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王大爷

爱卖萌的王大爷·望虞

双花 | 神秘嘉宾 1-4 END

@郝远远远远远远  《年华》的G文^ ^请大家多多支持本子!

文和原文背景一样,只不过时间设定变了写。原文→点我

-没想到我也有写G文的一天!

-大孙卖肾(×


【神秘嘉宾】

——假如时光将我们错开。

 

1.

这些日子,张佳乐接了部新戏,饰演的角色和主演没半毛钱关系,只是个客串的,美其名曰“神秘嘉宾”,不过这是他自己要求的。其实对于这件事情,张佳乐是有些怨念的,本来都说好了休假期间绝不接片儿,可是楚云秀一个电话打过来,张佳乐就招了安。

楚云秀和张佳乐一个大学出来,那关系杠杠的。大学啊,那可是一段想起来就能热血沸腾的岁月,他那时候简直溺在了演戏的水缸子里出不来,可惜一离开大学就被现实的大浪呛了个七晕八素。好在这么多年好歹也算是混出来了,虽不是什么国际知名演员,但在演艺圈也算得上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自己在微博上随便发一条“我放了个屁”就能有四位数的评论,在一旁听到的方锐还好心帮他补了一句:“有一半都是骂你神经病的。”

 

因为是客串的原因,他第一次到剧组的时候,片子已经快拍到结尾了。这片子的剧本本身是楚云秀的,但是据说被一个土豪买了下来,为了捧红他的干女儿。张佳乐往女主那里瞅了一眼,人长得倒是不错,就是演技有点做作;男主无论演技还是长相都是意外的不错,他原本还以为以捧红女主作为目的的戏,在男主的挑选上应该会稍逊色一些。

“过了,辛苦大家了。”导演喊了卡,示意大家休息一下:“孙哲平,来讨论一下下一段的剧情。”

孙哲平?

张佳乐愣了一下,他记不清已经有很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孙哲平是张佳乐的大学学长,不过两人却并不相识,他的表演曾在大学得过很高的分数,进了演艺圈以后,也有过一段风生水起的日子,可惜那段时间却如昙花盛开般短暂。张佳乐本以为他已经退了圈,却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了他。

谁知张佳乐刚把视线转向他,就被人打断了。

“张佳乐先生来了啊?”

大约是听到他的名字,孙哲平也抬起了头,恰好和他尚未来得急收回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张佳乐有些局促的对他笑了笑,然后又赶忙转过头和导演打招呼。

 

听导演不咸不淡的扯了一会儿,吃了饭拿了房卡,一出门才发现竟已经天黑了。谁知出门还没走几步就看到前面有一点火光在黑暗中一闪一闪,不知是谁在抽烟,张佳乐往前走了几步,走近了才看清是孙哲平,而对方几乎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他。

就像是上午的那样。

“是你啊。”孙哲平先打了招呼。

张佳乐很顺溜的接了下去:“我刚吃完饭出来转转,一个人在这?”

“嗯。”孙哲平的眼神毫不客气的在他身上滚了一圈,忽然把自己正抽着的那根烟递了过去:“抽不?”

我靠,抽过的给我?!

张佳乐还头一回见人请别人抽烟是这么请的。

“我就带了一根。”孙哲平向他解释道:“有瘾,不敢带多。”

谁知张佳乐没伸手,而是直接低了低头,把脸凑到烟的过滤嘴边,就着他的手吸了一口。那过滤嘴还湿漉漉的,他缓缓把烟吐了出来,留了满齿的烟叶香。

孙哲平那时候就觉得,这小子性格还真是随和,他笑着问:“就一口?”

“就一口。”他回答。

“你这样子真像第一次抽烟的初中生。”孙哲平逗他。

张佳乐想了想:“第一次抽才不是这样,当时一口被呛死了。”

孙哲平看着他笑了出来,随手拿起张佳乐抽过的那支烟放在嘴边。他忽然觉得张佳乐的眼睛在黑夜里特别好看,像是有个月亮倒映在水里,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掬一把。

 

一支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两人就在附近随便逛逛,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两句,这影视城挺大的,张佳乐以前来过,却从来没时间好好逛过,谁知走着走着却听到有若有若无的说话声传来。

“……你知道不,前几天我运气特别好,言家屯那边在招人,一天100,跟剧组一个月,只要交800伙食费。我一去面试,就被选上了,周一跟大巴过去。”

“伙食费要800?万一被骗了怎么办?”

“这个我早想好了,里面人跟我说,伙食费按天数交的,不是一起交的。”

“那很不错,要不我周一和你一起去碰碰运气,问问还收不收人?”

