情的碾碎,这强烈的反差直接导致了他恼羞成怒的最终结果。于是,他径直走到坐在床上看手机的周泽楷面前:“周泽楷你玩我呢?”

周泽楷抬起头看着他,“没有。”他说的和以往一样慢、一样认真,但是望向孙翔的眼色里却多了一点期许,像是琉璃里流转的一点晗光。

 

“你、你无聊啊。”孙翔有点蒙了,直接甩了门出去,然后在旁边小吃店点了一碗变态辣的兰州拉面。他一边流着鼻涕一边在心里犯嘀咕,这周泽楷跟个邪教教主似得,看一眼就……他竟然脸红了!

吃完以后打道回府,一路上他思索并深刻检讨了自己的举动,但最后还是把自己脸红的原因归因于周泽楷长的太邪门了。

得出了这个结论以后,孙翔松了一口气,又一副“小爷我大摇大摆的走……”可是这才走了一半,还没到寝室就被江波涛和杜明拉去谈心了。

“……”

“小孙,你是不是对舍长有什么误会?”

“什么误会?”孙翔觉得莫名。

“就是今天下午你……”杜明在旁边小声提醒。

孙翔直接打断了他:“周泽楷他耍我的吧。”说完这句话才发现自己其实有点心虚。

杜明果断的摇了摇头:“舍长哪里会耍人啊,你想想我们舍长就算再英明神武英俊潇洒,也是个人类。他单身那么久,肯定会想找人一起过光棍节,但是又不知怎么说出口,所以你就陪陪他有什么不行的。”

“我了个去,换你你能答应?”孙翔反问杜明。

“没问题啊,只要女神不约我。”

孙翔疯了。

江波涛竟然也点了点头:“小孙,我也建议你试着和舍长多相处,多了解彼此。”

孙翔又疯了,身处在这个充满舍长控的宿舍里,实在是太可怕了。

试试看吧。

答应他吧。

试试看吧。

答应他吧。

……

孙翔感觉这两句话在他脑中不停地徘徊旋转,他想,他一定是被两位舍友的期待所形成的残念控制了,仿佛有什么话正在企图从他的嘴巴钻出来,然后他不受控制的张开了嘴:“好、好吧,我答应。”

下一秒他立刻就后悔了。

何止周泽楷,整个轮回宿舍就是个邪教啊!

 

【3】

 

光棍节就这么在孙翔的恐惧中来临了。一开始的时候孙翔总想方设法想要找话题避免尴尬,他想来想去还是想知道周泽楷约他出来的缘由,结果在问了一句“你是基佬么”之后,周泽楷好像变得更加沉默了。

于是他也不想再讲话了。

不过相处了半天下来,孙翔渐渐开始觉得两人不说话似乎也并不尴尬,自己竟然已经习惯了周泽楷的沉默。因为事情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或者说孙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周泽楷,特别是当他很口渴,而周泽楷又恰巧默默递了一瓶可乐给他的时候。

白天孙翔陪着周泽楷去买了个新鼠标,从百脑汇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日暮西垂了,孙翔觉得两人应该找点什么吃的,这时恰巧正走到不远处的一家西餐厅,是个连锁店,学校旁边也有一家,孙翔想去吃这家店很久了。可惜因为那家店价格略贵,所以一直没把这件事情提上日程,当然这次也不例外。可是今天两人路过那家西餐厅的时候,里面忽然传来了叫卖声:“光棍节特惠,非情侣今日半价用餐,仅限同性闺蜜和基友!”

孙翔的脚步不自觉慢了下来。

一旁的周泽楷好像感觉到了一般,竟然也停下了脚步:“想吃?”他问。

孙翔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也加入了用餐的队伍之中,等待的人不算多,排在孙、周二人前面的也是两个男的,一个染了红发的小辫子,另一个是背影高大的草坪头。前台小妹的笑容问那个人:“两位是好基友啊?”孙翔忽然有点紧张起来,心想,他们不会也要经历这种言行拷打吧,这种问题该怎么回答。

结果那小辫子对答如流:“嗯,我们一直是室友。”

这人回答的还真是好不避讳啊,孙翔想。

等那俩人进去以后,就轮到孙翔和周泽楷了,孙翔看着前台小妹,前台小妹也看着他俩,然后在把两人领进去之后,小妹忽然凑到他耳边:“你俩也好配啊,快把你旁边的帅小哥搞定!加油!”