“就你这样还想去?人家可是要求很高的……”

 

张佳乐听到这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个箭步走了过去:“天上哪里有这种掉馅饼的事儿?你们有没有常识啊。这影视城就言家屯和苏家屯骗子最多了,一百广告有九十八个都是假的。”

“我靠你谁啊?脑子有毛病啊。”两个蹲在墙角的人明显被他吓了一跳,奈何周围黑漆漆的,俩人谁也没认出来人是张佳乐。

“你才有毛病。”张佳乐小声嘀咕了一声,结果被听见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的?!我看你是嫉妒老子吧!”对方脾气也不咋地,站起来就一副想干架的姿势。这边张佳乐也一仰头,毫不退缩。

好在这架没打起来就被人拉开了。

“别跟着神经病吵架。”两人对着张佳乐“呸”了一声,转头走了人。

张佳乐这边还被孙哲平拉着:“喂,你先放开我。”他也知道自己这样有点丢面子,有点脸红,好在有天色昏暗,除了自己没人知道。

谁知孙哲平竟然一笑子笑了出来:“你这性子挺不错。”

“你损我呢?”

“没。”孙哲平回答的很认真。只是这性子在娱乐圈里不知吃过多少亏才能混到现在这样,他想。

张佳乐看了他一眼,没再作声。

 

2.

后来两人一前一后走回了酒店,几乎是一路无话。回酒店洗了个澡,张佳乐左思右想觉得自己太傻帽了,好在孙哲平及时把他拉住,要是真打起来了,说不准明天又得上个头条。不过不管怎样,他都得和孙哲平解释解释。

张佳乐翻了翻手机想找对方号码,没有,隐约回想起来之前微信加了个剧组的群里面有孙哲平的号,这才找到了人。

“我张佳乐,你睡了不?”

对方回的很快,问他怎么了。张佳乐问他会不会觉得自己今天很冲动?结果孙哲平秒回:有点。

我靠!这人怎么这么不客气!张佳乐撇了撇嘴。

谁知张佳乐下一句还没发出去,对方紧接着又跟了一条信息:不过可以理解。

那就好。看到孙哲平补充的这句,他才觉得心里舒坦一些,总之对方别把自己想成那种不可理喻的怪胎就行了。张佳乐又转念一想,奇了怪了,自己干嘛要管人家怎么想的。 不过手上还是继续回复他:“其实我这么激动是因为以前被骗过,那时候刚从大学出来,跑龙套好不容易挣了几百块,就被言家屯那边的人全给骗走了。当时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以前想都没想过,感觉像是整个世界都欺骗了你,好像一下子什么都没了。”

孙哲平问他钱最后要回来了没,答案自然是没有。对方继续问他:那你后来怎么办的?

看到他这个问题,张佳乐一下子觉得有点哽,伸手一字一句把短信打了过去:“当时我一个人到B市借住在同学家,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实在没办法开口借钱。我听说有个卖血的地方,就去了……”

信息发过去以后,对方过了好一会儿都没回复,张佳乐有些郁闷了,该不会是自己讲故事把人家讲睡着了吧?他看了看表,其实现在已经有点晚了,刚过12点,不行就睡了吧?要不还是再等一会儿,万一对方正在发千字长评呢?

他这边正纠结着,门忽然被敲响了。他把门打开,竟然看到了孙哲平,对方伸手指了指外面,对他道:“我手机没电了,出来聊呗。”

 

“……后来真去卖血了?”

“是啊,走投无路了只能这样了。”

“说到底还是抛不下面子向你朋友借钱。”

张佳乐听他这么说有点不悦,扭头看着他:“都已经借住在别人家了,换你你开得了口么?”

孙哲平也转过头对他笑了:“肯定不行。”

“嗯。”张佳乐对这个回答挺满意:“这件事一直都没和我同学说过,直到后来我慢慢出名了,有一次无意中提了起来。结果被同学狠狠骂了一顿,他说我太蠢了。”

“是该骂,换我我也骂你。”孙哲平道:“死要面子活受罪。”

张佳乐摇了摇头:“他骂的不是这个,他说我的血是阴性的,值钱,可是我偏偏和阳性血卖了一个价格,卖亏了!”

孙哲平可是被他给逗笑了,他把脸凑近了点:“其实我在刚入这行的时候也走投无路过,家里那时候恰好有老人得了癌症,需要钱,我被人介绍去医院卖肾。”

“我靠!真的假的!”

“市场价3.5万,医生还说我条件特别好,能卖4万。”孙哲平在一旁补充道。

“噗。”听到这里张佳乐实在是没忍住:“我说你能不能不要一脸自豪的表情!蛇精病啊!”

“哈哈哈哈!”孙哲平和他一起笑了出来。

张佳乐想,大概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有时效性的,当时明明那么难受的事情,到了如今却可以如此没心没肺的讲出来。今日的月色不算美,但是张佳乐内心却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像这夜晚的漆黑非但没有把他们阻隔开来,还反而拉近了距离。

于是张佳乐的行为和眼神也越发肆无忌惮起来,他一只手摸上孙哲平的腰:“那你现在少了一块,以后会不会不行啊?”谁知话还没说完,肩膀就被孙哲平扣住,头上吃了一个爆栗。

“嗷嗷疼。”

“后来没卖成,有个亲戚把房子卖了凑了钱。”孙哲平道:“现在想了想确实挺舍不得的,不过就算我真卖了,你也不定比我强,你看你瘦的。”

“我靠!你什么意思啊你!敢不敢比?”张佳乐的斗志和理智一起被点燃了。

“怎么比?”

“比谁大!”

“现在脱?”

“我靠你等等。”张佳乐还是被他那“手放在腰上随时可以脱”的动作震到了:“输了的人的怎么办?”

孙哲平想了一下:“给对方口交?”

“你怎么口味这么重啊!”张佳乐咆哮了。

“怎么?不敢赌?”

“敢!怎么不敢!”张佳乐梗着脖子红着脸,然后,只见他狂放的气场忽然缩成了一团儿,他看着孙哲平道:“我赌你大行不行……?”

“……”孙哲平差点没被他这句噎死:“我说你怎么这么没种啊?算了,今天就跟你睡。”

张佳乐“哈哈哈”笑了起来:“兄弟,挺上道的啊。”

孙哲平看他那小样儿,想着这家伙怎么在口舌之争上占点上风就能这么开心。

“等等,你说真的?”张佳乐忽然想起了什么。

“真的。”孙哲平回答的特别诚恳:“今天真得跟你睡,我跟导演一个屋,现在回去太晚了。”

“那行吧。”晚风微醺,张佳乐的脸有点红了。

 

3.

失眠真可怕,早上起来的时候两个人都顶着黑眼圈。

张佳乐还有点担忧万一导演问起孙哲平彻夜未归该怎么回答,好在导演好像早知道这件事一样,一切都正常到不行。张佳乐客串的戏在晚上,他吃完早饭先回房间补了一会儿眠才出来,找到剧组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拍摄现场的气氛似乎特别好。

“诶,这拍哪个场景呢?”张佳乐问了问旁边的工作人员。

小姑娘看到他来了有点惊讶:“张先生好,现在在拍男主和女主的那段激情戏!孙先生真的身材超棒啊……”

张佳乐拨开人群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女主披着头发被孙哲平压在身下索吻。张佳乐只看了一眼便再也移不开视线,镜头里的孙哲平赤裸着上身,线条紧致,肌肉饱满却不夸张。他看到汗水从孙哲平的额头上流下来,滑过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最后滴落在女主的脸上,以及他睁开双眼时满眼的情欲。

张佳乐心跳已经快到嗓子眼里了,他的右手紧握成拳,却还是忍不住颤抖。他企图转过头不去看镜头下的那两个人,可是脑海里满是孙哲平充满情欲的眼神和他充满力量的躯体,挥之不去。感官上的冲击早已冲破了理智的牢笼,好似有一团火从脸颊往下烧,一股脑冲向他的下体。

他默默的从人群中退了出去,一个人跑到厕所里去撸了一把。完事以后张佳乐把手放在水龙头下面冲了很久,却怎么都觉得冲不干净,他呆呆的看着冰凉的水滑过他的手腕,不无郁闷的想,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如此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喜欢男人。他和孙哲平挺合得来的,他也确实有点过于在乎这个人的感受,甚至很想去亲近他……但是毕竟“喜欢”是种很飘渺的感觉,他甚至可以刻意不让自己把这种感觉理解为喜欢,可是有了今天这茬子事,忽然就有了种证据确凿的感觉。

出了厕所以后他忽然又回想起昨天晚上,孙哲平准备和他打的那个“比大小”的赌到底是不是认真的,如果是认真的,他们真的会为对方做那种事?孙哲平喜欢那样?还是他本来就是弯的……他会对自己有感觉么?