什、什么啊!

孙翔第一反应就是看旁边的周泽楷,这家伙应该没听到这句话吧!好在接收到自己的目光以后,周泽楷依旧一脸疑惑,他这才放心了下来。

 

餐厅的食物还算不错,装修格局也挺新鲜,孙翔第一次来这种比较正式的西餐厅,感觉挺稀奇的,他抬头看见周泽楷从桌子上的拿瓶了什么调料,往他自己的牛排上撒。

孙翔刚张口准备问他“这是啥?”顺便自己也来点试试的时候,没想到周泽楷已经把瓶子递了过来。

“黑胡椒。”周泽楷说。

大概是因为被猜中了想法,孙翔觉得特别不好意思,他赶忙试图挽回自己的颜面:“我知道啊,黑胡椒嘛。”

孙翔一把把瓶子抢了过来,看都不看就往自己牛排上撒,撒完以后尝了尝,这样好像确实好吃了不少。他吃着吃着思绪竟然飘忽了起来,他想起以往自己唯一对周泽楷有点好感的地方,就是周泽楷的游戏技术。他们宿舍打LOL开黑,周泽楷ADC江波涛辅助,杜明打野,而自己一个人走中路。有四人开黑碰到一个路人,那路人一上来就抢了ADC的位置,周泽楷只好选了辅助。没了无解的下路配合,孙翔本以为这局输定了,可是万万没想到竟然赢了,虽然不想承认,周泽楷的辅助打的实在是太漂亮了,硬是把下路的傻逼ADC养了起来。

后来孙翔问杜明,周泽楷不是只打ADC么?

结果杜明撇了他一眼,去你的,我们舍长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会。

 

玩英雄联盟,孙翔从来不打输出职业以外的位置,谁愿意打那种吃力不讨好的玩意儿?人头拿不到,和超神笑傲全场之类的词语完全无缘,有时候还会莫名其妙被人骂。所以一开始孙翔的定位就只有中单和ADC,但是由于总是对辅助的表现感到不满,孙翔后来就只玩中单,不管其他路死活。时常就会出现自己超神但是队伍依然输了的结局,于是游戏结束时,他在给队友们留下“SB”俩字以后通常直接潇洒的退出走人。

他本以为周泽楷技术这么好,多少会有点傲气,肯定不情愿给别人打辅助,可是后来他才发现自己错了。周泽楷真的很强,他的强甚至不限于任何位置和时间。他的出现让孙翔有了想要和别人配合的念头,周泽楷是第一个这样的人,也是唯一的一个。

 

于是孙翔就毫无征兆的开了口:“什么时候我和你一起走下路试试吧。”说完了这句话才发现好像太突然了,遂又尴尬的补了一句:“我指的是打游戏。”

周泽楷有点惊讶,看了他半晌以后才“嗯”了一声,然后对着孙翔笑了。那种带着些许青涩的笑容瞬间照亮了他的整个脸庞,孙翔在一瞬间忽然觉得,要是有另一个男人对他这样笑,他大概会立刻一巴掌拍上去。可是此时此刻孙翔只看了周泽楷一眼,就慌忙把目光收了回来,转而盯着盘里的牛排,然后狠狠的给了它一刀。

妈的,没事你笑什么笑啊你,还怕别人不知道自己长得帅啊。孙翔一边切一边在心里面默默嘀咕。

 

【4】

 

两人本来是没点饮料的,没想到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老板竟然赠送给了他们两杯。这饮料让孙翔感受到了雪中送炭一般的温暖——他正好口渴了,于是他猛的喝了两口,然后顿住了:“这是酒。”

周泽楷也喝了一口,他对着孙翔眨了眨眼睛:“嗯。”

“好像还挺好喝的,很像咖啡饮料……”

话音未落老板娘便走了过来:“二位,这是轰炸机B52,可惜店里有规定不能点火,所以并不算是完整版。不过奶油咖啡橙皮混合的香浓口感,相信你们会喜欢。对了,建议一口喝完哦。”

“好、好的,谢谢。”孙翔有点不好意思。

等服务员走了以后,孙翔发现周泽楷在看他。

“你干什么?”孙翔问。

“你脸红了。”

“啊?怎么会。”孙翔拿手“啪啪”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嘿嘿一笑:“怎么可能啊。”

周泽楷愣了一下,很疑惑为什么他面前那个本来有点拘谨的大男孩忽然笑的跟二百五似的。

“周泽楷你啊。”

“?”