我靠!越想越乱!张佳乐一拳打在门上,他决定还是不要去想这个事情了。

 

好在晚上的拍摄很快就来了,他客串的角色是男主儿时的邻居,他的出现加速了男主女主之间的感情,简而言之,就个是给男主送助攻来的。

不过客串者始终是这个故事的路人,寥寥几句台词以后,终究还是要离开。

“以后有机会再来找我!”

“好,改日再见。”属于张佳乐的最后一个镜头定格在他可爱的笑颜上,他一边挥着手向男主告别,一边向路的另一端走去。

 

“卡!”

导演示意这一段戏过了,张佳乐的客串就算是杀青了。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云秀说你好像在休假期间。”导演问他。

张佳乐摇了摇头:“我下个月中旬才有工作,接下来的日子可能出去玩玩吧。”

“要是不急的话不妨多留几天,剧组预计在这周就能完成拍摄,不留下来一起庆祝庆祝?再说你和孙哲平不是校友,好不容易才见上一次,聊一个晚上能够?”

张佳乐立刻从导演的话里抓住了些什么:“您怎么知道我们是校友的?”

“我和孙哲平一个屋子,他跟我说了。”

张佳乐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孙哲平竟然也晓得两人是同校,并且还用了这个理由跑出来和自己混了一个晚上。不过他这一愣神,倒是让导演有些惊讶了,赶忙反问他:“怎么,难道不是?”

“是的是的,只是以前没那么熟。”张佳乐抓了下头发,说了谎。

“同校是缘分啊,要好好珍惜,我现在回忆起来就觉得,大学时光真的是最好的了……”后来在导演的盛情挽留下,张佳乐还是留到了拍摄后的庆功宴,只可惜杀青前的那几天,几个主角为了赶拍摄进度简直忙疯了,所以和保洁小妹聊天成了张佳乐主要的日常活动。张佳乐此时正撑着头坐在椅子上,他看了眼在一旁卷着裤脚背台词的孙哲平,忽然觉得这样倒也不算太无聊。

 

杀青宴如期来临,大家都看上去都非常开心,不过那天女主演的干爹也来了现场,一直拉着孙哲平和女主演一起敬酒。

张佳乐和导演一起喝了几杯,导演用眼神点了点在那块儿敬酒的几个人:“小张,孙哲平有女朋友么?”

张佳乐摇了摇头,心道,我还想知道呢。

“你觉得他俩怎么样?”导演指的自然是孙哲平和女主演。

张佳乐刚想摇头,忽然一想觉得不太对:“为什么这么问?”

“大老板想撮合他干女儿和孙哲平,你没看出来?”

还真说对了,张佳乐真是没看出来,听导演这么一说他才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张佳乐撇了下嘴,他想,这个宴会大概会有点无聊。

 

“哟,怎么在外面?”等孙哲平找到张佳乐的时候,已是酒过三巡,但他脸上倒是没什么醉意。

张佳乐看到他有点惊讶又有点惊喜:“你千杯不醉啊?”

“不是,我没怎么喝,明天得早起赶飞机。”对方轻描淡写的回答。

“你怎么不好好在里面呆着啊?那大老板好像挺看好你的。”张佳乐这么问倒是一点讽刺的意思都没有,毕竟孙哲平是主演,可谓是整个杀青宴的主角。

孙哲平反问他:“那你怎么不在里面呆着?”

“我其实不太习惯这种场合。”张佳乐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

谁知孙哲平竟然笑了,他看着张佳乐道:“正好,我也不习惯。”

张佳乐眨了眨眼看着他,忽然觉得心情好像明亮了不少。

“你什么时候的飞机?”他又问。

“凌晨。”张佳乐虽然不赶时间,但是他毕竟是个名人,做早班机能省不少事:“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整整东西。”

“张佳乐。”孙哲平叫了一遍他的名字。

张佳乐回过头。

“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孙哲平说。

“好。”张佳乐点了点头。

 

4.

半个月的假期很短暂,很快张佳乐又进入了繁忙的工作期,他也不知道多久没和孙哲平联系过了。直到有一天他拍戏淋雨发了烧,后来导演放了一天的假期,他那天睡了16个小时,恍恍惚惚的又梦到了孙哲平,醒来的时候忽然特别想听听他的声音。但毕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张佳乐想了想还是只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最近都没听到你什么消息,你近来怎么样啊?

可是那个短信最终却石沉大海,后来张佳乐也没再发短信找过他。

 

有时候张佳乐会想,人真是不敢闲下来。好在那一年他过的一点都不闲,很快就到了这一年的春节。他们大学毕业生搞了个聚会,张佳乐被拉了去,可是找了很久都没在人群中找到孙哲平。

他被方锐和楚云秀他们逼着喝了不少酒,好在他自己也想喝,难得放松一次。喝累了以后就缩在角落里嘿嘿嘿的傻笑,说什么都不肯出来,方锐看了他一眼,转头对林敬言说:“你说我现在拍个照片发微博,转发量能有多少?五位数?”

林敬言摇了摇头:“我看未必,他那样谁认得出来。”

张佳乐确实有点醉了,脑子有点晕了,拿出手机给孙哲平发了个短信:“欸,兄弟,大学聚会怎么没来?”可惜还是没回复。张佳乐又等了一会儿,整个人忽然就火了,短信一条接着一条噼里啪啦的发过去:

“我说你这号是不是废了啊?!怎么发短信都没一条回的?”

“你留个空手机号玩我啊?”

“我靠!我说你敢不敢回一条?别人这么骚扰你不觉得烦?”

“你回一条我就立刻不发了,再也不发了!”

“我说你该不是死了吧?”

“……不可能吧?”

“孙哲平你回我一条啊混蛋!”

张佳乐忽然就觉得自己发不动了,他已经不知道下一条该发什么了。可是忽然手机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抖了起来,他定睛一看差点没吓死,孙哲平诈尸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熟悉的名字,他赶忙擦了擦手把电话接了起来:“……喂?”

“张佳乐?”

“是、是我。”一听确实是孙哲平的声音,张佳乐忽然没了底气:“我参加聚会呢,喝、喝了点酒,有时候喝酒就会乱和朋友发信息,我好像把好多很久没联系的人都给翻了出来……我之前那几条乱发的,你别在意。”

张佳乐有点心虚,其实手机里最近的短信全是发给孙哲平的,根本没给别人发。

“嗯,没事。”对方回答道。

在话筒对面的两人忽然都沉默了起来,孙哲平那边似乎有点吵,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经过短暂的沉默,张佳乐觉得自己忽然一下子清醒了。

“孙哲平。”他顿了一下:“你上次说有机会再和我合作是客气话吧?”

“不是。”

“哦,那……”

“你稍等一下。”孙哲平忽然开腔打断了他。

张佳乐隐隐约约听到了他说了什么路名,好像挺耳熟的。

“来了。”他说。

“……你不会刚下飞机吧?”张佳乐问他。

“嗯,我刚从德国飞过来,现在刚坐上计程车。”

“你去德国干什么?有工作在那边?”

“不是,我去国外治疗。之前忘记跟你说这件事情了,你要是发过短信我应该都没收到。”

张佳乐一下子明白过来,本来想关心他一句,可是脱口就来了一句“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孙哲平回了他一句,但是马上又接了下去:“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两人又陷入了微妙的沉默。

张佳乐觉得自己得说点什么,于是问了一个自己很想知道的问题:“我刚才发的短信你收到几条?”他问。

“你发了几条?”孙哲平反问他。

张佳乐也不知道,大概有十来条,哦不对,可能有二十来条,他这边正数着呢,没想到孙哲平忽然开了口。

“张佳乐。”对方顿了一下:“不如我们试试吧。”

“啊,什、什么?”张佳乐愣住了。

“我说我们试试吧。”孙哲平又重复了一遍。

张佳乐不太确定:“什么意思?”

“把头抬起来。”

张佳乐疑惑的把头抬了起来,他看到孙哲平正拉着行李箱一步一步向他走了过来,然后在他面前站定。

孙哲平看着他,也不知在犹豫还是怎么,总之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在国外那段时间很想你……特别想。”然后他伸出背在身后的手,张佳乐看见他手里捏着一朵小花,可惜可能是被他挪的太紧,那花杆子已经快被捏断了。

见对方还傻愣着没反应,孙哲平又把花举高了一点:“这花,你将就一点吧……”

“噗。”张佳乐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他第一次看到孙哲平面部如此僵硬。他伸手接过了那朵饱受摧残的花,然后看了孙哲平一眼:“嗯,知道了。”

 

张佳乐后来没回聚会,而是直接跟着孙哲平打的走了,广播里恰好放起了林宥嘉的歌,他不自觉跟着哼了起来:“时间它帮我设计,下一秒,谁是神秘嘉宾……华丽演出共襄盛举,唯有你的背影,友情客串却留下刻骨铭心的回忆……”

孙哲平看了他一眼,忽然觉得这首歌好像被放在这里挺合适的,然后他伸手摸了摸张佳乐的头,柔声道:“要是累了就睡一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嗯。”

 

END


评论
热度 ( 144 )

© 村口王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