“你这个邪教教主,真的好可怕!但是我告诉你!你们这些轮回教徒休想拉我入教,我可是很坚定的。虽然你长得帅,笑起来像花开一样好看,游戏打的贼溜,品味也不错,我依旧不会被你迷惑的……”

周泽楷没明白孙翔何出此言,但觉得他似乎变相在夸自己,心情自然不错,于是对孙翔露出一个微笑。

“……你又笑了啊。”

周泽楷接着就看到孙翔低下头,竟然解开了自己胸前的衣服扣子,周泽楷完全猜不出他准备做什么。忽然又见孙翔伸手一抓,一把抽出了佩戴在胸口的玉佩,横在他面前:“这个!我开过光的,不怕你嘿嘿嘿。”孙翔仿佛想用手中那开过光的玉佩模拟出照妖镜的效果,可惜对方完全不搭理他。

看了一眼孙翔见底的杯子,周泽楷顿时就明白了,这家伙还挺听话,真是一口给喝完了,现在自然是醉了。他没再犹豫,直接叫了服务生结账,拉起孙翔准备走,刚才的老板娘似乎因为这边动静大也跑了过来:“哇,不会吧,他不能喝酒?”

“……嗯。”其实我也不知道,周泽楷想。

“要不要我打电话帮你们叫个的士?”

“不用。”周泽楷付完账就直接推开了店门。

老板娘冲他喊:“帅小哥,实在是不好意思,你下次来我肯定再给你们打折……”

周泽楷赶忙又回过身去,冲她点了点头,笑容有些局促:“没事。”

微笑神力瞬间MAX。

老板娘猛然觉着有一道电流流遍全身,使她浑身酥麻、心跳加速、眼神迷离,她转身扶了旁边的桌子,心念道,难道、难道,这就是初恋的感觉?

等等!她猛然反应过来:“帅小哥,你留个电话吧?我给你打折!”可是再追出门的时候周泽楷和孙翔已经走远了。

 

周泽楷架着孙翔往学校的方向走,十一月了,两人不薄不厚隔着衣服,周泽楷却好似能从孙翔的喘气声中感受到他的心跳。

“我能自己走的,周泽楷,我就是有点晕。你、你快把我放下来。”孙翔不安稳的在他肩膀上抗议。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他有点舍不得。其实周泽楷很少会和别人有这样的肢体接触,他发觉自己竟意外有些喜欢这样的感觉。

这一犹豫就出了问题,周泽楷没放手,孙翔死命挣脱,再加上他本身就个子高,于是两人重心不稳一起向着花坛栽倒了过去。周泽楷从树丛中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孙翔鼻孔里插着一片树叶,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

好在对方醉了,倒是毫不在意这些,直接看也不看一屁股坐在一旁的马路牙子上:“休息一下,休息一下。”

周泽楷不得已也坐了下来,好在两人已经走出了主干道,周围比较暗,应该不会因为被围观而影响治安。孙翔喝酒喝得很累,身子歪歪扭扭的,周泽楷靠过去了一点,孙翔就顺势倚在了他的背上。

月色迷蒙,夜空中有隐隐暗香浮动。明明气温只有个位数了,周泽楷却偏又不觉得寒冷。

两个人靠着对方坐好一会儿。

孙翔忽然开口:“周、周泽楷,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转专业么?”

周泽楷摇了摇头。

“我在大学碰到了一个不想见到的人。我在初中时有一个朋友,大我几岁,打游戏打的特别厉害,我第一次去游戏厅的时候还是他给带去的,正阳,听说过不?里面人都特别厉害,没点本事根本不敢在里面混。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终于把他死亡之屋的记录给破了,可没想到他只用了两天时间又把记录刷了新。于是我拼命的练习,没想到忽然有一天别人告诉我他不来这里了,我冲去的去另一个校区找他,可是没想到看到他和一个女生在亲嘴……我当时很伤心,后来发现自己竟然对他产生了难以启齿的感觉。”

那种感觉像是内心长出毒物一般,一旦意识到就无法停止,直到把自己的所有理智吞噬殆尽。

“那时候每次一想这件事情脑子就要爆炸,我实在是忍不了了,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他。我永远忘不了那时候他看我的眼神,像看怪物一样。后来,我转头跑开了,再也不敢回头。之后我听身边同学讲起学校的有两个男生在澡堂干事儿被人发现了,他们的鄙视和不屑让我越来越害怕……还好那时候快毕业了,我高中考了一个很远的学校,可是没想一到大学我竟然又碰到了他,还是一个专业的。”

大概是酒精的缘故,又或者是积压在内心的事情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孙翔现在正以一副风中凌乱的姿态仰天长啸,鼻涕眼泪一把抓。周泽楷看不下去了,把自己的围巾脱下来帮他擦脸,谁知孙翔一点都不配合,嘴里还不断嘟哝着什么,反而越擦面积与大,最后糊了整脸。

周泽楷终于放弃了,他把围巾放在手边,看孙翔的脸看了良久才开口:“你还喜欢他?”

“哼,早就没感觉了,其实他就算把以前的事情捅出来也不怕了,我现在就是不想看到那个傻逼。”

周泽楷想他应该明白孙翔的感觉,明明以前是朋友,不能接受自己倒也罢了,竟然连理解和尊重都做不到。

后来周泽楷张开双手拥抱了他。

“……那啥,鼻涕弄你身上了。”

周泽楷没理他。

孙翔被他抱得很暖和,头脑一热又开始胡言乱语了:“唔,我说你,该不会以前也喜欢过男的所以才一直不恋爱吧?”

周泽楷这才放了手,却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低着眉头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孙翔忽然想起来一句诗来,春风又绿江南岸,人面桃花相映红……什么的。

想了想又觉得好像不对啊,脸红的明明是他自己……

 

【5】

 

“你酒醒了?”周泽楷问。

“嗯……”孙翔有点不好意思。

“去不去?”

孙翔的手忽然被他拉了起来。“啊?去哪里啊?”这句话说得完全没有前因后果,孙翔完全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地方。

“正阳。”

“什么?!”孙翔一愣,心道这家伙想干嘛:“现在都十点了,再说这里离徐汇区地铁将近10站了吧!”

“一起去。好么?”周泽楷定定的望着他,孙翔也望过去,看到的便是他黝黑瞳孔里映着的一轮月色,明晃晃的。

于是他头脑一热就答应了。

男神邪教教主周泽楷借助着月光的BUFF将神力发挥至MAX。计划通。

 

随着周泽楷扣动下的扳机,枪声骤然响起。

我勒个去,孙翔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把枪打成这样的,弹无虚发,百步穿杨,八百里如入无人之境,上天下地唯一人而已。周泽楷仅仅用了四个币就打通了所有关卡,唯一死过的地方无疑不是被BOSS抓的,这几乎是游戏里无可避免的损伤。

总分1W7。

而第二名的分数只有1W5,周泽楷直接把记录刷高了2000。分数出来以后,也不知是谁带的头,周围竟响起了鼓掌。

孙翔一回头,才发现两人被围观了。见到周泽楷是个帅哥,几个胆子大的姑娘已经上前开始搭讪,一边夸一边想办法要电话,而周泽楷却只是在一旁露出腼腆的笑容,一字未发。

而孙翔的目光却久久的停留在大屏幕上不能离开。

1W3,这是他当年拼死拼活打出来的记录,他和那个人曾三番五次地把记录翻来覆去的刷,却始终停留在1W3而已。他自然已不再能从屏幕上找出自己的名字,超过他的不止是周泽楷,他的记录,早已在这空白的三年时光里被冲刷的片羽不剩。年少时的憧憬薄如蝉翼,曾经的引以为傲、曾经的耿耿于怀,到了现在才觉得一切都不过如此……或许都到了该放下的时候了。

孙翔的手被人拍了一下,他才恍然从三年前的旧梦里苏醒。面前的周泽楷正看着他,表情竟有点紧张:“怎么样?”

周泽楷的目光仿佛带着灼人的温度,让孙翔的皮肤微微发烫,他只得别过了头去:“你、你这家伙很厉害,有我当年的风范……”

 

周泽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回去的路上,孙翔在摇摇晃晃的地铁上思绪万千。本该是沉着冷静的人,却半夜三更拉着自己跑了大半个上海,只为去游戏厅打一场枪;本该是万众瞩目霸气十足的枪王,却在掌声雷动时侧着身子紧张地询问自己对他的看法,只为得到一个肯定。

难道是……

“我靠!周泽楷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孙翔恍然大悟,他的声音在深夜的地铁车厢中掷地有声,引群众频频侧目。

妈的!怎么给说出来了!

 

孙翔一时间心跳如雷,脸颊高烧不退:“内个,我是说……”他努力组织语句,企图挽回什么,却在听见周泽楷“嗯”了一声以后荡然无存,屁都不剩。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孙翔已经记不得自己怎么走出地铁的,反正两人后来就没回宿舍,随便开了个房间坐在地上聊天聊到了东方鱼肚白,孙翔出了房间就猛的灌了三大瓶水,太渴了。他也不知道具体有多久没和别人说这么多话了,关键对方是个哑巴,他居然还能这样说的乐此不疲。

好在孙翔觉得周泽楷能明白他的意思。

 

以时间为轴,周泽楷跟着孙翔一路狂奔,仅仅用一整晚的时间,听着他的故事匆匆走完了他的懵懂岁月和年少轻狂。然后,当时光重合的那一刻,两人的时间轴交汇于现实,他们终于遇见了彼此。

周泽楷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被孙翔吸引的,在记忆的最初,孙翔的形象也不过是一个骄傲自大的男孩。或许是在那一天起,一切忽然有了改变——他回寝室时不经意撞见了正在偷看江波涛的便签本的孙翔。江波涛有个习惯,会把一些生活里发生的趣事记录在便签本里,由于一天中在寝室里呆的时间占至少二分之一,所以便签本大多数的内容都是以寝室为主。孙翔看的很认真,甚至都没听到自己推门的声音。

他那时候才忽然明白过来,原来孙翔竟和他是一样的。后来周泽楷默默的退了出去,没回寝室,担心会造成孙翔尴尬。

他清楚记得当年自己刚进大学的时候,曾经因不善言辞而难以很快和室友打成一片,他也曾为了更加了解舍友,偷看过江波涛的那本便签本,可惜不慎被抓了现行,不过也正因为这件事情,才有了今日的兄弟情谊。

可是孙翔又是和他不一样的,他会为了缺斤少两的小事和小店老板据理力争;会因为被父母砸坏了吉他站在家门口大声痛哭;会为了能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而发愤苦读……他生活于自己不曾了解的世界,有着独属于自己的苦难和天堂。而周泽楷从小受高等教育长大,尊师重道、恪守陈规,却竟意外被培养成一个不善言辞的个性。

 

人因相似而吸引,又因不同而相爱。

所以当孙翔结巴着问他“要不要试着交往看看”的时候,周泽楷心里面美得简直开出了花,然后他认真的点了点头,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第二天两人回到宿舍的时候,杜明眼睛都快看直了。

“怎么回事儿!这怎么回事儿啊?”他扭头问江波涛。

“看来舍长已经成功攻略了小孙。”江波涛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杜明也在旁边点了点头,露出了自豪的笑容:“原来是这样,我们舍长的魅力果然是没有人能抵抗的呀。”话音未落就收到了孙翔的眼刀。

和周泽楷一起吃完饭后,孙翔习惯性的打开微信,发现两天不看有了许多新的留言。其中有一条是他高中一铁哥们发的,在他那条光棍节出租(卖身)的信息下面:“诶哟,来晚了,本来光棍节还想找你搭个伙吃饭的,没想到已经被租掉了啊,生意不错。”

孙翔大爆手速回了一条:“滚你丫的。”

他转念一想,忽然觉得不对,自己这何止租出去了,都卖出去了啊!!!

END. 话说我准备练习排版,可以把这篇出个无料试试。。。不知有人想要不?

 

评论 ( 25 )
热度 ( 177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